笔趣阁 > 召唤大佬 > 第一百六十七章老魔

第一百六十七章老魔

        所有听闻林溪此言的人,先皆是一愣。
  
      随后纷纷挪动位置,尽量往林溪的方向靠拢。
  
      距离那老汉更远一些。
  
      至于之前,差点一鞭子打在那老汉身上的大汉,原本那张乌漆嘛黑的大脸,此刻已经惨白一片,寒风凛冽之下,竟然也出了一头的细汗。
  
      人的名,树的影。
  
      外号叫的再响亮都没用。
  
      谁厉害,谁不厉害,自己有几斤几两,别人有多大本事,大多数人心里还是有杆秤,有哔数的。
  
      此时的红阎王,就像是看到了真阎罗似的,之前的嚣张跋扈,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两条腿夹的紧紧的,却还是忍不住,漏了点什么出来。
  
      凉风一吹,满庙皆闻‘香’,再过不久,只怕这位红阎王的裤子,也要被冻的坚硬。
  
      老汉看着林溪,似乎也并不奇怪,会被一口叫破身份。
  
      看了一眼,口吐血沫,却还在挣扎着朝着自己爬过来的女子,老汉一脚踩在对方的脸上,然后面无表情的将脚压了下去。
  
      啪!
  
      就像是被踩碎了的西瓜。
  
      红的黄的白的紫色洒了一地,之前还鲜活而又充满诱惑力的身体,此时已然变得令人厌恶且恐惧。
  
      红颜白骨,不过一脚的事情,也不枉这老魔,在和尚庙里苟了这么久。
  
      “老夫隐居在此,本也不是为了避你,如今你既然主动寻上门来,那便也怪不得老夫,让你侗山派彻底绝户了。”老魔背负着双手,一派高人气度,话语隐约之间,就仿佛顺势将侗山派那口黑锅给背上了。
  
      当然···他还是留了余地的,没有直接承认。
  
      免得以后真凶露面,他这个假凶手难堪。
  
      林溪双目泛红,也不废话,三两步抢攻上去,一拳朝着越江老魔的心口擂去。
  
      越江老魔面露不屑之色,一个转身,却手持一根钢针,朝着林溪的百汇、风府、涌泉、会阴等穴位扎了过来。
  
      侗山派的铁衣功属于硬气功的范畴,虽然也能练出一身内力,但是主要还是以锤炼肉身,横练身体为主。而这一类的武功,江湖人都知道,必然会有‘罩门’,哪怕是练到了巅峰造价的境界,也不过是将罩门,在数个要穴之间来回移动,用以避开对手的针对。
  
      所以,越江老魔一出手,便是直接冲着数处常见的罩门要穴而来。
  
      以点破面,要破开林溪的铁衣功。
  
      当然···这其实对林溪没什么用。
  
      毕竟别人练的是武功。
  
      林溪练的是神通。
  
      别人修的是武道。
  
      他修的是仙道。
  
      修仙者的事情···谈什么狗屁罩门?
  
      不过,辛苦越江老魔这么算计一通,林溪觉得还是得给他一点面子。
  
      所以身形急转,避开这一刺,转身一柄软剑,从腰间探出,朝着越江老魔刺去。
  
      林溪的剑法确实一般。
  
      不过,真要和寻常的武林中人比起来···他要想得一个剑神、剑圣的名号,其实也不难。
  
      所以他还得收着点。
  
      唰唰唰!
  
      林溪接连抢攻三剑。
  
      这三剑看着也挺不错的,林溪却又故意留下了四处破绽。
  
      只可惜,越江老魔不争气,竟然一处破绽都没有瞧出来,见林溪这四剑又快,又准,又狠,急忙躲闪,一个鹞子翻身,落在了佛像的肩膀上,俯看着林溪,原本轻视的表情,已经完全收敛了起来:“廖志芳庸庸碌碌,倒是命好,收了三个弟子,竟然一个比一个有本事。”
  
      “小子,你的剑法练的不错,若是再精修十年,这天下可与你比剑者,不过五指之数。不过可惜了···今日你注定要夭折在老夫手上。”
  
      林溪强忍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怎么想打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决战,就这么困难?
  
      那么破绽明显,速度又慢,准头又差的三剑,有什么好吹的?
  
      难不成,吹起来了,等自己输了的时候,就不显得丢人?
  
      这就是老江湖的成熟?
  
      “大言不惭!今日我便要为师,为同门,为整个侗山派复仇,将你这老魔头,斩于此地。”林溪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后又杀了过去。
  
      只是之前调子定高了一些,确实是高估了这老魔头。
  
      如今再骤降水平放水,就显得刻意了。
  
      所以林溪选择加快运剑速度,提高狠辣程度,却让破绽更多,准头也有所损失。
  
      就像极了一个恨欲熏心,于是导致剑法水准,反而出现‘偏差’的少年。
  
      果然,看见林溪如此锐利,去势极快,用力太老的一剑,越江老魔眼头明亮,迅速抓住机会,一针刺向了林溪的心口处。
  
      噗嗤!
  
      钢针扎破了林溪的衣服,却完全没能撼动他的肉身。
  
      林溪一咬牙,心口处的穴位,猛然炸出一道血气,竟然自己将肌肉撕裂,任由那钢针刺进来,几乎快要刺到心脏。
  
      林溪步伐极快,退出几步。
  
      随后,单手连点,封住穴位,阻止出血···其实是做做样子。
  
      主要是肌肉收缩的快,恢复力也不凡。
  
      如果不快点做样子,伤口有一定的可能,自己先愈合了。
  
      毕竟钢针这种武器,虽然可以用来以点破面。
  
      但如果蕴含在其中的内力,其实毫无杀伤力的话,那么丁点伤口···也真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破坏力。
  
      噗!
  
      林溪吐出了一口强逼出来的血。
  
      鲜血洒在庙门口,洁白的雪地上,鲜艳的刺眼。
  
      越江老魔有点懵。
  
      他刺的是胸口···眼前这个小子,吐血是几个意思?又不是打了一掌,也不是用锤子擂在了胸口···吐个鬼的血?好浮夸哟!
  
      “难不成···我的大江真气,又有了进步,叠浪劲伤害提高了?”越江老魔有点自我怀疑。
  
      林溪却用沙哑的声音道:“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找到了我的罩门,破了我的铁衣功···若非我功法不全,未得全篇,又怎么会因为你的这一击,而内力反噬,伤及五脏六腑···。”
  
      林溪的解释,让越江老魔不再疑惑。
  
      他急速强攻过来。
  
      之前他不把林溪当回事。
  
      但是现在,他觉得留眼前这个小子不得了!
  
      否则以其那么恐怖的剑术,若真的成长十年,那还了得?
  
      越江老魔,确实是喜欢主动背锅,以此来扬名。
  
      但是这不代表他喜欢背一些可能带来杀身之祸的锅,如果真的背上了,那就要毫不迟疑的,迅速解决后顾之忧。
  
      看着飞扑而来,满脸杀气的越江老魔。
  
      林溪暗道一声:“终于来了,时机应该也成熟了吧!我是不是该爆发了?”
  
      “等等!等会爆发的时候,我该说点什么?要不要···喊一喊口号?庐山升龙霸?我以我血染青天?我不甘心?嗨呀···我在想什么呢?太羞耻了,有辱我天魔的威严,还是不要喊了,直接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