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跛子求爱,王爷别逃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只争朝夕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只争朝夕

虎谷风根据梅耀祖所说的地址来到城外一座建在半山腰的不显眼的小道观门前。
  
  道观虽小,可是却有官兵把守,虎谷风不清楚这道观具体的情况也不敢贸然将王府的腰牌递上去,只是以一个云游在外的游客身份上前拜访却直接被守门的官兵挡了回来。
  
  虎谷风满腹疑惑,这道观真是奇怪,又不是什么皇家重地,为何又会有官兵在这里守着?既是道观为何不对外开放?按理来说这么奇怪的道观应该在江湖上有所谣传,怎么他会一点都没有听说过。明明是个道观,却起了一个佛家的名字,‘悔观’连名字都这么奇怪。
  
  虎谷风稍作停留,转身下了山,一回来就听说阿柒的事情,马不停蹄的来到梨园,推开门看到坐在台阶上的曼珠和纸鸢,急忙道,“阿柒怎么样了?”
  
  曼珠和纸鸢迎上前道,“虎公子,您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谷风道,“我替王爷办点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曼珠道,“您别急,其实就是虚惊一场,阿柒没事,受了点惊吓昨晚又和王爷闹腾了一夜,刚刚才睡下。”
  
  谷风道,“怎么又和王爷吵架了?”
  
  曼珠将昨天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向谷风讲了一遍,谷风听完沉默不语,半天才说,“要不我带阿柒回庄里吧?她现在这个状态真的不适合再在王府待下去了,她心里始终没有接受王爷中毒的事实,一直和自己较劲,和王爷较劲,可是现在王爷心里只想着天下大事,她这样闹迟早会惹怒王爷的。”
  
  曼珠道,“放在以前的话你好好劝劝她可能还会听,可经过昨晚我相信没人能赶走她了,她现在坚信以前的王爷回来了,谁说话都不听,司徒神医也拿她没办法,说她有心魔了。”
  
  纸鸢红着眼眶道,“我特别能理解此时此刻阿柒心里的感受,自己最爱的人突然离开对她的打击是别人根本体会不了的。我母亲去世那段时间,我总是能听见母亲的声音,听见她一直在和我说话,有时候,我也能看见她,所以我心里一直不相信我母亲已经走了,晚上做梦梦见母亲,早上醒来还要反应好久才能接受母亲走了的事实。更何况现在王爷还在阿柒跟前,好好的在阿柒跟前,你让阿柒怎么相信曾经救过她无数次,只爱她的人以后都不会再爱她了,她受不了。”
  
  曼珠搂住纸鸢的肩对谷风道,“让她心死的人又轻而易举的让她的心活过来了,妙手回春的神医都得甘拜下风。”
  
  谷风叹口气,不好再说什么,从梨园出来却迎面碰见浑身被一股深深的内疚和惭愧围绕住的楚风站在梨园门口踌躇不前。
  
  谷风意外道,“楚风,你在这干嘛?”
  
  楚风往里面看了看对谷风道,“阿柒在吗?”
  
  谷风道,“阿柒在睡觉,昨晚又和王爷吵架了,哎,内忧外患。”
  
  楚风丧眉搭眼的又跟着谷风走了,谷风回到房间放下剑,边换衣服边问,“你又怎么了?看着情绪不高啊?”
  
  楚风道,“如果我说,昨天派人伤害阿柒的人是我母亲,你觉得惊讶吗?”
  
  谷风诧异的停下来,走到楚风跟前道,“你怎么知道的?”
  
  楚风道,“王爷从昨天抓回来的人手里搜到了公主府的腰牌,我回去问我母亲,我母亲也承认了。”
  
  谷风更加不解道,“公主?就为了不让皇上给你指婚?”
  
  楚风一脸赞许的看向谷风道,“你还真是脑子转的快。就是为了这个,可是据我母亲讲,她只是让人吓唬吓唬阿柒,根本就说不上动手,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谷风灵魂三连问道,“是谁去办的这件事?人找到了吗?问了吗?”
  
  楚风摇头说,“那人是我母亲跟前的婢女,自从出事后她就消失了,怎么找都找不到。现在没人能知道到底中间发生了什么事,王爷对此事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谷风道,“你刚才是打算向阿柒说明原委吗?”
  
  楚风道,“嗯,不管怎么样事情要讲清楚,该赔礼道歉就赔礼道歉,希望阿柒能原谅我母亲做的荒唐事。”
  
  谷风道,“我们去看看抓回来的人。”
  
  谷风和楚风一路来到地牢,侍卫看到两人连忙起身道,“两位公子有何吩咐?”
  
  楚风道,“昨天抓回来的人在哪?”
  
  侍卫伸手一指旁边的牢房道,“在这儿,什么刑具都用遍了,可是说来说去就那几句。”
  
  楚风道,“把牢门打开。”
  
  牢门打开,楚风和谷风还没靠近就闻到一股恶臭味,侍卫将那人提起来怒斥道,“起来,跪好,两位公子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老实说,之前的刑具就给你再上一遍。”
  
  原本强壮的男子,只不过过了一夜就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唯唯诺诺口齿不清的小声嘀咕着什么。
  
  谷风走到男子面前,弯腰看着他的脸道,“是谁派你去的?”
  
  男子道,“是,是翠柳,她让我们去找一个叫阿柒的跛子,说让我们把她带到紫青坊,免费玩一玩,而且要让所有人都看到。”
  
  谷风暗自握紧拳头又问,“腰牌又是谁给你的?”
  
  男子道,“也是翠柳,她说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腰牌留在现场。”
  
  楚风怒道,“翠柳呢?她现在在哪?”
  
  男子道,“不知道,她只是给了我们一大笔钱,让我们去睡女人,还以为是好事...”
  
  谷风道,“你们怎么认识翠柳的?”
  
  男子道,“是翠柳她来找我们的,请我们喝了几次酒,还带我们悄悄见过那个叫阿柒的姑娘。昨天早上突然让我们去办件事,我们也没多问就...”
  
  楚风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蛋,谷风转身出来对侍卫道,“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侍卫道,“是。”
  
  从牢房出来,楚风道,“这下我母亲真的是百口莫辩。”
  
  谷风道,“最起码能证明有人利用了这件事,也利用了你母亲,来加害阿柒,但不可否认你母亲确实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楚风点点头道,“是啊,如果我母亲没有这个想法别人也利用不了,这件事确实是我母亲做错了,差点铸成大错。阿柒受我连累太多。她做人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是我害了她,外面传了那么多谣言我不去阻止,还暗自窃喜会以为阿柒有一天会迫于这些谣言嫁给我,或者喜欢我,而从没认真想过这种爱或许真的不是爱情,仅仅只是我的占有欲在作祟,当我想明白这一切时,却已经无法阻止带给阿柒的伤害,和她比,我太懦弱。”
  
  谷风拍拍楚风的肩说,“还好你现在想明白了,也不迟。我以前也很支持你和阿柒在一起,可是后来才明白我的想法始终只是我的想法。希望她幸福,不是说有人愿意站出来给她一个避风港湾就是幸福,而是她找到了她所喜欢的人这才叫幸福。虽然现在看着她一厢情愿的追逐着王爷,很受伤,可是我们不是她,不明白她在这种追逐中所能感受到的快乐,所以,我不强迫她,一切按照她喜欢的就好。”
  
  楚风眼神戏谑的看着谷风道,“人家说女孩的心思善变难懂,可我发现你这江湖侠客的心思也这么善变?刚才不是说要带阿柒走吗?现在又变卦了?”
  
  谷风道,“不是我善变,是我突然明白,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道理。痛苦那么多,快乐那么少,我不敢保证我把阿柒带走比她在王府更快乐,再说了,等图纸的事情了结了,她就永远离开这里了,我还计较这么多有什么用?”
  
  楚风道,“是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不过,谷风,你对阿柒真的是好,比王爷都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