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当冥帝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抱对大腿,果然没错

第六百九十五章 抱对大腿,果然没错

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却几乎可以抵得上他寻常数日苦修才能积攒起来的法力。
  
  原本萧云只知陈一凡强大,并不知道他强大到什么程度。
  
  但此时,或许可以窥见一二。
  
  陈一凡处于这个巨大的灵气漩涡中央,漩涡裹挟而来的灵气,瞬间被他全部吸收。
  
  随后,灵气漩涡又继续源源不断的裹挟来更多的灵气。
  
  萧云所吸收的灵气,便宛如大海里的一滴水,微不足道。
  
  灵池中央,陈一凡本尊与心魔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察觉到体内药力的变化,陈一凡做好了准备,而心魔似乎也察觉到了,脸色倏然变得紧张起来。
  
  “轰!”
  
  宛如洪流的一声巨响,原本只是在编织牢笼的绿色药力陡然爆发,一缕化作两缕,两缕化作四缕,四缕化作八缕……
  
  随着药力的不断增生,又宛如爆发的山洪,向着心魔袭去。
  
  陈一凡眼睛一亮,随药力所化的洪流追了上去。
  
  宋阿沅这鬼医没有白养,确实医术非凡。
  
  历史上没有专门针对心魔的丹药。
  
  但他做出来了,而且功效强大。
  
  有了这颗丹药,就算是普通的修炼者,对抗心魔的成功率也能提升50%!
  
  而原本,普通修炼者面对滋生的心魔,几乎毫无抵抗之力,最终被心魔吞噬掌控的几率高达99%!
  
  “砰!”陈一凡运集一身法力的右掌随着药力对心魔的逼迫,趁机印在心魔胸口。
  
  心魔仿佛也知到陈一凡这一击凶狠,拼命般用尽全力。
  
  原本与陈一凡相似的心魔,在陈一凡眼中倏然化作敖泠鸢的样子,以极其哀怨的眼神看着他。
  
  心魔数次用这种招数影响陈一凡,但每次,用不了片刻,就会被宋阿沅丹药的力量破除。
  
  这次,心魔用尽了全力,幻象持续了一段时间。
  
  眼睁睁看着“敖泠鸢”在自己掌下飞出,喷出大口鲜血,陈一凡呲目欲裂,心口宛如一瞬被冷箭击中……剧痛!
  
  他的理智努力告诉他,这都是假的!假的!
  
  敖泠鸢根本没有来,面前不过是心魔幻象。
  
  但心魔的力量,显然不是只能制造幻象而已,它能让宿主不受控制的,相信眼前的幻象,将幻象当作真实。
  
  于是,理智崩塌,陈一凡浑身法力暴乱,心痛欲死。
  
  外界,受到这里狂涌的灵气吸引,有山中隐修的高手闻声而来。
  
  高手本是洗雪剑派一代祖师,见外人闯入洗雪剑派禁地,洗雪剑派满门冰封,不由大怒,当即化作惊天一剑向着陈一凡袭来。
  
  “啊!”
  
  一声怒吼,陈一凡陡然睁开双眼,天地失色。
  
  天边飞来的寒光一剑远远在数十米外,就被陈一凡浑身上下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击得寸寸碎裂。
  
  震怒的洗雪剑派老祖,化身为剑,便死之于剑,再也没能化回人形,便成为了被陈一凡浑身力量碾碎的能量体,返归天地。
  
  陈一凡座下灵池碎裂,池水干涸,灵地崩塌。
  
  陈一凡睁开双眼,大口喘着粗气,眼中神色逐渐冷静,理智渐渐回归。
  
  好在最后那一下,已经印在心魔胸口,心魔无力回天,已经化作纯粹的心魔之力散去,陈一凡心中那一揪偏执的情绪也就此消散。
  
  “呼呼……”
  
  陈一凡大口喘着粗气,并没有为成功斩灭心魔而欣喜。
  
  此次,即使有宋阿沅的丹药相助,也是危险重重。
  
  心魔之名,果真名不虚传,难怪乎古往今来,无数天骄因心魔陨落。
  
  良久,陈一凡心情渐渐,平复,又闭目运转法力,整顿了一下体内这个大战后的烂摊子。
  
  奇经八脉损伤无数,好在有宋阿沅的丹药,在无限增生之后击败心魔之后,失去目标的庞大药力化作温和的修复力,不断修复着陈一凡受损的奇经八脉,使其变得更为坚韧了。
  
  “萧云!”
  
  “萧云?”
  
  “这家伙,不会自己走了吧?”
  
  “我这次修炼,到底用了多久?”
  
  再次睁开眼,陈一凡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萧云,不由呼喊道。
  
  此时,雪谷之中狼藉一片,所有阵法尽皆破碎,大片雪花飘落下来,落到陈一凡身上,落到地上。
  
  陈一凡微微一抖肩膀,抖落身上的雪花,法力一震,飘落的雪花便再不得靠近。
  
  至于说刚刚灭掉了一个偷袭他的洗雪剑派老祖,他根本毫无所察,压根儿不知道这件事。
  
  “老大……”就在陈一凡到处寻找萧云的时候,萧云的声音弱弱响了起来。
  
  只见在距离陈一凡极远的雪谷边缘,一个雪堆震动,萧云从其中爬了出来,弱弱道。
  
  太特么吓人了,还好他跑得快。
  
  萧云神色怪异,跟陈一凡修炼吧,虽然每次都能有不错的收获,但这必须要心理承受力、反应能力极其强大才行啊!
  
  不然,修为提升不了,说不定还被吓个半死!
  
  “你怎么跑那么远?”陈一凡一看,一边走了过去,一边问道。
  
  虽然让他离自己远一点修炼,但也没想让他跑那么远啊!
  
  雪谷入口距离陈一凡现在这个位置的距离,着实有些太远了。
  
  萧云闻言,欲哭无泪,我也不想,谁不想在灵气更浓郁一点的地方修炼啊?
  
  但我要不离这么远,说不定都已经挂了好吗?
  
  你还真是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啊!
  
  “几日了?”陈一凡走近萧云,问道。
  
  虽然废了一番功夫,但心魔一除,浑身都轻松了不少,脚步轻盈,几百米的距离,三五步便到。
  
  “五日,现在是第六日下午。”萧云拿出储物法宝里的机械手表,看了一眼对陈一凡道。
  
  “要抓紧时间了。”陈一凡说着走向谷外。
  
  他来的时候可是向敖泠鸢说是找灵蚕丝为她织造嫁衣的,虽是借口,但也不全然是借口。
  
  好在预估的时间没有出现太大的误差,还来得及。
  
  萧云紧随陈一凡,这次修炼,他又得五百年道行,如今已有千年道行。
  
  这更让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抱对大腿,果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