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当冥帝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没有这个选项啊!

第四百七十一章 没有这个选项啊!

“他们都是病人!”陈一凡笑道。
  
  “赵小姐还算,这小子……”宋阿沅无奈道。
  
  陈一凡将趴桌子上的陶逸然翻了过来,不做回答。
  
  宋阿沅一看他这猪头一般的模样,也只能苦笑道:“好吧!”
  
  “走了!”陈一凡拍拍屁股起身,不忘拿走两罐阔落塞进兜里,离开了宋阿沅家大门。
  
  陈一凡刚走,就有神农谷请的人找上门来。
  
  显然,他们也是听到了陶逸然悔婚,与唐门的订婚宴上跟个男人跑了的消息。
  
  知道陶逸然必不为陶家所不容,沾着陶逸然的光攀上陶家的宋阿沅,也失去了庇护。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宋阿沅早就不需要陶家的庇护了。
  
  听到敲门声,宋阿沅起身前去开门。
  
  门外是个五六十岁的青衣道士,宋阿沅刚刚开门,一柄三寸长的短剑就以光速刺向了他的胸口。
  
  并且,不偏不倚,正好是心脏的位置。
  
  来人是个散修的剑修,曾经向神农谷求药,最近适逢突破关口,又欲求药。
  
  神农谷对他提出的要求就是干掉宋阿沅。
  
  可他也听说宋阿沅受到陶家庇护,他一个百年道行的散修,还是不敢乱来。
  
  直到今日陶逸然悔婚的消息传出。
  
  宋阿沅反应不及,但那三寸短剑却在他胸前寸寸崩碎。
  
  青衣修士大惊,因为宋阿沅身后,竟出现一个狰狞黑影,好似鬼怪一般。
  
  不等青衣修士反应过来,那鬼王已经扑了过去,手中擒着一根骨杖,对着青衣修士就是噼里啪啦一阵暴打。
  
  最终,青衣修士拼得最后一口气,逃了出去。
  
  这已然是鬼王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青衣修士早就被一口吞了。
  
  放过这一个人,多少也能形成一点威慑,免得天天都有麻烦找上门。
  
  此时,陈一凡已经回到了学校。
  
  却是在琢磨着,该怎么跟敖泠鸢解释呢?
  
  宴会上那些新闻记者的动作比陈一凡预想的更快速,两个小时就出了新闻。
  
  所以,当他回到学校的时候,敖泠鸢没有问他去了哪里,只是幽怨的望着他。
  
  “鸢儿,你听我解释!”
  
  “不必解释了!你知道分寸就好!”敖泠鸢扭头便走。
  
  “鸢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只是睡过了头,匆匆忙忙赶去参加陶逸然的订婚宴,没想到闹出这么多事儿来。”
  
  陈一凡追上敖泠鸢解释道。
  
  “你会睡过头?”敖泠鸢站住,转过身来,抱着胳膊不信的打量他。
  
  不说他如今的实力,就算只是个普通人,以他一向以来的性格,就不可能睡过头。
  
  初中三年,他只迟到一次。
  
  还是因为修炼……
  
  “早就看出你跟那个男人关系不一般。”敖泠鸢垂眸,原本有些强盛的气势一下弱了下来,转而变为哀怨。
  
  陈一凡欲哭无泪:“我跟你的关系更不一般!”
  
  “你……你是承认了!”闻言,敖泠鸢眼睛圆瞪,更是不可置信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女人!”陈一凡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呜……我就知道,我早该知道的。”敖泠鸢垂泪。
  
  陈一凡愕然,不是,自己这答案不对吗?
  
  “你不会喜欢一条龙的!”
  
  敖泠鸢转身,小跑离去。
  
  这次,不过是借着这件事,打破了自己心中不该有的希冀。
  
  “喂!你不要无理取闹啊!”陈一凡愣了一瞬,连忙追了上去。
  
  你特么压根儿就没有说这个选项啊!
  
  果然,不管是女人,还是母龙,都是这么不可理喻。
  
  “你放开我!”
  
  陈一凡追了上去,直接抱住了敖泠鸢。
  
  “不放!你根本就不是在介意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吧?到底怎么回事?”陈一凡问道。
  
  敖泠鸢的挣扎停止,靠在陈一凡的胸口,闭目不言。
  
  良久,她转了个身,趴在陈一凡肩膀,不敢看他。
  
  “因为……因为我发现自己好不可思议,好不切实际,竟然暗地希望你能喜欢我,能像人间普通情侣那样的喜欢。”敖泠鸢低声喃喃道,双手不由得抓紧了陈一凡的衣服。
  
  “这他妈有什么问题?咱们不是上辈子就订婚了吗?”陈一凡更是不解。
  
  “可订婚……根本就跟喜不喜欢,没有半点关系。”
  
  敖泠鸢抬头看向陈一凡,眼中也有些茫然,说道。
  
  况且,她甚至不敢奢求,身为大帝的他,能够真的喜欢一个人。
  
  更不敢奢求,这个人会是自己。
  
  用人间的话来说,她一直没有安全感。
  
  从她开始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陈一凡,不再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开始,这种缺乏安全感的感觉就更加严重。
  
  再加上昨晚他从龙宫离开时有些不佳的情绪,以及昨晚自己询问他时,那两个冰冷的“没有”。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脑补出一整场大戏,甚至是……一个世界。
  
  但对男人来说,什么?我有吗?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我什么都没做啊!
  
  “那什么才跟喜欢有关系?”陈一凡微微低头与敖泠鸢对视,不足两秒,喉头滚动,竟觉得心中有一股不安分的火苗在攒动,不自觉的低头吻了上去。
  
  不像第一次接吻时的青涩而浅薄,这个吻显得热烈而绵长,攥取了敖泠鸢所以的呼吸。
  
  这是她第一次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因为她是可以不用呼吸的。
  
  可此时,竟有种,不呼吸会死的感觉。
  
  或许,这一刻,他就成了她不可或缺的空气。
  
  陈一凡的手亦有些不安分,他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似乎……身体知道。
  
  “咳!抱歉,我好像……喝了点儿酒。”陈一凡最终还是宛如惊醒般收手,推开敖泠鸢,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不过,这可以代表喜欢了吗?”
  
  敖泠鸢神色稍显羞涩,退后一步整理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
  
  “你喝了多少?”
  
  “不多,大概半瓶,啤酒。”陈一凡老实的回答道。
  
  他没有醉,只是……莫名有些躁动。
  
  “怎么不多喝一点儿?”敖泠鸢撇嘴,挑眉道。
  
  脸上的桃红又重了些,但目光却不闪不避。
  
  “啊?”陈一凡下意识疑惑出声,显得有些木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