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炼金术崛起 > 第八十九章 孔提—福斯

第八十九章 孔提—福斯


  “报告!我们赶到了边界,没有敌人进犯的迹象,那条消息是假的。”
  “假的,那可太好了!万幸,万幸啊。幸好每一次都是假消息,看来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进程了。”戈瓦尔用钢笔敲在办公桌上,脸上带着笑意。
  “奈特上尉,你的中队还在外面待命吗?那就再帮我做个差事吧,老元帅孔提—福斯刚刚结束他的疗养。命令你的骑兵们,去护送我的老师平安来到伦尼。”
  “真的吗?是!”听到孔提—福斯的名字,奈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传说中的孔提—福斯,七年战争中的神话,存在着无数神奇的事迹,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能让他来担任护送老元帅的任务,无疑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自然是真的,走吧,老元帅的回归可关系到很多事情呢。”
  孔提—福斯当然还是戈瓦尔的老上级,但戈瓦尔没有用老师来称呼他,因为孔提—福斯更是一名伟大的将领,联邦的拯救者。
  黑色钢铁外壳的火车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几处烟囱排出大量的白色蒸汽,缓缓地停在在月台旁。
  月台上早已戒备森严,一个排的步行龙骑兵封锁了各个出口,另一个排的龙骑兵布置出了一道警戒线,防止任何可能的突然袭击。
  这列火车不存在于时刻表上,属于特殊专列,临时安排,临时启程,路线不对外透露,只承载一个乘客。不会打扰到其他的旅者,也不会影响到火车站的正常运作。
  “阁下,我们到伦尼了。”
  列车门打开,几名士兵扶着那名乘客走下车,这名乘客穿着红色的上衣,黑色长裤,须发皆白,看起来平平无奇,但还是很有精神。
  火车的扶梯与月台还有一段空隙,一名士兵没有扶稳,老人便大声叫了起来:“注意一点,我可是孕妇!别让我碰着。”
  在迎接队伍中间的戈瓦尔元帅看起来十分尴尬,他尽量想无视掉自己刚刚听到的话,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福斯元帅,欢迎您回到伦尼,每个人都期待着您的到来!”
  “我不是元帅了,很久以前就不是了。我现在是龙之母!克罗比维斯的疗养者!不过,你们摆出的这个阵仗还可以,符合我的身份。戈瓦尔,你很用心啊。”
  戈瓦尔沉默了几秒钟,感觉时间都要静止下来,他看着眼前的人,几乎不能相信那是曾经的孔提—福斯,甚至不能相信他的性别。
  “福斯老师,您说您是龙之母吗?这是为什么呢?要知道,一个男人是不能生出龙的。”
  孔提—福斯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训斥着戈瓦尔:“怎么不能生!以前还有一位圣女通过神灵感召而生子的呢。这都要怪那些帝国人,他们趁守卫不注意,在一天夜晚潜入了我的卧室,让我怀了孕,而且胎儿是一条龙!它越长越大,分娩的日子就快到了!”
  戈瓦尔尴尬地笑笑。看来关于孔提—福斯的情况是真的。孔提—福斯当然没有怀上一条龙,而是得了轻微的忧郁症和精神失常,他已经在克罗比维斯疗养很久了。
  “是这样的啊,那可得小心注意胎儿了。卫兵,注意保护一点。福斯老师,祝您早生贵龙吧。”
  一旁的士兵已经护送了福斯一路,听到戈瓦尔的话,他们不禁对视着,交流彼此的眼神,表情十分奇怪。现任元帅戈瓦尔就这么快速地接受了福斯怀着一条龙的现状?
  戈瓦尔亲切地扶着龙之母——克罗比维斯的疗养者——前元帅——孔提—福斯走出火车站。周围的龙骑兵马上呵斥起来,在火车站清出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奈特上尉是一个龙骑兵中队的队长,但这不意味着他见过龙,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孔提—福斯啊!
  就算世界观再怎么被轰然撕裂,他还是尽量践行着自己的职责。戈瓦尔元帅与龙之母福斯上了一辆黑色遮罩的马车,骑兵中队分成了多个部分,在前方开路,或者在后方压阵,牢牢护卫着这辆马车。
  摆出了这么大阵仗,一点都不试图隐藏自己的行踪,伦尼每一个势力都会注意到他们,就连《伦尼周报》的记者也会将此事刊登在报纸上。但这正是他们需要的。就算孔提福斯什么也不说,他的出现就是一种态度的宣告,对所有人的震慑。戈瓦尔对他的迎接也证明了戈瓦尔的立场所在。
  有时政治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半小时的亢长演讲也比不上一个人的到来。
  “福斯老师,今天呢,有一个为了迎接您的到来举办的晚宴,有很多您的老部下都会参加,老师可以赏光出席这个晚宴吗?”
  “晚宴吗,有什么好吃的?我跟你说,我怀了一条龙,最好多给我准备一些羊肉和牛肉,宝宝生长很缺营养的。”
  戈瓦尔吸了口气,福斯老师依然是一个不可逾越的传说,就是脑子偶尔会不正常。
  “老师,我们当然会准备很多的食材。您只要出席晚宴就行了。还有很多您的老部下等着见到您呢。他们听说您出面调停督政府与我们的关系,都很是兴奋。还有许多政府的要员,他们都想从您这里知道您的态度。”
  “又是政治晚宴,我已经老了,做不了这些体力活了,很累啊。”
  孔提—福斯思索了好一阵,才沮丧地点点头:“好吧,为了我的弟子,我就去一趟吧。你可真是不让我安度晚年。”
  就算恪守自己的守则,戈瓦尔也不得不投入了政治的漩涡中。他对这次晚宴心知肚明,就算孔提福斯认为自己怀上了一条龙,戈瓦尔还是得请求他的老师参加。
  这是一场关系到联邦未来局面的晚宴,在联邦议会几乎分崩离析,洛佩斯投向贝齐,督政府已成为既成事实的今天,要顺利进行即将到来的和谈,他们需要足够多的支持。那些左右摇摆不定的军官们需要一个偶像,那些政治家们需要一个足够重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