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东京当火影 > 第二百零三章下马威

第二百零三章下马威


      “这样吗!”,上杉树听明白了。
  
      对于那柄冠军的奖励名剑他可是眼馋无比,本以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没想到这么快机会就来了。
  
      看得出来官方很急,不然效率不可能如此快,昨天才出事,今天就一边善后一边把人派来了。
  
      “只是这支小队很怀疑我们道馆有没有培训的实力,所以提出挑战!”,另一名师兄满脸怒意,毕竟对方看不起道馆就是看不起他们,这怎么能忍。
  
      听完后上杉树点点头不在多问,因为他已经明白事情经过了。
  
      官方派出各支小队到选中道馆培训,各大道馆有强有弱,其中天岛家绝对是实力和底蕴最弱一家,对方可能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这点,要是那些底蕴深厚道馆,可能对方就不会这样做了。
  
      缓步走进道馆,上杉树不顾打断比试不礼貌,直接开口道
  
      “和马师兄,让我这个天岛家最小弟子指点一下对方剑术如何?”
  
      现在场面好歹是天岛和马占据优势,等会对方反攻可能就要败了,而周围除了对方小队之外,还有不少交费学员,这个口碑天岛家可真是丢不起。
  
      天岛和马当然明白这点,如果他被当众击败确实会影响天岛家口碑,毕竟他的身份与普通弟子不一样,所以顾不上对上杉树的不满,直接一剑逼退对方后撤说道
  
      “好!”
  
      虽说这样显得有些无赖,可他真的输不起。
  
      这也是为什么平时各大道馆比试的时候一定会私下比,因为口碑会影响学员数量,剑道馆可不像健身房看重设备、服务、收费,这个圈子更加看重实力,这也是为什么流派内部排名越前就能分配到越重要道馆的原因了。
  
      “你?”,这名手持匕首,正当壮年的男子疑惑的看了看上杉树,发现他还穿着高校生制服。
  
      “不错,就是我,如果击败我的话,相信你说天岛家弱就没人能反驳了!”,上杉树点点头回答,对方好像不认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发难之前不调查清楚的吗?
  
      手持匕首的中年男子目光朝天岛和马看去,发现对方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其他弟子和教习同样没有人出声,算是都认为这个小鬼没有说错。
  
      对于上杉树的实力,现在的天岛家已经没有人怀疑了。
  
      剑豪级别与他们相比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硬生生将本来要掉的排名杀入前十,如此飚悍实力当然不可能有人觉得这话不对,对方真击败了他的话,那确实可以随便说天岛家弱,还没人敢反驳。
  
      剑术就是如此,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战斗中直接就能展现出来,完全不像某些技能一样难以分出高下。
  
      这名中年男子是这支小队教官,社会经验丰富,自然能从周围看出一些信息,所以对面前的上杉树有了兴趣,看年龄对方绝对是道馆最小,可没想到实力却是最强,于是他点头道
  
      “有意思!”
  
      一个可能还没有成年的高校生,竟然能让整个道馆公认最强,确实很有意思。
  
      “好了,动手吧!”,上杉树将手中鳞切扔向天岛和马,后者下意识接过,犹豫了一下之后将手中练习剑抛了过来——公是公,私是私,他当然不可能因为私人原因,影响对方守护天岛家荣誉。
  
      “你不用换衣服吗?”,中年教官扫了一眼上杉树身上制服,这种服装对战斗有些妨碍。
  
      “不用,开始吧!”,上杉树挥了挥练习剑,神态轻松无比。
  
      只不过这份轻松却让这名教官不满,于是他一改与天岛和马比试时的悠闲,如同猛虎下山般扑出。
  
      匕首格斗术!
  
      这是教官的主修技能。
  
      对于官方让他们和队员改练剑术,自然会让所有教官不满。
  
      因为他们觉得剑术在战斗中根本没用,只有军用格斗术最强,这种情况下,身为教官的他虽说没有办法抗议命令,可自然要用实战证明自己。
  
      呯!
  
      上杉树打保龄球一样随手抽击,轻松写意的将如同猛虎下山般的教官拍了回去。
  
      双方体格上的巨大对比更显得这一剑的可怕,就像一头老虎扑向猫,却被站着不动的猫随手一爪子拍退,差不多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活动了一下身体,上杉树才真正动手了。
  
      唰!
  
      月之抄燕飞!
  
      首先就是人如同点水之燕般似缓实急滑出。
  
      月之抄浦波!
  
      仿佛是几柄练习剑同时刺出,让人分不清那柄才是真剑。
  
      叮!
  
      上杉树一剑刺中对方挥出匕首。
  
      他不会如此快的击败对方,怎么也要炫完技再说,毕竟对方可是派来他们道馆的培训小队,怎么也要给个下马威吧?
  
      月之抄浮舟!
  
      练习剑在空中划出五道剑光,接连斩到中年教官匕首上。
  
      别看上杉树只要用秘剑就能轻松压制对方,而天岛和马不能就觉得奇怪。
  
      因为一个是瞬发秘剑加可怕控制力,一个是要用固定姿势蓄力和控制力不足,这才是造成两者区别的原因,不然论掌握秘剑数量,天岛和马会的可不少。
  
      面对快若惊雷,并且流畅无比的五连斩,中年教官节节后退,用距离来避其锋芒。
  
      月之抄猿徊!
  
      对方后退状态下,上杉树身躯高速前冲,手中长剑精准的刺中对方挡在身前的匕首上。
  
      啪!
  
      轻脆的碎裂声响起,匕首直接被练习剑击中碎开,场面看起来非常惊人。
  
      特别是周围的众人神色震惊。
  
      这个画面绝对要比其那种点到即止,并且快得看不清的战斗惊人多了,那些战斗普通人看得不是太懂,可这种匕首直接被长剑刺碎的事,却是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得出来有多难。
  
      一名学员甚至是伸手拾起了落在自己身边的匕首碎片,仿佛是觉得匕首是不是材质有问题。
  
      只可惜,冰冷、坚硬的手感告诉他,这柄匕首绝对货真价实,完全不打任何折扣的金属武器。
  
      看到这一幕的人中,除了天岛家之外的众人此时都没有人说话,因为谁也不敢相信,剑术能做到这犹如魔术一般的事。
  
      “好了,现在你觉得天岛家的道馆有资格指点你们小队了吗?”,上杉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后,接过天岛和马手中鳞切,把制式长剑交回给对方朝专用房间走去。
  
      等他换好剑道服,在杂物室找到需要的东西回到前厅时。
  
      看到正有13名换上了剑道服,规规矩矩在角落听着隆中前次讲解着什么的‘新学员’,在他眼中对方只有这个身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