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超级警察 > 第六百八十七章:现实的重锤

第六百八十七章:现实的重锤


  事不宜迟。
  钟天正当即就掐灭了手里的烟蒂,拿着小张给的资料,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开始对比验证了起来。
  是的。
  卞盼盼,是李亿广的前女友之一。
  七年前谈的一个女朋友。
  按照时间换算下来,李亿广当初还没有来上南市发展的时候,就已经跟卞盼盼在谈恋爱了。
  这个人,也是他谈的最久的一个女朋友,将近得有两年时间,两人才和平分手。
  然后。
  卞盼盼现在成为了王觉的老婆。
  当两个人都重合到了一起,一切似乎都已经有了定论。
  小张给的资料上显示。
  王觉这个人的人生经历略微悲惨,当然,这个悲惨,说的是感情上的。
  他的这段婚姻,充满了戏剧性。
  跟老婆结婚了好几年,也有了孩子,但是很不幸的是,他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
  两人因为这件事,闹得挺大的,最终在街道派出所的出面调解下,两人进行了离婚操作,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心语同志,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卞盼盼的具体信息。”
  “我要她的家庭人员联系资料。”
  “再查查她的银行卡账户...”
  一连串的指令下达,师心语跟小王两人,陷入了忙碌当中,直到下午的时候,总算把钟天正要的资料全部找齐了。
  钟天正说了句谢谢,接过资料,拨通了上面卞盼盼的手机号码,手机号码能够打通,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循环重复,依旧如此。
  “走吧,我们得再去问问王觉了。”
  钟天正挂断了电话,扫了眼正在查看卞盼盼资料的啊香,随即带着她出门,拉开蓝色的红旗HS7的车门,点火启动,开向王觉的住处。
  啊香负责开车,钟天正则坐在副驾驶,靠着座椅闭目养神:“王觉的情感经历虽然坎坷,他的两个孩子虽然不是他的,但是这跟这个案子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吧?”
  “如果说,卞盼盼的那两个孩子,是李亿广的呢?”
  钟天正手指捏着自己的眉心,从兜里把卞盼盼的银行流水信息表拿了出来:“记录显示,李亿广除去当初在跟卞盼盼分手以后给过的一笔五万块的分手费以后,后面断断续续的五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往卞盼盼的账户上汇钱。”
  “我们应该早就要想到,往李亿广的感情线上查了。”
  末了。
  钟天正又补充了一句:“还好现在发现的也不算晚,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当初电梯里的那个人会那么像王珏了,因为这个人就是王珏的弟弟王觉,只不过他做了一个简单的化妆而已。”
  蓦然之间。
  钟天正感觉自己的思路畅通了很多。
  当然。
  这些依旧还是他的一个初步判断而已,具体的,还是得一会见到王觉以后才能做出判断。
  最关键的卞盼盼,也要找出来,看看他们夫妻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卞盼盼账户上的这笔钱,她又要如何解释。
  很快。
  车子再次开进了王觉的小区。
  两人坐电梯上楼,伸手敲门,但是屋内没有人应答,钟天正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敲门,也加大了敲门的力度。
  这种老式一点的小区,门铃什么的,都已经没有用了。
  就在钟天正想着要不要打王觉的电话的时候,门从里面开了。
  王觉围着一个做菜的围裙站在门口,看着门外面的钟天正啊香两人,先是一愣,随后露出笑容:“两位警官,又见面了。”
  “还是过来了解点情况。”
  钟天正笑着就跨步进去了,自来熟的拿起了鞋柜上摆着的一次性鞋套:“刚才敲门一直都没有人回应,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两位快快请进。”
  王觉呵呵一笑,身子往后挪了挪让出位置:“呵呵,在呢,在厨房做饭刚刚,厨房的门关着,没有听到敲门声。”
  “哈哈,那挺巧的。”
  钟天正套好鞋套,又拿出两个给啊香,等她弄好了以后,两人这才往里面走去。
  在套鞋套的时候,钟天正注意到,之前摆在鞋柜上的那双沾了泥土的运动鞋,不见了。
  不过,钟天正并没有说什么,不留痕迹的扫了眼室内,跨步进入大厅。
  “嗯?”
  钟天正坐在了沙发上,吸了吸鼻子:“可以嘛,这炖的什么东西,挺香的还,排骨?”
  “是的。”
  王觉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掌:“来的好不如来的巧,排骨快好了,要不一起吃点?”
  “谢了谢了。”
  钟天正摆了摆手,自然是拒绝的。
  或许。
  王觉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警察肯定不会在自己家里吃饭的,这才客气道。
  “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问问你的个人感情情况,也就是你跟你妻子的情况。”
  钟天正从兜里摸出了自己那半盒未抽完的中华香烟来,自己点上一根,又递了根给王觉:“来,抽根烟,不要紧张。”
  “呵呵。”
  王觉摆了摆手,拒绝:“我不会抽烟。”
  “哈,好男人呐。”
  钟天正自然也不会勉强,但是这根香烟他也没有收回,而是放在了桌面上:“抽烟有害健康,不抽是对的,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一会就走了。”
  在他说话的说话,啊香已经在边上摊开了笔记本了,准备做记录。
  “你说。”
  王觉拉开凳子在他们边上坐下:“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肯定都告诉你们。”
  “谢谢配合。”
  钟天正笑着点了点头,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开门见山:“我们从社区民警这里了解到,你的感情,似乎是不是很顺利,对吗?”
  “额?”
  王觉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下来,随后消失,他脸色难看的扫了眼两人:“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这种事情,旧事重提肯定是一件非常瓜皮的事情,但是呢,你的前妻,也就是卞盼盼,跟我们现在在调查的一宗命案有关系,所以我们需要了解一下。”
  钟天正眯眼看着正对面的王觉,似笑非笑的解释到,恶魔之眼已经聚焦在王觉的身上:“直白点来说,卞盼盼是死者的前女友之一,所以我们来问问情况。”
  王觉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一点:“啊,是这样子的啊。”
  “听说,你跟卞盼盼生下的孩子,不是你的?而且两个都不是你的?”
  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钟天正也就不需要拐弯抹角了:“这件事你是怎么发现的?”
  “呵呵,感觉呗。”
  王觉冷笑一声,伸手拿起桌上的香烟给自己点上,学着样子吸了一口,鼻孔冒烟,但是被喉咙吸进去的烟还是把他呛得眼泪直流:“大儿子吧,越长大我越觉得跟我不像了,一开始我没有多想,谁知道第二个儿子生下来,这货也跟我不像,这个时候我就长了个心眼,最后做了个亲子鉴定,就这样发现了呗。”
  “警官,这两个儿子都不是我的,你说搞笑不搞笑吧。”
  也不知道是被烟呛的,还是怎么的,王觉的眼中逐渐湿润了。
  “……”
  钟天正啊香一阵无语,这他们俩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人了,这种事情,听起来就非常的匪夷所思。
  好一会,钟天正继续发问:“因为这件事你们吵起来了,对吗?”
  “嗯,吵的很凶,当我把亲子鉴定摔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反倒是质问我起来“你早干嘛去了”,你说搞笑不搞笑!”
  王觉夹着香烟,双手摊了摊,嘴角带着冷笑,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冷意:“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烂人,烂货!”
  “这不也还算发现的及时么。”
  钟天正探了探手里的香烟烟灰:“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么,对你来说,也算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重新开始?”
  王觉咧嘴笑了起来:“我都三十四了,一辈子也过去的差不多一半了,混的也不怎么样,就是个公司小职员,哪里还有什么重新开始的机会,就算我想重新开始,他们也不给机会啊。”
  “哦?”
  钟天正眉头一挑,捕捉到他的词眼:“他们?”
  “对啊,就是他们。”
  王觉重重的喘了口气,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我跟卞盼盼结婚的时候,名下不是有套房么,后来法院判我们离婚,房子归我,但是她的亲戚却并不打算放过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觉嘴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惨淡:“卞盼盼有个哥哥,属于游手好闲的混子的那种,我跟卞盼盼之间的事情发生以后,他就上来威胁我了,房子必须得归卞盼盼,并且赔给她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青春费等等,而且,这个孩子的抚养费,不能少,也不要多了,每个月一千块就可以了,呵呵。”
  “还有这种人?”
  正在做着记录的啊香停下笔来,开启愤青模式:“两个孩子都不是你的,他还要你给抚养费?还有房子,法院不都判了嘛,他们凭什么!”
  “凭他哥哥不要命啊。”
  王觉龇牙笑了起来,摇头道:“他哥哥,属于早期的混子那种,还因为一个故意伤害,在里面蹲了八年,他出来以后,全国各地都在扫黄打非,这人收敛了不少,但也不好好做人的那种。”
  “我跟卞盼盼的事情发生以后,他就找上门来了,说这个事情呗,威胁我等各种手段都用了,反正过程挺复杂的。”
  王觉再次叹了口气,摇头道:“最后,我们谈了个折中的结果: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切照旧,我养着她们娘三个,然后我也不碰她。”
  “!”
  钟天正不由眉头紧皱:“有点过分了吧?”
  王觉冷笑一声,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疲惫:“你说,能怎么办呢?碰上个烂货,完了烂货还有个不要命的哥哥,你说搞不啦?”
  “虽然这是个折中的做法,但是并没有达到卞盼盼的预期,事情暴露以后,她已经再也不掩饰对我的厌恶了,于是,我们两个又私下里达成了协议。”
  “在她们亲戚眼中,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生活,但是实际上,我们早已就分开了,老家的房子卖掉我们一人一半,然后我每个月支付给她三千块,直到孩子十八岁。”
  钟天正点了点头:“所以你就同意了?”
  “不同意能怎么办呢?我还想活着啊。”
  王觉一摊手,无奈道:“后来我想明白了,可能最后我跟卞胖胖商议的这个结果就是她们想要的结果,之所以前面说的那么死,就是给我一种各退一步的感觉。”
  “事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跟吃了屎一样,你懂那种感觉嘛?就是被人骑在头上欺负,你还不能说不能反抗,完了人家欺负完你坐在你头上拉翔拉尿,你还不能躲避的那种。”
  说到这里,王觉扭转过身子,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好一会,这才转过身来:“完了,就是这么多了。”
  “……”
  钟天正挑眉:“她现在联系不上了,你知道么?”
  “不会吧?”
  王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不知道,我们离婚以后,我就没有再联系过她,我们之间的来往,也仅仅只限于金钱上的来往。”
  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支付宝账单:“你看,我们每个月就是金钱上的来往,从来不多说一句话,没有多一个字的交流。”
  不知道为何。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钟天正莫名的觉得有些悲哀。
  人都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想法。
  王觉就是通往这条路上,被现实一次次重锤的男人,悲惨的现实如同一个大锤子,毫不留情的敲击着他的脑壳。
  钟天正沉默良久,回到主题:“那你们...那那两个孩子呢?”
  “她送回去给她爸妈养着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王觉闭上眼睛,无力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跟我毫无关系的两个孩子,我没有那么圣母,平心而论,知道真相以后的我看着他们就烦。”
  “最后一个问题。”
  钟天正收敛好自己的心态,视线笼罩着王觉:“你知道这两个孩子是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