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替身使者 > 第二十章 替身对决!

第二十章 替身对决!


  糟了!
  风衣男子的眼睛骤然瞪大,瞳孔却缩成了一个细微的小点。
  这一拳,完全落在了空处,猛力一击后造成的脱力感阵阵涌来,拳头上没有传来解除到任何物体的触感。
  要出大事……
  他下意识地想要回头。
  出于多年刑警生涯养成的敏锐嗅觉,风衣男子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令人毛骨悚然东西。
  可惜的是,他没能完成这一步。
  颈部为屈,面部向左转过了一个微小的弧度,随即,风衣男子的头便僵止在了半空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锋锐的利器破体而入,随即,造成了巨大的创口。
  鲜血从身体之前喷涌而出。
  是匕首?
  还是什么东西的爪子么?
  当风衣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然赤红一片。
  从后背上传来了冰冷和撕裂般剧烈的痛感,不知道伤势究竟如何,但是五脏六腑只怕是已经被切了个乱七八糟。
  妈的,失手了……
  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失血过多的残破身躯顿时支持不住双臂上金属武装的重量。
  脑袋昏昏沉沉,呼吸之间,眼前一片混沌蒙昧的漆黑。
  “你是替身使者……噗——”
  风衣男子用右手按住胸口上的创口,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随即,从口中溢出了大量的鲜血。
  肺叶被切得七零八落,难以呼吸,波纹自然也失去了作用……
  他这样想着,呢喃着,喊出了意识中的最后一句话:
  “快跑……”
  精气神一泄,风衣男子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耳畔如同有梦呓般含混不清的低语,眼前的世界愈发的黑暗,身体上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最终,他就这么陷入了昏迷之中。
  与此同时,漫天的白雾已经消散殆尽。
  穿着风衣的男人一动不动地面朝下瘫倒在地面上,背心上被划开了一个巨大正经的十字形创口。
  似乎是有数只尖利的爪子从他肩膀以下的位置刺了进去,然后狠命地一拉,直接从肩部撕裂到腰间。
  鲜血大面积地喷涌而出,顷刻间染红了大片碧草茵茵的绿茵坪。
  透过破碎的风衣,似乎还能隐约看到森森的白骨。
  形状堪称惨不忍睹。
  而现在一旁,制造了这场惨剧的宋喻明,却云淡风轻地看着这一幕。
  面上的表情疏无怜悯,同情,仁慈等正面的情绪,可却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名神圣。
  “一切皆是我神的光辉赐予,主的威仪,又岂是尔等凡人可以妄加揣测的。
  这是能抑制我主光辉的臂铠么?”
  这样说着,宋喻明伸出脚尖,在风衣男子瘫倒在地的手臂上轻轻踢了两下。
  “只可惜……我主无所不知,提前赐予了我这替身之力,不然今天恐怕还真讨不到好处……”
  林夏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紧接着再不迟疑,白金之星在身前显化出来。
  双拳紧握,巍峨高大,恍若天神的紫色替身出现在林夏身前,大约距离本人一米左右的位置上。
  两脚不丁不八,一拳探出,一拳回护,依照着成胖子的教导,摆出了最为标准不过的起手式。
  而与之相对应的,宋喻明的替身,同样倏地闪动,在半空中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基本具有人类体型的替身,至少躯干和下肢还保持着人类的基本形状。
  头颅和上肢则被替换成了大型猫科动物的脑袋和前爪,上面覆盖着浓密的黄色毛发,以及一片片的黑色斑点。
  从形象上来说,给人的感觉比较接近美洲豹或者山猫。
  不过它的前肢异常得粗壮,仿佛长满了发达至极的肌肉,显而易见的,拥有极其惊人的爆发力。
  短而粗的指尖上还长着长长地爪子,长度接了十公分,在二人的对视中,滴滴答答地坠下了颗颗血珠。
  “怎么,你现在还想着与我作对么?”
  宋喻明舔了舔猩红如血的嘴唇,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样说着,他那双纤细狭长的眼睛不自然地眯了起来,打量着气势迫人的白金之星。
  “这个年龄就能拥有替身,确实是足以令人骄傲的资本。不过……仍旧不是我主光辉的对手!
  你——
  真的想要与主的仆人为敌么?”
  “呼……”
  林夏猛地吐出来一口气,心中的紧张感被压制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目光凝结如实质。
  “从结果上来说,是的。”
  “呵呵呵……”
  宋喻明不明故里地阴恻恻笑了两声,面色陡然一沉:
  “愚昧!既然已经见识过了我的实力,还妄图与我神教的三十三位祭祀之一的宋喻明大人抗衡么?
  既然如此,我主荣光在上,即便你有出众的才华,也要让你付出鲜血的代价!
  尘归尘,土归土,见证这世间的残忍吧!”
  神经病……
  这样想着,林夏愈发地凝神戒备。
  而在他的视线中,近乎癫狂的宋喻明,身体却发生了巨大、而又令人惊骇的变化。
  瘦削的身体迅速膨胀起来,顷刻间,身高原本与林夏相仿的宋喻明,便长成了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怪。
  盘虬错节的肌肉,在身体表面大面积地隆了起来。
  整齐考究的西装尽数碎裂,透过残破的衣服,宋喻明的皮肤已经全然变成了令人作呕的灰绿色,肚皮也是宛如在水中泡了许久的惨白。
  身形尚且有着人形的模糊特征,而头部却是鱼类的,长着从不闭合的,巨大、凸出的眼球。
  在脖颈的两旁,还有不断颤动的鳃,长长的手脚上都有蹼。
  面对这种怪物,林夏自然不敢怠慢。
  操纵着白金之星,视线死死盯住了形态大变的宋喻明,以及对方凶厉异常的替身。
  随即,他的呼吸猛地一滞。
  就在白金之星的注视下,宋喻明的替身开始一点一点地隐形,身体逐渐遁去,消失不见。
  先是从脚尖开始,然后一步步地漫延到双腿,躯干,前爪,乃至头颅。
  最终,整个替身都变得无影无形。
  而宋喻明的笑容,则越发的明快。
  透过那张狰狞恐怖的鱼脸,在明媚的阳光下,反而更显得诡秘莫测。
  这算什么?
  替身能力?
  强烈的危机感陡然袭来,林夏只觉得脑海中阵阵的刺痛。
  危机感在这一刻仿佛化成了尖锐的钢针,对准他的太阳穴猛地戳了进去,然后用力地在里面来回搅动。
  “欧拉!”
  白金之星下意识地对准危机感最为强烈的地方挥了一拳。
  “嗯!”
  林夏闷哼一声,右臂上的衣服无风自动,骤然破开来三个裂口,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溅出来。
  与此同时,对面的宋喻明同样面色一白,右臂不正常地扭曲起来。
  替身同时在二人身前浮现出来。
  宋喻明的嘴角不自然地一抽。
  他是用什么方法,看破我的隐形能力的?
  还有这种破坏力……未免也太夸张了……
  在他的感知中,自己的右臂仿佛撞上了正在以超高速奔驰的动车。
  在一瞬间,手臂上的骨头就被碾压成了无数细微的碎片。
  “呵呵呵……呵呵呵呵……”
  宋喻明低沉着声音,阴恻恻地笑着,从喉咙中发出来的声音愈发令人压抑:
  “小鬼,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打中我的……
  但是,你能打中我一次,还能打中我第二次,第三次不成?”
  林夏挑一挑眉梢,面色不变,淡然道:
  “你可以试试看……”
  说着,右脚伸出,向前迈了一步。
  白金之星则在半空中双臂交叠,两手一前一后,重新摆出了起手式的动作。
  不过在心中,他也同样在暗自叫苦不迭。
  白金之星能依靠直觉击中对方第一次,却未必能再打中第二次,第三次。
  长此以往,损害匪浅。
  一旦被对方弄清了虚实,他林某人,可就当真是离死不远了。
  “呵……”
  宋喻明冷森森地一笑。
  他弓着身体,右臂像是一条破绳子一样,软绵绵地垂下来,脸上的表情冰冷,说不出的狰狞凄厉:
  “我还真想试试。”
  话音未落,他的替身已然倏地一晃,身形在半空中骤然消失。
  没有身影。
  没有声音。
  没有气息。
  但是出于本能地直觉,林夏可以感受到——一个充满了危险的身形正冲着自己飞速接近。
  如同扑向羚羊的猎豹,直取猎物的山猫。
  林夏的眼睛一眯。
  猛地一口气吸进肺叶里。
  金色的雷光从呼吸间漫延开来,伴随着血液循环流动,一路延展到林夏的脚下。
  随着他急切紧促的呼吸,瞬息间突破了草丛的隔阻,延伸到了地面之下。
  波纹气功的功效,除了近乎于阳光的能量之外,还具备两种更为特殊的特性。
  一种是“粘”,一种是“弹”。
  而林夏在这一脚中,便是发挥了波纹“粘”的特性。
  随着他一脚踢出,在波纹的牵引下,带出了大约一麻袋体量的泥土。
  纷纷扬扬的泥砂和灰尘被扬起到半空中。
  波纹如潮水般的退去,激扬在天空上的尘土顿时失去了彼此间的连接,顿时散落下来。
  如同一道泥土构成的瀑布。
  大片的泥砂纷纷坠地。
  而在半空中,一个如同婴儿般大小的空洞,则突兀地显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