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有约 > 第46章 风雨别苑 26

第46章 风雨别苑 26


  鬼忍一族,清楚的不多。可偏偏他能说出来?日川君眼神锁定断浪,犹豫着,沉吟一会,牙缝中挤出俩字;“去死!”
  段明不能死。
  断浪必须死!
  日川君的使命就是如此,“怪就怪,你不该多嘴。”给出一个他必须死的理由,抬手间,尸体砸了过去。
  尸体的速度并不快,断浪轻松躲过,不忘嘲讽一句;“我说过,你不一定能杀了我。扔尸体,对死者未免太不尊重。是我错了,你们‘鬼忍一族’的家伙,向来不懂什么是对死者的尊重!”
  绝不是贬低,断浪很清楚。
  “忘记告诉你了,雅子的前夫是我。”
  什么?!
  日川君惊了。
  他竟然是雅子的前夫,“你就是那个黑泽太浪!”可算是想了起来。一年前,动静某秘密基地,正是因为这家伙的出现,搅得基地鸡犬不宁,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这家伙是一个心狠手懒的家伙,日川君晓得。
  他跟段明关系不错,那也就是说……
  日川君算是彻底想通了,伸手间,“嗖!”一枚八角标掠过,“啪!”灯坏,眼前陷入一片昏暗。
  “我不是你对手,也希望你不要坏我好事。如果有可能,你可以带着他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跟你们无半丝关系。你意下如何?”
  离开?断浪笑了笑;“送你俩字,去死!”
  视线是有受到影响没错,可感知错不了,能够感觉到日川君所在的位置,断浪错身快步而上,手中出现一团如朱砂一般血红的玩意,看上去想个玻璃球大小的小药丸。
  黑夜中,日川君比断浪更习惯黑暗。
  没有说话的意思的,日川君的身体隐于无形。
  鬼忍技,隐!
  正常忍着都能做到的事情,对于鬼忍来说更是雕虫小技,连带着还有一套‘替身技’。断浪手中那枚朱砂球很稳,准确击中日川君,应该是日川君的替身,“噗!”的一声响动,花火凸起,瞬间烧毁一切。
  烧毁的也仅仅是替身,断浪本人也是很无奈,“竟然是木系鬼忍!”当然,鬼忍是从忍者与一些阴魂结合一起的产物,忍者可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是从国内的阴阳五行衍生出来的一种旁支。
  木系鬼忍倒也好办,若是水系就有些糟糕。
  木系虽然是幻化出木替身,可想要遁走就难了。
  不作任何犹豫,断浪本人很清楚,这时候想要活着或者直接抹杀日川君是很有难度,断浪所想的是活捉,必须从他口中得到一些解释,有关鬼忍一族的秘密。
  顺手抓起段明,急速后退。
  段明的身体重量对断浪来说,仿若无物。
  轻而易举,抓着段明回到地下室入口这边。
  看了看,段明还没从那种境界中醒来,也算让断浪松口气,同时也听到一句;“他快要醒时,我会通知你。不要让他清楚你是谁,你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律师。”
  “普普通通的律师?也罢,都听你的。”
  “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你可以不听。”
  贞子还是很讲道理的,不勉强断浪。
  说是不勉强,断浪又怎么会不听贞子的。
  “那个家伙是谁,日川一脉的吗?”
  “是。他哥哥正是日川一脉的现任教官,日川钢板!”
  原来如此,对日川一脉的现任教官、日川钢板,断浪还是有些影响的,记得前些年有见过一面。当时给断浪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危险!
  “你是怎么知道的?两年前,算了……”
  有关两年前,这里发生的事情,断浪不想打听。
  他想,贞子也不愿提起两年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堵住车库门口,他就绝对逃不掉。你看着办,他就要醒了。”
  果然,段明身体不安分抖动了起来。
  看这架势,马上要醒。
  睁眼的一瞬间,刚好对上断浪的一双眼睛,“啊!”伸手推开断浪,段明脑门冷汗都下来了。更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原来分明不是在这里才对啊,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些景象,为何都消失不见了。
  段明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断浪也不清楚他到底都看到了一些什么,只能先安慰。随后问;“究竟,你都看到了一些什么不该看的景象?”
  那些景象太熟了,太真切了。
  好像真实发生的事情,段明可以肯定。
  “我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好像我亲身过所有的一切。不!我的确是经历了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那些家伙都是畜生,畜生!”
  哪些家伙都是畜生啊?
  断浪不明白了,想了想;“那些死掉的家伙?”
  也就是这所别苑里的那些、所有人,他(她)们都该死。
  “是的,他们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残忍了!
  你知道吗?
  我们听到的那些声音,
  有个唱戏的小男孩,
  有个哭泣的女人,
  她,她哀求我救她孩子,可是我无能为力!
  他,他哀求我救他的母亲,我还是无能为力!
  你知道那种无力的感觉吗?
  你懂那种无力的感受吗?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我想要阻止,
  我发不出声音,
  我动不了!
  ……”
  段明的情绪很是不稳定,整个人的状态都显得有些疯狂化,断浪也晓不得要如何安慰他了,难道要说;“这些都是你没办法改变的,你也不必太过自责?”想来想去也只能把安抚的任务交给贞子,相信贞子一定有她的办法。
  贞子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段明这样,有没有犹豫不清楚,可贞子的声音有传入段明耳中,很清晰;“恩公,听我说。你所经历的这些,看到的和听到的,这些都是恩公你无法改变的、已经发生过的事实。如果,恩公你想要为他们母子做一些什么,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
  “幕后的那个人,主使者。”
  “谁!”
  “记得吗,这次的任务。”
  任务?段明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站起身来,吐出三字;“陈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