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许愿石主人 > 第六十七章 幽月破境,叶殿下失意

第六十七章 幽月破境,叶殿下失意


  “妹妹啊,这位妹妹,你真是命大了,我刚刚一剑原想用尽了力气,可突然觉得不对劲,便收了点力,否则便偏转不得,非要给你一个对穿不可。”
  祁云叶一边给祁云思包扎,一边喋喋不休,“切磋死人,太不值了。我是有点小麻烦,你却要丢了小命,如此貌美如花的年纪……”
  祁云思悄悄看着祁云叶,暗暗记下这张脸,却被喋喋不休吵得头昏脑涨,想要呵斥,又不敢,真是苦不堪言。
  偏偏祁云叶动作轻柔缓慢,像是怕祁云思伤口疼痛,一副暖心大哥哥做派。
  包扎完,祁云叶心满意足拍了拍手掌,向漓漓走去,将剑递给少女,笑道:“你的剑。”
  少女默默接过长剑。
  “可以教我激水剑法吗?”祁云叶问道。
  少女微微点头。
  “随我来。”她迈步往桃林走去,祁云叶回头对祁云思笑着挥手道,“妹妹,闲暇之余,小弟会来切磋的,彼此精进嘛。”
  祁云思打了一个冷颤,微微咬牙,看着二人渐去的背影,面色阴沉。
  众女悄悄上前,弱弱的道:“思姐姐,你……你还好吧?”
  “我……”祁云思跳起来,扬起拳头便要捶人,举起一半又放下,冷哼一声,“我们走!”
  ……
  漓漓将祁云叶带到了一处池塘边,便在桃林附近,对面左右均有人影,不是交流切磋,便是赏花观望池塘。
  还有一位老头在垂钓,气定神闲,犹如雕塑一般,钓线也不曾有动摇的迹象,祁云叶隐约看到水中悠闲游走的鱼儿,成群结队,欢快不已,他不禁疑惑,这等情形都钓不到鱼,那老头是闹着玩吗?
  “你这么强,还需要我教?”
  祁云思看着祁云叶,意味深长的道。
  “先行者为先,后行者相随,能走捷径,为何磕磕绊绊而行?”
  祁云叶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我不是要走你的路,只是了解借鉴,这于我有益,你尽可放心。”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将看得更远,不是吗?”
  闻言,漓漓失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巨人。”
  “先行者便是巨人。”
  “你便是为此而助我?”
  漓漓轻声道,“还是说,你同情我?”
  这姑娘自尊心爆发了?祁云叶摸摸下巴,长叹一声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妹妹也该知道我们不得势皇子的处境,我亦时刻希望有人助我,所幸我盼到了,只需要一个机会翻身,我便可凭借自身努力,不畏艰难险阻,攀登高峰!”
  “我不敢说是妹妹贵人,也不能给妹妹什么造化,却可以给点信心,给点斗志,也许是多此一举,也许是多管闲事,随心罢了。”
  漓漓怔怔看着祁云叶,喃喃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沉默片刻,漓漓陡然舞剑,剑走疾飞,如流水疾行,激荡山石,剑气四散。
  “击石飞水剑,一剑激水,滴剑,疾剑,流剑,溅水旋刺……”
  漓漓轻吟,将剑法舞罢,走向祁云叶,见他手持秘籍,以指代剑,凝眉沉思,不时虚划起来。
  “击石飞水剑,我是这般理解的……”
  漓漓一边说着,一边讲解用劲技巧,并顺势舞剑,剑气激荡,又惊天破浪之势。
  随后将长剑递给祁云叶。
  祁云叶接过,便将击石飞水剑施展出来,颇具威势,令漓漓连连点头,抚掌赞叹。
  “叶殿下请看。”
  漓漓突然走到池边,灵力涌动,朝池塘荡去,一道水柱飞起,撞在池边青石,四下飞溅起来。
  祁云叶看在眼里,微微点头,似乎陷入某种感悟之中。
  通常是漓漓在教,祁云叶在学,不时提出疑问,或道出感想意见,不时还翻开秘籍揣摩,漓漓听了祁云叶的感想,不时也露出沉思之色,眼睛雪亮,若有所得。
  ……
  祁云叶在宗府学剑之时,城郊城卫一营。
  军营中心所在,是一间木制小屋,那是月殿下的住所,周遭军士均不敢接近十丈范围。
  月殿下已经多日不曾出来了,据说是闭关修炼,有人推测是在破境,有人则推测时候未到,毕竟月殿下经常跟军士切磋战斗,她的底细众所周知,除非藏拙了,可如此多战斗,能藏得住?
  木屋内,祁云幽月盘坐地上,双手交叠。
  地上并不平滑,实际上也不曾有过修整,就像普通道路地面,她却这般盘坐,不理会地面的赃泥。
  突然,她身上灵力如水,陡然膨胀,化作一颗圆球裹住身躯,隐隐有神纹现出。
  圆球有浑然一体,圆润天成,犹如独立于天地之外,似有水流盘旋,化作神龙长吟,盘旋绕游之间,不时劈出一爪,不时激荡龙尾,不时身躯盘旋,不时吸水,不时龙吐珠……
  片刻后,圆球透着一股圆满完美的意味,隐隐又有破裂的趋势,突然便崩溃瓦解,又快速重组,往复数次,便迅速收拢。
  祁云幽月睁开双眼,喃喃道:“小叶子给的功法着实神妙无双,胜过《龙圣吞珠法》良多!只是……”
  她突破了,步入神附圆满,更尝试了一下玄息变化,一呼一吸均有玄妙气息,是为玄息,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境界,需要对天地有所感悟,天纹领悟至少一重。
  祁云叶传功的两门功法,都神妙无比,修炼起来,如真龙降世,暗合天道,令她一举领悟了水天纹,更突破神附圆满,战力暴增。
  只是《金刚神龙体魄修炼法》要修炼大成,却需要宝药辅助,初期之物尚且知晓,后期提到的宝药,却闻所未闻,这究竟是什么等级的功法?
  而且她仅仅修炼略有所得,便一日千里,进步如有神助,当真不可思议,这等功法若传出去,怕是难免一场腥风血雨。
  “唉……”祁云幽月长叹一声,令人惊讶,她突破境界,却这般神态,令人弗然费解。
  她取出传讯符,传音道:“白思月,我有事寻你……”
  ……
  不知不觉入了夜。
  漓漓意犹未尽,却不得不离去了,夜里独处,是大忌,孤男寡女,惹人非议啊。
  祁云叶倒是无甚顾忌,不过,却要考虑少女名声,二人惜别,他慢悠悠走出宗府,向皇宫赶去,沿途揣摩剑法,手舞足蹈,废寝忘食。
  他深知弱者之悲惨,决心修炼变强,对于点点收获,层层剖析,渐渐掌握,步步变强,丝丝感悟,飞速提升修为,这种感觉令他痴迷,快意无比。
  有了强者之心,有了兴趣使然,他进步神速,如痴如醉。
  回到拢叶殿,凌珠唤他进食,他挥挥手,丢下一句“给大肥猫投去”,便径直入了殿中。
  数日后,祁云丰卓寻来,也吃了闭门羹,气得跳脚,当场翻脸,要大闹一场,宫女不敢敌对,惊动了大肥猫。
  大肥猫出动,祁云丰卓便被大肥猫吓退了。
  祁云丰卓回去途中越想越不甘,回去便以美食诱惑大肥猫,意图策反大肥猫。
  大肥猫喜不自胜,便跟着祁云丰卓离去,气得凌珠险些就哭了出来。
  祁云丰卓哈哈大笑,欲要带领大肥猫大闹拢叶殿扬威,却被大肥猫阻止,他郁闷许久,才悻悻离去。
  三位宫女见大肥猫竖着尾巴离去,便开心起来,对凌珠阳奉阴违,冷嘲热讽,可谓是原形毕露。
  三位宫女言及凌珠已经失宠,叶殿下不喜已久,并列举一系列证据,惹得凌珠患得患失,又不好向祁云叶告状。
  某日,祁云叶走出大殿,神情恍惚,他破境失败了,终究是欠缺了什么,神附境,便是精神附于体表,融于灵力,达到意动力随之境,并挤压灵力,扩充灵海。
  在精神融于灵力途中,二者超乎寻常的难以融合,似是密度太大,第一步的分散交缠,便难以做到,这令他有种强烈的挫败感。
  “凌珠,我饿了!”
  祁云叶来到正殿饭桌处,一屁股坐下,便拍着桌子,叫喊起来。
  凌珠快速而来,急忙道:“殿下,我去取食材,片刻便回。”
  “你回来,让别人去。”
  “这……”
  “怎么了?”
  “还是我去吧……”
  祁云叶起身,他感觉到了不对劲,走到殿外,来到偏殿就见三位宫女嘻嘻哈哈,在做着什么游戏,将彼此画成了大花猫。
  “你们三人速去膳食房,帮我取来晚饭。”
  祁云叶看了片刻,开口打断了三位宫女的游戏。
  三位宫女甫一见祁云叶,便面色大变,快速整理衣衫,摸摸脸颊,前来躬身施礼。
  凌珠匆匆入内,忐忑不安,轻轻喊了一声,“殿下……”
  “大肥猫呢?”
  “被卓殿下用美食引诱走了。”
  祁云叶点点头,看向三位宫女,说道:“你们速速整理一番,去膳食房帮我取晚饭。”
  三位宫女中,有一人低声道:“何不让凌珠姐姐去?凌珠姐姐办事最好了。”
  祁云叶突然跳上去,一巴掌将那宫女抽得凌空飞起,飞旋着落下,他面目狰狞的咆哮道:“老子给了你机会,你还叽歪,还害我破了不打女人的誓言!管你谁派来的,要不要我打死你?”
  余下两位宫女战战兢兢,连忙磕头求饶。
  “凌珠是你们大姐头,你们敢阳奉阴违,便是脑生反骨,就该死!”
  两位宫女噗通跪下,磕头如捣蒜。
  “速去膳食房!”
  祁云叶气呼呼甩袖出门,突然又回来,探头道,“不要往饭菜吐口水,我鼻子比狗还灵的,能闻得出来,若让我闻到,便要你们狗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