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相册 > 第55章.玖!

  苏州感觉大脑里全部都被那些疯狂的低语积满了,他们如同深入大脑的水,向四面八方渗透着自己的压力。
  苏州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掉了,那些语言好像是活的一般,他们是可以通过空气污染人的蠕虫,不断侵蚀着人的灵魂。
  而这种恐怖的感觉,苏州只在噩梦里体验过,这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大脑里的意识混乱着,苏州却感觉有一股没来由的饥饿感涌上心头。
  他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非常饥饿,它们不断向大脑反应着自己的需求。
  苏州顿时眼前一花,好像眼前的一切东西都变成了美食。
  他手里的黑伞好像是一只流油的海参,自己的手好像变成了烤红薯,灰色的地面似乎变成了蛋糕。
  那些疯狂的低语好像将人类的本能无限放大,刻在基因里的本能掀翻了苏州的一切理智,他恨不得立刻扑到他看到的一切物体上,把那些东西咬碎,啃食。
  然而他做不到,因为在疯狂欲望和理智之间还隔着另外一层东西。
  黑色西装发出阵阵冷意,黑色雨伞上则生出道道阴影,阴影与寒意混在一起,它们并不能使苏州清醒过来,但是它们可以阻止苏州不理智的行为。
  那道阴影化形束缚一般的锁链,锁链团团锁住苏州的四肢,还有一团阴影遮住了苏州的眼睛,强迫苏州冷静下来。
  如果刺激不能使人冷静下来的话,物理束缚往往是最好的方式。
  由于苏州与老者之间的距离并不小,而且低语爆发的时候,苏州第一时间选择了远离,所以苏州除了本能被放大以外,并没有感受到其他的伤害。
  同时,西装和黑伞对苏州的束缚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苏州很快就摆脱了低语的影响,但是黑衣凶徒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在老者出手的时候,黑衣凶徒是离老者最近的,那一阵疯狂的低语在苏州听来是低语,而在黑衣凶徒那个位置听可能就是怒吼,因此黑衣凶徒受到的伤害是最大。
  苏州摆脱语言的影响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跪倒在地的黑衣凶徒,黑衣凶徒七窍流血,印堂发黑,而他的耳朵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那些小疙瘩就像是透明泡一样,已经变得和人类的皮肤不一样了。
  而那些小疙瘩让黑衣凶徒就冰冷的脸颊略显狰狞,苏州不知道他受到的刺激有多大,但绝对会比自己强很多倍,不然的话黑衣凶徒不会这副样子。
  经过这阵低语之后,苏州还明确了一件事。
  黑衣凶徒是有底牌的,而且他的底牌可能比苏州想象中的要强大,否则就从刚才的情况看,黑衣凶徒是绝对活不下来的。
  老者的一阵低语几乎是秒杀了苏州和黑衣凶徒,之前苏州还以为自己和黑衣凶徒联手可能能和老人拼上一招,结果发现对方可能说一句话,自己就死了。
  这就是真正的恐怖存在的实力吗?
  苏州站稳了身子,此刻他和老者成了天台上唯一站着的人,两人四目对视,苏州看到的是戏谑,而老者看到的却是深邃。
  空气沉寂了两秒,老者微微一笑,悄悄的打了个响指。
  然而还没等老者响指打完,立刻就有人打断了他。
  “哼!”
  那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浑厚如同帝王,只是单单的一个字就好像九天神罚。
  老者将要打响的响指顿时被打断,他脸上浮现出一点短暂的愕然,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依然是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
  刚刚远处那道声音的主人再次出声,不过这一次不再在远方,而是就在天台后方,他脚步声不紧不慢,瞬间吸引了苏州的目光。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式风衣的高个青年,青年很高,苏州187的个子也比青年矮一点,很显然青年肯定有一米九。
  那名青年浑身察觉不到一点气息,所有的气机都被掩盖了,但苏州一眼就认出了青年的身份。
  玖!
  这次玖的出场非常简单,没有敌我不分的气息,没有那股恐怖的力量,甚至连那双金色的瞳孔都暗淡不堪。
  这并不是因为玖受伤了,实力下滑了,而是玖自己封锁了自己的一切气息,除了里面的龙族气势之外,还有一层人为的防护。
  苏州是第一次看见玖的真面目,虽然之前有过一次惊鸿一瞥,但是苏州并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
  而此刻苏州见到玖之后就有点怀疑人生,他从来没有见过像玖这样英俊的男人。
  他的身材,他的面容都是按照人类数学黄金比例分割线完美形成的,那张完美无瑕的脸简直男女通吃。
  这副面容来当诡异生灵真的可惜了。
  苏州出神的看了玖两眼,在回过神来,就发现玖和老者已经开始眼神攻击了。
  自从玖出现之后,老者就放弃了苏州,他直接把注意力放到了玖身上,之前想要打的那个响指再也没有打出。
  玖和老者互相对视着,空气里满是火药味,就等待两个火花就可以原地爆炸了。
  苏州看着两者开始气势交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玖可以让我看一眼就陷入崩溃,老者可以通过一句低语就让我差点儿死亡,这两位如果全力针对我的话估计超不过三秒,而现在他们都在压制自我,那一会儿开打了是不是要动真格?
  如果他们两个打起来动真格的话,估计光余波就可能把我推进深渊。”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苏州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必须马上离开天台,否则他就要承受硬抗大佬战斗余波的风险。
  此刻老者的动作被玖牵制住,苏州觉得自己最佳的逃跑时机会到了,由于刚刚老者爆发了低语,所以老者已经上前了几步,他身后的防火楼梯已经露了出来。
  就在苏州偷瞄防火楼梯的入口时,老者已经终结了气势战,他缓缓地直起了身子,向玖发动了的攻势。
  他直接拿掉了他那顶怪异的帽子,帽子被拿掉后的竟传一阵头皮的撕裂声。
  苏州闻声看去,立刻看见了老者帽子下面的头颅,老者的天灵盖上中央部分有2/3的地方是中空的,没有皮肤,没有头骨,苏州直接看到了老者青色的大脑。
  血管为大脑里输送着新鲜血液,但是大脑竟然直接裸露在空气之中,苏州感觉全身寒毛都立了起来,震惊的看着老者裸露在外的大脑。
  与此同时,玖的气势如破晓晨光般冲天而起,那古龙血里恐怖,神秘的因子在空气中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