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相册 > 第16章.倒吊的男孩

第16章.倒吊的男孩


  黑白的色彩渲染了世界,现实在迷幻中不断远离。
  苏州睁开眼睛,眼前还是黑白的房间,熟悉的家具都变的陌生,一切光彩都远离了这里。
  虚影渐渐凝视,苏州重新回到了自己家的客厅,黑白的色彩看不出变化,之前噩梦的惊悚异变好像黄梁一梦,现在房间里的一切都死寂着,四壁冰冷,极致的黑暗笼罩着一半的房间。
  “果然又回来了。”苏州活动了一下身体,他在噩梦里的装束和入梦前是一样的,一身纯黑的西装,相册和柴刀都束在贴身的腰部,相册附带的手机装在衣服兜里,至于他留在宾馆的《气象薄》和黑伞则都没有进入噩梦。
  “看来进入噩梦所携带的装备是不固定的,只要是在我身上的东西,或者是在我家里放的东西都可以进入噩梦,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带威力更大的装备进来,例如锤子和刀具。”
  “我记得‘张雨生’任务奖励里有一项是〔砍头人的工具箱〕就是武器,相册奖励的东西应该不是凡物,再等等,等找到张雨生的残魂,我就可以拥有一把武器了。”
  苏州在客厅里走了几圈,所有陈设都和他白天离开家时一模一样,他的卧室和客厅属于有光亮的区域,杂物间,卫生间和厨房则笼罩在黑暗之中。
  “我上次离开的时候,是把卫生间和走廊上的灯都打开了的,怎么这一次就都关上了?”
  有过一次经验,苏州更加轻车熟路了,他小心翼翼地挪讨走廊,这一次没有手电筒,他只能摸黑凭借着记忆找到开关,他不清楚之前的噩梦是怎么异变的,到底是因为声音原因还是因为时间原因,总之他都需要防范,他要在短时间内以安静的状态完成探索。
  吱呀~
  推开卫生间的门,门轴上发出吱呀的声音,苏州对此早有预料,他将门开了大概一人多宽的距离,脚尘轻点,从门边溜进了卫生间。
  啪。
  用手指轻叩卫生间灯的开关,光明一下子驱散了黑暗,狭小的卫生间一目了然。
  马桶,淋浴,水龙头,水池,以及……一张碎成碎片的镜子。
  在只有黑白两色的噩梦里,镜子的存在显得犹为突兀,它是灰色的,灰色在噩梦的明显就相当于雪白的墙上的鞋印一样,在黑白中异常明显。
  “李轩昂说,在噩梦里只有黑色和白色,如果出现黑白以外的颜色的事物,那么它就是外来的,都蕴含着危险。这镜子就是灰色的,是外来的事物,里面肯定还隐藏着秘密。”
  没有去触摸镜子碎片,苏州将探索的重点放在了淋浴上,他很想知道噩梦里的水是什么颜色。
  “之前噩梦异变的时候,我听到了三种异响,杂物间里的脚步声,厨房里的做饭声,卫生间里的水声,其中卫生间的水声最晚响起,但却最恐怖,好像震慑住了其他两种声音。”
  苏州已经检查过了水龙头和淋浴,两者都是黑白的,没有任何异样,如今卫生间里唯一没检查过的就是水了。
  拔出柴刀,苏州就好像鬼片中的作死小达人一样,用刀尖轻轻的挑开了水龙头。
  唰~
  水流从出水口流出,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好像一盆冰水从头泼下,凄神寒骨,悄怆幽邃,苏州的手触电似的,猛的收回,顿时一抹深红映入眼帘。
  从水龙头中流出的水全部都是红色的,冰冷而没有任何光华的深红,如果说灰色在噩梦中只是算显眼的话,那么红色就直接是把噩梦中的黑白色彩给分裂了。
  红色的水流从水管里不断涌出,淋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开启,红水像是血液一样从淋浴里源源不断的流出,彻底使黑白的色彩失去了单一。
  红水从四面八方涌来,苏州愣了一下,下意识就远离了大面积喷洒红水的淋浴,抽刀劈向水龙头。
  柴刀穿过血红的水,苏州纯黑的西装上溅上了水珠,一股深入骨头刺激的寒意从上面传来,他手中的刀突然在距离水龙头几厘米的地方顿住了。
  苏州后退了几步,卫生间的门不知道什么被关上了,他背靠在门上,倾听门外的动静。
  刚刚苏州打开水龙头的声音不算大,和之前苏州劈碎镜子时的音量差远了,苏州听了听门外的声音,一片死寂,杂物间和厨房也不例外,没有任何异常,显然刚才的响动没有使房间发生异变。
  “还好我没有劈水龙头,否则又会使房间发生异变。”
  眼看着红水将要漫到苏州的脚边,苏州再次打开卫生间的门,远离了红色的水。
  “这种红水比灰镜的颜色要鲜艳的多,它应该就是房间异动的原因之一。”
  水在任何地方都是极为重要的,通常一间房子里面会有两套水管,一边厨房,一边卫生间,如果水发生异变,无疑也会引起房间的异变。
  “原来是这样,房间异变是因为房间里潜在的东西发生了异变,水和电,如果电也发生了异变,房间的异变也就解释的通了。”
  苏州没有管卫生间里越来越多的红水,他看向走廊尽头的厨房。
  厨房里隐藏的恐怖,是电的异变吗?
  苏州休整了一下状态,无视卫生间,他准备去探索厨房。
  他缓缓挪步进入黑暗,在黑暗里凭感觉走路,苏州徘徊了很久才摸到厨房的门。
  厨房的门和卫生间的门不一样,厨房的门是新的,之前苏州父母搬家之前刚刚换过的,苏州轻悄悄地推开厨房的门。
  目光投入不足二十平的小厨房,苏州的身体一僵。
  在他前方的黑暗中,有一道高到天花板上的黑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黑影头大身小,像极了一个倒立在天花板上的人。
  光亮扫过,苏州把柴刀高高举起,刀尖朝下,直冲黑色的影子劈过来,柴刀划破空气,最终刺在黑影的正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