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天一梦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来了来了。”
  时节身边的少年呼喊着往里面走,他没走几步就回头对时节道:“别愣着呀,快来。”
  时节跟了上去,他疑惑道:“这是哪?你们是谁?”
  这穿着一身粗麻衣裳的少年闻言,笑道:“这里当然是密室啦,你先跟来,一会儿再和你说。”
  时节纳闷地走在后面,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嘛的,但他想四伯安排的人总归不会害他。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密室的尽头。
  那少年拿出一根木棍敲击墙壁。
  时节听那敲击墙声每一下都是实心的,可少年却好像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他敲到第十二块的时候,忽地将那块砖按了进去。
  这砖块后面似乎连着什么机关,少年将它按进去后,墙壁后面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声音,这声音一停下,砖块就弹了出来。
  “记住这块砖,它后面连着一个枢纽,你要这样把它拿出来,但是只能拿出来这么多,然后向右转动一圈。”
  少年说着,转动了一圈,墙壁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再向外拽两格,看到后面的格子线了吗?”
  时节凑过去一看,有根铁条连着这块砖头,铁条上画着一些刻度。
  “两格,左转两圈。”
  墙壁后面又有铁链拽动的响声。
  “然后把它推进去,推到刚才的位置上,向右转动一圈,再推回去。”
  少年做完这些,时节就看到眼前的墙壁缓缓打开。
  少年道:“这是唯一正确的开门方式,剩下的无论你怎么弄都不会开门。”
  时节道:“弄错了会有机关飞出来吗?”
  少年道:“不会,每次弄错砖块都会收回去,三次以后这密室就会开始向内注水。”
  时节看着这密室,奇道:“待在这里并不觉得胸闷,是不是有通气孔?”
  少年道:“有的。”
  时节疑惑道:“气孔处总会薄弱些,这样注水进来难道不怕被人突破气孔逃出去吗?”
  少年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正在衍生堂下面?”
  时节点了点头。
  少年道:“咱们来时一共经过了三道断水门,这水门每开一道,水流的速度就会快一分,这么大的冲力之下你早已出了衍生堂了。”
  时节疑惑道:“出了衍生堂?那这是什么地方?”
  少年道:“这上面就是我们与衍生堂设立的第一个中转处,这个气孔上面有十几个暗哨在盯着,但凡是从气孔逃出去的人,就会被暗哨直接控制住。”
  时节道:“控制住?”
  少年道:“对,我们会将他们囚禁起来严加审问。”
  少年说着就走进了密室的另一边。
  时节也跟着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条狭窄的小路,自打经历了慎伢藏库后,时节就对这些窄小的地方多了分恐惧。
  不过还好,这段路并不太长。
  少年刚一走进另一间密室,就急着叫了起来。
  “少府,少府,这衍生堂少主和我们以前碰见的那小子有得一比。”
  “哦?”
  一个看起来颇为斯文的年轻人抬头看向时节。
  少年道:“我和你讲,他一下子就会问我密室里是不是有气孔,特别灵吧?”
  被叫做少府的年轻人点点头,笑道:“确实很灵。”
  年轻人向时节走来,笑道:“我叫管少府,这个带你来的人叫马六。”
  他说着伸手一指,道:“这位叫严元龙。”
  管少府又道:“我们是祖霍大人派来接应你的。”
  时节奇道:“接应我?”
  马六拍拍时节的肩头,笑道:“就是说你眼下要逃命,我们来把你从衍生堂运出去。”
  时节疑惑道:“为什么说我要逃命?”
  马六道:“哎呀,这种事我们哪里清楚,我们就是有活儿就出动,管杀不管埋。”
  管少府拿起手中木条,猛敲马六脑袋,道:“你瞎说什么。”
  他对时节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是不能过问的。”
  时节道:“既然这儿是中转处,那你们知道要将我送去哪里吗?”
  管少府道:“我们只负责接你出来,余下的事我们就不清楚了。”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严元龙忽地说:“水排好了,可以回去了。”
  管少府道:“时节少爷,随我来。”
  这回的机关却没什么花样,时节看着管少府转动烛台,这密室的一面墙就啪地打开了。
  管少府猜到了时节所想,笑道:“这边是中转处的正中心,暗哨巡逻都有很多人,不需要做得太过复杂。”
  时节点点头,跟着走了出去。
  “暗号!”
  他们一出来,就有巡逻的人围了过来。
  “清蒸鲫鱼。”
  巡逻侍卫点点头,高喊:“清蒸鲫鱼四位!”
  时节一下子笑出声来,这侍卫喊的话简直像馆子里的伙计。
  管少府道:“这些暗号是我们外出人员专用的,每个任务都有不同的暗号,很多时候连出口也不一样,我们这次的暗号就是‘清蒸鲫鱼’一旦我们出错了口、喊错了暗号,或者不是刚好四人,埋伏在这里的暗哨就会立即出手。”
  时节惊讶道:“竟然这么严格。”
  马六道:“我们接的都是些大人物,哪个都不能出差错,只能这么严格了。”
  管少府道:“不仅如此,每个暗号所规定的路线不同,就是到了这里,我们‘清蒸鲫鱼’也要按规定的走南边这条路,其他的路走过去也会被暗哨当场擒住。”
  他说着,果然带着时节走上了南边的这条路。
  这地方四处都是各种小店和酒家,若不是有侍卫巡逻,时节都会误以为这只是个普通小镇。
  时节道:“我们眼下走的这一路,也有暗哨盯着吗?”
  管少府道:“是的,一直到我们‘清蒸鲫鱼’任务结束,暗哨才不会继续盯着我们。”
  时节向周围望去,以他的眼力实在瞧不出此地的暗哨在哪里。
  四人转转兜兜地走了好一阵,最后竟然走出了小镇。
  管少府见时节有些困惑,便道:“时节少爷莫慌,我们要走的就是这条路。”
  时节只得沉住气继续走,他们又向西北方走了一阵,终于看到了一辆马车。
  管少府道:“时节少爷,上车吧。”
  时节点点头,进了车里。
  可他一回头,发现管少府他们并没有跟上来。
  “你们——”
  时节还未说完话,车夫就喊了声“驾”!
  马儿跑了起来,时节就这样被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