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不小心窥到了大秘密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不小心窥到了大秘密

北洛,湖心岛上。
  
  灵气朦胧之下的陆番,笑了。
  
  他的手中具现出了一本书籍,这是在传道台内扫描了武帝城藏经阁的书籍后所形成的书籍。
  
  陆番徐徐翻开,开始阅读。
  
  白玉京楼阁上,静谧如常,有檀香在悠悠的升腾,散发着静心凝神的清香。
  
  而在武帝城藏经阁内。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正在忙碌着,他一本一本书籍全部展开,也不急着阅读,就是扫描一眼后,就将书籍回归到远处。
  
  传道台内,就凝出了一本书籍。
  
  一本又一本。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根本停下来。
  
  传道台内,一本又一本的书籍漂浮在空中,原本空空如也的传道台,一下子就变得拥挤了起来。
  
  藏经阁的书,全部被他搬空。
  
  陆番觉得这样不行,心神一动,又凝聚出了书架,将书籍纷纷摆在了其上,并且对书籍进行分类。
  
  武帝城的藏经阁中,大多数都是普通的修行功法,每一个层次都有属于每一个层次的功法。
  
  其中功法最多的是筑基境,根据种类竟然有一百八十一种修行法,覆盖了各种各样的属性灵气,甚至,有的属性灵气修行法还能衍生出四五种修行法。
  
  单单是筑基境的修行法,就达到了近两万册。
  
  凝气境虽然境界比起筑基境低,但是修行法的数量反而没有筑基境多。
  
  陆番分析了一番,凝气修行法大概就一万册左右。
  
  再往后便是金丹境的修行法。
  
  比起筑基,金丹境的修行法则更加的深奥,不少修行法对陆番也有些启发。
  
  陆番看的眼眸精亮。
  
  至于元婴境的修行法,第一层和第二层则没有,陆番也没有强求。
  
  除了修行法,还有就是一些战技,术法和攻伐手段等等。
  
  陆番扫了一眼后,就统统归入书架之中。
  
  这些东西虽然对陆番启发很大,可是,陆番要找寻的并不是这些。
  
  他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研究如何打造一个中武世界。
  
  藏经阁内。
  
  陆番控制的风一楼盘坐在地上,周围零散了满地的书籍。
  
  书架上的书籍大多都被他翻阅过,哪怕再偏门的修行法,都被陆番找寻了出来。
  
  虽然有不少可取之处,可是,陆番并没有很在意。
  
  “一二两层都是凝气到金丹境的修行法记载,对于五凰大陆的发展倒是有些帮助,若是传播开来,对于修行人的百家争鸣能够起到促进和引导作用,完成任务,就有了苗头。”
  
  “不过,我想要关注的内容却并没有。”
  
  陆番蹙眉。
  
  一些野史,世界地貌等等书籍竟然都没有。
  
  甚至,任何与这个世界有关的消息,都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涂抹掉了似的。
  
  陆番感觉到有些失望。
  
  不过,这失望很快便消失,他抬起头,看向了三楼。
  
  藏经阁外的扫地老仆虽然要求陆番不可入第三楼。
  
  可是,陆番岂是那种按照规矩办事的人。
  
  当藏经阁一二两层的书籍全部记录完毕后,陆番终于控制着风一楼往三楼而去。
  
  迈着老旧的木制楼梯。
  
  忽然,陆番眼眸中线条跳动,看到了第三层楼阁前的禁制。
  
  以灵气形成的阵法禁制。
  
  “我若是强闯,破坏阵法,定然会引起注意,到时候就有些麻烦……”
  
  陆番思索着。
  
  尔后,再度抬起手,符文浮现在他的手掌中,陆番竟然选择破译阵法,手掌覆盖在阵法上阵法上的纹路就开始如游鱼一般在陆番的灵识控制下,不断的流转。
  
  很快,阵法便泯灭消失,无声无息,甚至不引起任何的波动。
  
  陆番笑了笑,这阵法很精密,但是,坐拥传道台的陆番,他的阵法之道,非寻常人能比拟。
  
  陆番入了藏经阁三楼。
  
  却见藏经阁的三楼,书籍并不多。
  
  只有两个书架,一个书架上摆着数十本元婴境的修行法,另一个书架上则摆着三本书籍。
  
  元婴境的修行法陆番纷纷扫描记录。
  
  陆番抬起手一招。
  
  另一个书架上的三本书籍便纷纷悬浮在他的面前。
  
  第一本,封面标注着《武帝经》三个字,散发着隐隐的玄奥,似乎与天道本源有联系似的。
  
  “武帝经……这是元婴极致,婴变之境的修行法么?”
  
  陆番倒是来了兴趣。
  
  如今,陆番对于五凰大陆未来的修行之路规划,其实并不复杂,一开始,陆番只想创造一条修行路,就是气丹,体藏,天锁……一路往上的修行路。
  
  但是,陆番发现,按照他创造的修行路,其实并不好走,对于天赋寻常之人而言,并不太友好。
  
  气丹、体藏境或许不太明显,但是从体藏入天锁,这修行路的弊端问题就浮现了出来。
  
  所以,陆番觉得他或许可以将这个世界的修行法也传道到五凰大陆。
  
  天才之道由白玉京来传。
  
  而寻常的修行之道,则是能够加快五凰大陆的修行氛围的繁荣和兴盛。
  
  陆番回过神来,眼眸扫描而过,这《武帝经》便被他扫描入了藏金阁内。
  
  放回《武帝经》,陆番拿起了另外一本书籍。
  
  “混元一气枪?”
  
  陆番目光一凝,毫无疑问,这是一本枪谱,讲的是枪法修行道。
  
  杜龙阳修行的便是混元一气枪,攻伐极强。
  
  “系统,这两本秘籍若是评级,可达何层次?”
  
  陆番好奇询问。
  
  就在陆番询问的时候,眼前系统的提示话语弹出。
  
  “《武帝经》评级:玄阶下品修行法。”
  
  “《混元一气枪》评级:玄阶高品技法。”
  
  竟然都是玄阶级别的秘籍?!
  
  陆番深吸一口气。
  
  他将两本秘籍都记录好后。
  
  陆番招手翻来了第三本。
  
  视线横移,落在了目录一行上,陆番顿时一怔。
  
  “《天元(残本)》?”
  
  这书籍上竟然还布置有阵法。
  
  玄奇的阵法,像是一个枷锁将这书籍封印着,让人根本无法翻阅。
  
  这阵法,陆番花费了一会儿,在传道台内推演了一会儿,才是将阵法解开。
  
  刚解开阵法,似乎有什么怒吼之声传来,伴随着磅礴的意志铺面。
  
  陆番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画面中。
  
  有一人屹立山巅,浑身是血,朝着天穹咆哮,而天穹云层堆积,化作了一张大手。
  
  这画面裹挟着强大的冲击力。
  
  隐隐间仿佛要将陆番的灵识都给绞碎似的。
  
  陆番凝眸。
  
  稳定心神,轻轻翻开了第一页。
  
  入眼。
  
  触目惊心的内容映入眼帘。
  
  “成仙是个骗局!渡劫飞升是个大骗局!后人,慎之!”
  
  ……
  
  藏经阁外。
  
  扫地老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面色陡然剧变。
  
  他抓着扫帚,悄无声息的冲入了藏经阁内,藏经阁的门陡然闭合起来。
  
  无声无息。
  
  藏经阁内。
  
  瞎眼老者出现在了三楼阶梯前。
  
  “什么?三楼的阵法被破了?!”
  
  瞎眼老者大惊失色。
  
  他冲入了三楼,盘膝而坐,感应到正翻阅一本书籍的陆番,微微抬起头,眉宇微蹙。
  
  “大胆!老朽说过不可入三楼!”
  
  老仆大怒。
  
  身躯之上,元婴境的气息陡然涌动而起。
  
  恐怖的威压弥漫在藏经阁的三楼之内。
  
  瞎眼老者侧着脸,扫帚一抖,竟然在空中汇聚灵气,画出了一个无形符阵。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体抬起头,看着瞎眼老仆,诧异一笑。
  
  “阵法?原来……这武帝城的神秘阵法师,竟然是你。”
  
  “你……”
  
  瞎眼老者惊怒无常。
  
  “你绝对不是风一楼,你究竟是谁?”
  
  “能破老朽的阵法,整个天元大陆能做到的屈指可数!”
  
  他扫帚一拍,阵法符文,朝着风一楼便猛地压迫而来。
  
  轰!
  
  陆番的灵识似乎都隐隐被这阵法给压迫而出似的。
  
  不过,陆番很快又重新回归到风一楼的身躯。
  
  他手掌在虚空中压制灵气绘制出了一个纹路。
  
  无数的尘埃凝聚,化作了一个“坎”字符。
  
  两个阵法碰撞在一起,没有惊天碰撞,有的……只有单纯的压制。
  
  瞎眼老仆手中的扫帚顿时断裂。
  
  陆番绘制的符文便镇压在他的头顶,像是万丈巍峨山峰,垂落下道道绿光,压迫着瞎眼老者。
  
  “你为了不让世人看到这残卷,还给这残卷加封了阵法封印。”
  
  “让我猜猜看……”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缓缓在藏经阁内踱步。
  
  他看着瞎眼老者,若有所思。
  
  “这《天元》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其上留下的一句话,这或许才是关键吧?你看到了这句话,被话语中的强大意念毁去了双目,但是你还是布置了阵法,封印了这书籍。”
  
  陆番的话语在藏经阁的三楼徐徐响彻。
  
  被“坎”字符封印的瞎眼老者闻言,身躯骤然一阵抖动。
  
  “这其上的那句话,是武帝城之主,武帝所留吧……”
  
  “而你,可能追随过一个人……那人有个称呼,若我猜的不错,应该叫做……位面之主。”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淡淡道。
  
  被镇压的瞎眼老者那无神的眼眸中迸发出骇人的光华。
  
  “你到底是谁?!”
  
  瞎眼老者低吼着。
  
  风一楼一个普通的弟子,怎么可能会分析的出这些秘辛,“位面之主”这个称呼,也不可能从风一楼口中出现。
  
  毕竟,这个称呼,瞎眼老者也只在那位口中听过一次,但是他记忆很深刻。
  
  然而,没有理会老者的骇然,“风一楼”还在继续分析着:“渡劫飞升是个大骗局,能让这位武帝如此愤怒和惊骇……看来,他渡劫飞升成功了,可并没有入什么‘仙界’,很有可能是飞升入了一个人为创造的世界。”
  
  “简而言之,就是被坑了。”
  
  “而坑他的便是你追随的人……位面之主,具体坑了武帝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风一楼道。
  
  瞎眼老者身躯在不断的抖动,他不敢置信。
  
  隐隐之间,仿佛在风一楼身上,看到了一道高高在上的灵魂在俯瞰着他。
  
  “《天元(残卷)》应该还有几卷,记录有武帝完整的见闻……你需要保持‘渡劫飞升可入仙界’这个美丽的谎言,所以不想让世人知道这一切只是一场骗局,所以,你分裂了《天元(残卷)》,并且封印了这典籍……”
  
  “我原本只是想要来取个经,学习一下,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世界的大秘密,可现在的我,对这个大秘密,忽然有了兴趣。”
  
  “风一楼”笑了起来。
  
  瞎眼老者被“坎”字符压迫的越发不敢动弹了。
  
  风一楼越是分析,就越发的让他恐惧,像是伪装的面具被撕开来的惊恐。
  
  他本以为风一楼只是一个勤奋努力,为了修行不顾一切的天才。
  
  瞎眼老者愿意培养天才,若是天才能够渡劫飞升那就更好,这都算是他的“业绩”,所以,他甚至给风一楼开了后门,让他进入了藏经阁。
  
  可是……
  
  他此时此刻才发现,他是真瞎了眼,放“风一楼”这隐藏的大恐怖存在入藏经阁,等于引狼入羊圈!
  
  “秘密是否在其他的《天元》中?其他的残卷又在哪里?”
  
  陆番踱步,问道。
  
  似乎知道此人不会开口诉说。
  
  陆番抬起手,符文交织,化作了一个阵法,轻轻弹出。
  
  阵法飘荡,飘向了瞎眼老者。
  
  瞎眼老者似乎明白什么,他浑身布满了青筋,剧烈挣扎了起来。
  
  嗯?
  
  忽然。
  
  占据了风一楼身躯的陆番微微一怔。
  
  却见,那被“坎”字符镇压的瞎眼老者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似乎有无上的存在降临,瞎眼老者原本的灵魂完全泯灭,被取而代之,隐隐有一股磅礴气息,似乎从九天之上灌涌而下似的。
  
  “坎”字符碎裂。
  
  瞎眼老者的元婴也陡然融化,那小人发出了凄厉的惨嚎。
  
  而瞎眼老者身上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强。
  
  附着风一楼身躯的陆番蹙眉,脚掌在地面一荡。
  
  轰!
  
  身躯冲起,撞碎了屋顶的碎瓦。
  
  那瞎眼老者身躯漂浮,身上的袍服猎猎,诡异一笑,腾空飞驰追杀而出。
  
  武帝城之巅。
  
  杜龙阳骤然睁眼,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藏经阁的方向。
  
  那儿……有让人都颤栗惊恐的气息爆发!
  
  “什么人?!”
  
  杜龙阳震怒,黑色长枪入手,体内灵气运转,在空中飞掠而出。
  
  此时此刻的武帝城,因为杜龙阳一句“风一楼有人榜榜首之姿”,而陷入沸腾。
  
  伴随着杜龙阳的怒吼,这沸腾微微凝滞,诸多强者皆是观望向了藏经阁方向。
  
  却见,藏经阁的屋顶之上。
  
  竟然有可怕的气息蔓延,爆发。
  
  瞎眼老者身上的气息,压抑让人惊慌,更让他们惊愕的是,瞎眼老者的对面,风一楼紫袍猎猎,伫立在藏经阁的楼顶之上。
  
  杜龙阳可怕的气息压迫而来。
  
  面对杜龙阳和瞎眼老者的强大气息,风一楼负手而立,潇洒翩然。
  
  这下子,武帝城的诸多弟子和强者深深吸气……
  
  这哪里是有人榜榜首之姿。
  
  风一楼师兄怕是有天榜之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