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生为名 > 第一二二章 吃醋?

第一二二章 吃醋?


  少女的坚定不移之娇音响彻夜空,盘旋于九天之上不曾散去。围观者瞬间明白一切,大呼被套路了。
  “丫的,小姐姐竟然这么彪悍,这顿狗粮小爷我吃得心服口服。”一名少年低吼道,本以为是苦命女拆穿渣男出轨还拼命挽留的狗血剧情,结果瞬间变成了撒狗粮。
  “好霸气的宣誓,改天我也找个人试试。”一道娇笑之声轻轻响起。
  然而娇音未落便有一道弱弱之声笑道:“你都没有男朋友,找谁去宣誓啊?”
  “你找死……”
  围观群众以为自己被猝不及防的吃狗粮于是一哄而散,看着死死拽着手臂低着头不放的少女,司清顿时哭笑不得。
  本以为有人欺负她,搞了半天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来这一出。徒弟泡师傅,这算哪门子的事?
  “你是不是在哪儿受打击了,难道不追你的老师玄灵子了?”司清想了想笑问道,当初灵焕琦可曾经说过她的目标是玄灵子,怎么一年的时间还不到就变了卦?
  拼命吼出心中所想,白丝颖发育饱满的胸部起伏不定,许久才死死盯着司清的双眸。少女眼中所散发的无穷无尽的坚定之色看得司清心中发虚,这一刻司清才明白方才她并不是说笑,而是认真的!
  “我变心了。”白丝颖干脆利落道,“刚才我才想明白,我对老师的感情是感恩与崇敬,而非喜欢。”
  当年白丝颖被小混混欺负是玄灵子及时出手化解危机,之后又收其为徒,因此在白丝颖心里一直对玄灵子心存感激之情,只不过英雄救美的场景是很多女孩儿内心深处最渴望遇到的事情,久而久之白丝颖才会将感恩之情错以为喜欢,直到刚才才彻悟。
  看着变心都能变得如此理直气壮的少女,司清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毕竟她以前喜欢的是玄灵子而不是自己,现在却突然始乱终弃,可不论是玄灵子还是司清都是同一个人,一时间司清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质问少女。
  想了许久,司清才响起当时在地府遇到的事情,于是笑问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忘了三生石上可是记载着你这一世所爱的是一个叫做灵的人。”
  “屁的三生石,本小姐偏偏不信这个邪,如果三生石非要这么定那我就把它给砸碎了。”白丝颖玉手握拳,双眸之中不掩决绝之色,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模样看得司清心里发慌。
  因为只有司清心里清楚不论是玄灵子还是司清甚至三生石上所记载的灵三者之间的关系,那是一个人的三种不同称呼而已,说白了都是司清。不管是白丝颖以前喜欢的玄灵子还是听从三生石的安排跟灵在一起其实都是一个结果,只不过这个结果司清一直在回避。
  而且,眼下令司清郁闷的是白丝颖已经疯狂到要毁掉三生石的地步,纵然司清心中早有准备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因为一旦有人喜欢自己那便是一条遍体鳞伤的不归路!
  “我嘴皮子没有你利索,不过先声明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司清目光闪烁,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很伤人但还是说了出来,毕竟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否则纠缠不清只会令白丝颖更加痛苦。
  听到司清如此绝情,白丝颖方才还坚定的神色立即萎靡了下来,前者手掌还死死拉着司清的手臂,撒娇道:“我哪里不如灵焕琦的你可以放心大胆的说,我一定改正也绝对不生气。”
  “别乱点鸳鸯谱,我和灵焕琦根本不是那种关系。”司清翻了翻白眼道。
  “你和她不是情侣,为什么要陪着她去见家长?”白丝颖心中升起一丝喜色道,如果司清和灵焕琦之间还没有走到那一步自己的机会又多了一分。
  “什么见家长,我只是在帮她一个忙而已,你想哪儿去了。”司清对于白丝颖的脑洞佩服得五体投地,之前并不知道妖后也在场,仅仅是见一见灵焕琦的哥哥而已,怎么经过她脑子过滤竟然变成了见家长?
  “嘻嘻,如果不是情侣关系,不就代表没有竞争对手,机会不是更大?”白丝颖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大笑道。全然不顾及其他人的异样眼光。
  司清一时语塞,自己费尽口舌说了半天等于废话。
  “实话跟你说吧,跟我住在一起的是我女朋友,只是你们一直不知道而已。”司清感到无比的头疼,只好拉出司凝萱来作挡箭牌。
  不过司清的谎言似乎骗不到一贯聪明伶俐的少女,后者依旧死死拽紧司清的手臂嬉笑道:“灵焕琦那么优秀条件的女生你都没有放在心上,又会有什么女生能入你法眼,我相信你之前说的与你同居的女生是你的妹妹。”
  白丝颖一改以往的冲动性格,变化大得司清都有些不适应,这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
  “我命中注定孤独一生,你喜欢我到头来只会伤害到自己。”司清冷冷道。
  “没事,大不了我帮你逆天改命,我会请老师来帮你改命,你是不知道我老师有多变态,帮你改命肯定不是难事。”白丝颖毫不介意笑道。老师实力深不可测,如果自己真诚相求他一定会帮自己的忙。
  “变态……”司清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算是夸还是骂?
  “我还有事,别闹了。”司清好容易挣脱,结果还未跑出两步突然觉得脚下猛得一沉。
  回头看时却发现白丝颖犹如树袋熊一般死死抱紧自己的右脚,撅着小嘴,双眸之中散发无尽的委屈之色。
  不知为何,面对少女的无理取闹司清全然没有丝毫生气之意,相反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不过,司清还来不及继续嫌弃远处一名男子大步而近,似乎看到坐在司清脚上的少女,男子脚步更快了几分,待走近时不难发现前者便是之前表白失败的傅恒。
  “白丝颖对不起,之前是我太鲁莽,我愿意诚心道歉。”傅恒直接忽略了司清的存在,对着白丝颖深深鞠躬道。
  身为灵族十三皇子之一的傅恒,心性与眼光都绝非常人所能相比,当时傅恒第一眼看到白丝颖时便被她那种纯洁心性所吸引,所以才会主动追求白丝颖,本以为凭自己英俊的外貌加上不凡的谈吐定能够手到擒来,而白丝颖似乎也对自己好感不低,只是没想到原本该水到渠成的事情竟然会被拒绝。
  可是,傅恒知道自己这一次动了真情,因此一次不成功傅恒并没有放弃而是有些担心白丝颖一个女孩子容易出意外,所以追了出来。一则确保白丝颖不会遇到危险,二则为之前鲁莽表白道歉。
  看着突然出现的傅恒,白丝颖非但没有一丝喜色相反有种扫兴之意,自己好不容易和司清有独处的机会,并向司清表明了心意而后者没有立即拒绝。白丝颖心里有把握拿下司清,可没想关键时刻傅恒却突然冒了出来,之前付出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不过,白丝颖非但没有赶走傅恒反而突然起身一把挽住前者臂弯,笑道:“没事没事,我不会怪你的。”
  傅恒不将司清放在眼里可并不代表后者也是如此,相反傅恒出现的刹那间司清便感应到一股极其强烈的气息,那种气息十分晦涩而强大,而且对这种强大气息司清十分熟悉,毕竟在那远古时期灵族未露出野心之前与人族之间关系不亚于神族。
  而那个时候的司清虽为母神弟子却是人类之身,因此与灵族接触繁多,比如第一位发现自己真实身份的曼莎,当年玄灵子和曼莎极力维护两族之间的和平相处,因此司清对灵族十三皇子十分了解。
  而当傅恒出现的瞬间,司清便立即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当年的傅恒虽然没有参加围剿自己的计划,但灵族对人族的迫害他也有份!
  “过来!”没有丝毫犹豫,司清一把将白丝颖拉了过来。
  “我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管我交朋友?”白丝颖还不知道原委,只道是司清在吃醋,于是挣脱司清再度亲密的握紧傅恒的手掌,打算再气一气司清。
  “这位朋友,不管你和白丝颖是什么关系,眼下白丝颖不想看到你,我劝你识相的立即滚!”傅恒冷冷道。
  “跟我走!”司清皱了皱眉道。
  尽管司清此刻面露严肃之色,白丝颖还是一无所知,与傅恒之间的举止更为亲密。
  看着身处危险之中却毫不知情的少女,司清没有再解释打算强行带走白丝颖。然而前者手掌还未握紧少女皓腕,傅恒手掌闪电般抓住司清手腕。。
  “这位朋友,如果你敢再对白丝颖做出过分举动,休怪我不客气!”傅恒冷哼道。
  看着突然变脸的少年,白丝颖俏脸面无表情心里头却乐开了花,司清这样愤怒是在吃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