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爸爸是副职业大师 > 65、宫本武藏?

65、宫本武藏?


  用一句话来形容萧晨就是:“人狠不话不多!”他本来对东瀛人没什么偏见,反而对菜菜子,宫老这些好人心存好感。但对那些嚣张的东瀛混蛋就另当别论!尤其眼前这几个混混,虽然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但骨断筋折是必须的!
  第一个混混冲上来,手里的短刀闪着寒芒刺向萧晨的后腰,萧晨看也不看,操起吧台上的酒瓶,一甩手精准的砸在了对方的脸上,来了一个“酒血开花!”
  “啊!”碎玻璃扎了那混混的脸上,鲜血和白酒涂了满脸,痛得他嗷嗷直叫。另一个混混推开他,再次挺刀刺向萧晨的胸口!
  这几个家伙要杀下手!
  “萧先生小心!”菜菜子发出一声惊呼,被她搂在怀里的妮妮则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萧晨,虽然她心里也感到害怕,也非常担心爸爸出事,可她依然坚强的观看这场打斗,因为她相信爸爸一定会赢!
  除了菜菜子和妮妮之外,店里其他人也都为萧晨捏了一把汗,同时也暗暗祈祷萧晨不要受伤。
  萧晨没有让大家失望,他先是抬腿狠狠一脚踹在小泽的脸上,直接将这家伙踹出了小店。随后轻轻松松的侧身避开短刀,左手夺刀,右掌横砍在另一名混混的脖子上,直接将这家伙砍晕。
  “呀!”先前满脸开花的混混捡起地上的刀再次冲上来,萧晨摇摇头颇为鄙夷的说道:“我教教你怎么用刀吧!”说罢,短刀在他的左手里划过一道白色光影直接将对方的短刀架开,随后欺身上前,短刀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了他的右手上,刷刷!眨眼间连砍两刀!
  那混混就见眼前白光乱闪,脸上冷风嗖嗖,本以为必死无疑了,却发现自己还活着。惊疑之下,他见萧晨后退了几步,周围人则发出阵阵惊呼。
  这混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他的冷汗就流下来……脸上没有刀伤,但两条眉毛,全没了!
  萧晨这刀法可不是什么战斗技能,完全是学习厨艺时顺带练出来的,十万次挥刀就可以达到这种惊人的效果。毫不夸张的说,萧晨的刀不比若兰大陆上的顶级刀客慢多少!
  不过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使用短刀,因为萧晨拿来练习的都是切菜的短刀。而正巧,这几个混混使用的都是东瀛短刀,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还要试试吗?”萧晨像玩杂耍一样把短刀在左右手之间抛来抛去,冷笑着盯着那混混。
  那混混吓得怪叫一声,夺门而逃,结果正和要往屋里冲的小泽撞了个满怀,两人扑通一声都摔倒在地上,小泽揉着被撞痛的额头大骂:“蠢货!没长眼睛吗?”
  “组长!那家伙的刀法好厉害!”混混连比划带说,脸上除了惶恐之外还带着一丝崇拜:“好像,好像是宫本武藏!”
  小泽听混混居然如此抬高萧晨,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一个耳光闪过去,大骂:“蠢货!宫本武藏是我们东瀛人的剑神,这家伙只是个龙国人!他不配和剑神相提并论!”说罢,他夺过那混混的短刀,试图要与萧晨拼命。
  萧晨自然不怕他,像小泽和那三个混混这样的货色,来多少人他都不怕!
  就在两人要动手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小店里大吼一声:“都住手!”
  松岗店主见到来人顿时松口气:“终于来了!”
  来人是一位穿着制服的东瀛警官,他掏出手枪对准了萧晨和小泽,用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如果你们再不放下武器,我就开枪了!”说罢,他的目光移到菜菜子身上,关切的问道:“菜菜子,你没事吧?”
  “神野君?你怎么会……”菜菜子有些惊讶,她回头看向松岗店主恍然大悟,一定是刚才趁乱松岗偷偷打了报警电话,而今天晚上正巧是神野君值班,于是就赶过来了。
  “神野君你快抓住那个坏蛋,别让萧先生受伤!”菜菜子带着担心的神色大声叫道。
  神野疑惑地看向萧晨,菜菜子认识这个人?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件事先放一放,等把两个人都抓了在慢慢询问!
  “放下刀,快点!”神野再次警告。
  小泽虽然穷凶极恶,但他还没有胆子跟持枪的警察正面对抗,于是他眼睛转了转,突然间冲向了十几步外的菜菜子和她怀里的妮妮!
  这家伙竟然像挟持人质!
  神野心里一惊,他从这个角度显然不能及时的去救人,可他也不敢随意开枪,万一因为小泽后面就是无辜的群众,万一这一枪没打准伤到别人那就糟糕了!所以他除了焦急的大喊:“站住!别乱来!”之外,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但下一刻,小泽突然就摔倒在地,他抓着小腿连连哀嚎,只见一把短刀正好扎在上面,刀身刺入肉里三分之一,鲜血泊泊的从伤口流淌出来!
  出手的人正是萧晨,他没有神野的顾虑,因为他不会失手!
  “你!你干什么!”神野都懵逼了,他一会调转枪口对着萧晨,一会又对准地上疼的打滚的小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警官!我是救人的,你该抓的人是他。”萧晨微微抬起手,平静的说道。
  神野顿时一愣,他和菜菜子交往多年,也能听懂一些汉语,此时一听顿时反应过来,这个人原来是龙腾国人!莫非……这人是菜菜子口里说过的那位大学初恋?
  这家伙竟然特意从龙腾国跑过来追求我的菜菜子!?怪不得她要和我提分手!
  胡思乱想的神野眼睛都红了!
  萧晨可不知道神野心里在想什么,见神野始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他有些无奈的对菜菜子说道:“菜菜子,你和这位警官说一下,我不是坏人,不要用枪指着我!”
  菜菜子的呼喊终于让神野回过神来,不过他心里却不痛快,带着心气走过去把小泽铐起来,同时呼叫了救护车。
  “爸爸!你刚才好厉害!”妮妮跑过来拉着萧晨的大手,兴奋的说道:“我也要和你学怎么削眉毛!你教教我好不好?”
  萧晨扶着额头:“……好吧,不过得等你长大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