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112章 你可知,何为焚天 求票!

第112章 你可知,何为焚天 求票!

神炎战甲在身,接连太阳神星。
  
  以太一为中心所在,无尽海域,皆是太阳真炎呼啸纵横,竟是连这海平面,硬生生的是在不断的往下骤降,海水直接是被真炎焚尽。
  
  此焚天一式神通,是方才那道丹气遮掩心口诛魂剑气之后,十成之力从太一丹田涌出之际,神躯彻底苏醒,太一从苏醒的神躯中感知得到。
  
  不仅仅只有这焚天一式,还有诸多神通,亦是如此。
  
  这些神通,早已经是被刻印入神躯之内,刻入了血肉之中。
  
  当真正的巅峰之力流转于身之时,这些神通之法便是会唤醒,纵然是没有昔日东皇的记忆,亦是不影响太一的施展。
  
  随着太一施展焚天神通,此时的海天之地,彻底的化作了两侧截然之景。
  
  一侧五彩神光布满天地,风雷滚滚,一侧则是神炎之柱骤天而降,太阳神炎灼烧一切,就连虚空,都是在这神炎之下极度扭曲。
  
  “终于肯出手了!”
  
  孔宣看到太一之身的变化,感受着太一身上那宛若天威的气势,看着这通天彻地的太阳神炎,眼中的战意越发的狂烈了起来。
  
  他要的,就是太一的全力!
  
  脸上有着狰狞的笑意!
  
  ‘五神界’,已然是彻底的消失。
  
  彻底的凝聚他手心之地,化作了那一枚菱形五彩之晶,泛着五彩光芒。
  
  “今日之后,世无东皇。”
  
  孔宣脸色狰狞,手猛的一抬,这枚五彩之晶伴随其而起,指向苍天。
  
  轰!
  
  天际翻滚的雷云,雷霆肆意游走,不断的轰击在孔宣手心的这枚五彩之晶上,昏暗的天地之间,狂煞之风怒嗥而行。
  
  手,猛的一甩。
  
  只见这枚五彩之晶,带着天地异象之势,冲向了太一。
  
  所过之处,虚空竟是化作五彩冰晶,接着如同镜面一般,寸寸碎灭。
  
  紧接着,五彩之晶,化作一只巨大无比、遮掩天地之五彩孔雀,近乎是凝聚成实质,带着惊天‘雀’鸣!
  
  “也是时候和你算算账了。”
  
  太一眸中,太阳真炎汹汹燃烧,对于这来临的五彩孔雀,没有丝毫的在意,不过在他的眼底,却是有着一丝戾色。
  
  于太一而言,孔宣有二罪。
  
  这孔宣狂傲嚣张,自出关以来,分攻龙族与麒麟族,攻下麒麟族之后,建立神庭,号称什么狗屁西皇,赤晃晃的与自己这个天庭东皇作对。
  
  乱太一治世之格局。
  
  此,为第一罪。
  
  第二罪,他让敖冰灵濒临死境,若不是太一赶到及时,同时体内的太古玄阳丹还有六成丹力没有炼化,又恰巧太古玄阳丹对那燃魂之火有着镇压之力。
  
  今日之敖冰灵,必定是魂飞魄散。
  
  单凭就这一点,太一杀孔宣之心,便是无可阻挡。
  
  手抬起。
  
  朝前一指。
  
  “小孔雀,你可知,何为焚天。”
  
  一道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
  
  而这一片天地,亦是在这一刻,失去了原本所有的色彩,一切的一切,不论天、亦或地,皆是被太阳神炎给覆盖,那三十三天之外的太阳神星,此时如同是疯狂了一般。
  
  滔天神火汹汹,自天而降。
  
  这,亦是太一与帝俊之间的差距表现。
  
  不周山一战,帝俊为了抵御四方之敌,以神阳祭坛为依托,召临太阳神星之力,之后更是受到太阳神星反噬,若不是太一及时出现,差点就重归本源了。
  
  很明显,帝俊难以对太阳神星进行操控。
  
  可太一不一样,他与太阳神星之间的关系,已然是极为自如,便是如同(鸣人与九尾),只要他愿意,只要巅峰十成之力在身,他可以随时随地随意调动太阳神星之力。
  
  洪荒皆传东皇以混沌钟治世,混沌钟是东皇至宝并没有错,可东皇的神通实力,却是远不止一尊混沌钟。
  
  无尽神火降临,那一只巨型孔雀瞬间被神火吞没,有着凄厉无比的雀鸣从中传出,竟是以肉眼可见,这巨型孔雀被焚烧成灰。
  
  这一幕,亦是被孔宣看在眼中。
  
  他的那一双五彩双瞳透着惊讶,猛的一缩,仅仅一瞬之间,他之身形,亦是被太阳神炎彻底笼罩。
  
  下意识之间,孔宣猛的闭眼、双手交错相互,身后孔雀巨影出现,尾屏展开将其身形裹住,随后、便是彻底陷入了太阳神炎之内。
  
  神炎,汹汹燃烧,连天都宛若被焚烧成空。
  
  天地唯有此一种色彩。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当第四息到来的时候,从这片神炎之中。
  
  “啊啊啊啊!!!”
  
  有着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而起。
  
  这声音,是孔宣。
  
  不过这道嘶吼并没有持续太久,十几息之后,便是再无声音传出。
  
  对于孔宣的凄厉吼声,太一神色平静淡漠,负手凌空而立,望着这前方之景,眼角掠过四方,略微思索片刻。
  
  若是继续任由太阳真炎烧下去,恐怕这片海域都将出问题,毕竟就刚刚那么十几息的时间,这海平面已经是足足下降了数千丈。
  
  这,已然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散。’
  
  心中一语。
  
  滔天神火,顷刻散去。
  
  太一身上连接那太阳神星的火炎之柱,亦是在逐渐消失。
  
  海与天,随着太阳真炎的消散,逐渐的恢复到了平静。
  
  不过太一身上的神炎战甲依旧,额间的神炎印记犹存,眸子微低,看向前方的海面之地。
  
  此刻。
  
  孔宣身上的五彩羽袍已经消失,衣五彩长发亦是恢复了原本的黑发,遍身皆是残破,仰躺在海面之上,如同一条死鱼漂浮着,有着阵阵涟漪,自其周身散开。
  
  一双眼,愣愣的望着天际。
  
  他,难以接受。
  
  败了!
  
  我孔宣,神庭西皇,夺天地造化、悟五行之道,竟是败了!而且是败的如此彻底!
  
  他深切的感受着什么叫做碾压,当那滔天神火扑来的时候,他引以为依仗的五色神光,竟是被焚烧殆尽!
  
  太一扫了眼这孔宣,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皇者,从不会怜悯众生,更不会可怜自己的敌手。
  
  手一抬,悬浮于身后的混沌钟化作一道玄气,在其手中凝聚成一柄三尺玄剑,同时太阳真炎迅速覆盖其上,汹汹燃烧。
  
  他,要一剑结果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