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97章 履行誓言之时

第97章 履行誓言之时


  洪钟之声,传荡万里。
  声浪,一圈圈扩散。
  一瞬间。
  不周山四面之地,陷入了绝对的死寂之中。
  完整版周天星斗大阵的初步开启,天与地,皆是陷入星夜之间。
  无论是冲杀而上的阿修罗大军,亦或是巫族大军,又亦或是刚刚冲到不周山边缘的神庭大军,又又亦或是放却一切,直奔天经阁方向而去的‘吡游族’。
  此刻,都是停下了身形。
  所有的存在,皆是仰头望去,看到了那玄钟之下存在的一道身影,一身墨色散袍,伴着银色长发,于风中飞舞而动。
  东皇!太一!
  纵然是杀红了眼的巫族,当看到这道身影出现的时候,那股从心灵深处升起的惊惧胆颤,冲散了他们杀红的眼。
  ‘四成。’
  太一喃喃低语,当第一缕晨曦到来的时候,便是他吞服太古玄阳丹的第四天之时,丹田中的四成之力瞬间通走经脉之间,而他的身体。
  也正如太一自己预料的一般,当恢复至四成或者五成之时,便是能够行动自如。
  ‘嗯?’
  太一,眉宇微微一凝。
  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威胁,眼眸、微微抬眼望天。
  令他略微惊讶的是,这股威胁,竟是来自于天道,这在他行动恢复之前,感知不到。
  ‘天人八门。’
  略微思索,太一将这股威胁锁定,正是针对自己的‘天人八门’之法。
  这让太一不禁想起那张‘古页’,其上的最后一句,‘八门之法,逆天而存,施法者须慎又慎之’。
  看来这创下‘天人八门之法’的鬼才,留下的这最后一句话,绝不是空口唬人。
  之前太一的修为受限,感觉不到天道威胁。
  可是当他恢复之后,便是能够感知到这股天道冥冥中存在的威胁,若是他再使用‘天人八门之法’,恐怕需要三思,一个不慎、极有可能惹得天道反噬。
  不过此刻,太一也没时间去斟酌这‘天人八门之法’与‘天道反噬’之间的联系。
  眼眸,扫过这不周山四境之地。
  神阳祭坛之上,帝俊已然是重新落回祭坛,他身上接连太阳神星的炎柱,在太一出现的那一刻,便是已然被那一道混沌钟声给震散,硬生生把太阳神星对帝俊的反噬给斩断。
  “东皇太一,来的正好。”
  踏于血炼长河之上的冥河老祖,一看见太一出现,顿时眼中涌出欣喜之色。
  他此番目的与巫族相同,却又是不同。
  巫族攻上不周山,是想要夺取洪荒的掌控权,是想要成为洪荒天地之主,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洪荒大地乃是盘古大神所开,而他们巫族又是自诩为盘古正统,理应是洪荒之主。
  而于冥河老祖而言,成为洪荒之主只是他的一个过程罢了,他真正的目的,是成圣!
  是要夺取太一身上的‘治世因果’!
  为了夺取这份‘治世因果’,他必须亲手杀了东皇太一!
  在他看来,先前在天云湖的一战,自己那元屠斩破混沌钟的一剑之威,虽未斩灭太一,却是让太一新旧之伤一起发作,早已重伤。
  就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太一的伤势绝不可能复原。
  若不然,先前天庭被逼的那副模样,为何不出现?!
  此刻出现,必定是穷途末路,为了救下即将被太阳神星反噬寂灭的帝俊,不得不出!
  思绪想到这一点,冥河老祖心中更加是自信爆棚,一步踏出,身形直接出现在业火汹汹的血海中央,四亿八千万道融合了业火的狂煞血河,环绕在其周身。
  以睥睨轻蔑之姿态,望向太一。
  “受死。”
  冷笑于嘴角浮现,冥河老祖一挥袖,顿时这四亿八千万道狂煞血河,业火血海遮掩整个天际,朝着不周山万丈上空的太一冲出。
  阿修罗大军看到这一幕,皆是齐齐兴奋的大吼,同样是朝着神宫宫门之前的死守禁军杀去。
  “主上!”
  敖玥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便是想要去给太一挡刀。
  然而,还不等他动身。
  只见冲向太一的四亿八千道血河,还未进入神宫的范围之内,便是被无尽星辰之光,尽数湮灭。
  这些星光,来自于周天星斗之阵,只不过此刻的周天星斗,太一并未完全将其开启,只是初步开启了一部分而已,可就仅仅这一部分,便是将融合了十二品业火红莲的血河大阵给完全抵挡。
  与天云湖的周天星斗,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完整顶配版的周天星斗大阵,竟是强大至此!
  ‘嗯?!’
  冥河老祖眼见此幕,神色微微变化,他的周围,那些原本湮灭的血河,再一次于业火血海中翻滚而起。
  太一凌空立身于混沌钟之下。
  眼角瞥了眼冥河老祖,眸子冰冷。
  对于冥河老祖和他的阿修罗大军,太一并没有多么重视,甚至连顶配版的周天星斗都没有完全开启。
  因为在太一的眼中,但凭冥河老祖的实力还不够格。
  失去了那一剑斩破混沌钟之力的冥河老祖,还用不着太一用顶配版的周天星斗去一战。
  这至强的周天星斗大阵,是太一给十二祖巫准备的。
  冥河老祖若是论个人实力,胜过十二祖巫中的任何一个,哪怕是帝江,单打独斗也绝不是冥河老祖的对手。
  可面临大战,巫族绝不会选择一个一个上,十二祖巫聚齐之后,有着凝聚出完整版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力量,威力更甚鹤山部一战。
  纵然是太一,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哼,装腔作势,本教主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业火血海之上,冥河老祖那妖美的脸庞,狠色乍现,再次一扬手,刹那这四亿八千万道血煞长河,卷着汹汹业火,再次朝着太一所在位置冲去。
  而太一只是双手负于身后,长风掠起银发,眸子平静的望着朝自己冲来的业火长河。
  天云湖一战,那‘弥天因果一剑’,太一永生不忘,若不是识海中那枚‘蛋’的存在,自己现在恐怕早就是魂飞魄散,连渣滓都是不剩。。
  他曾言,修为恢复之后,第一个要杀的,便是冥河老祖。
  现在,便是履行誓言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