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养生小餐厅 > 第两百二十五章:鸡飞狗跳的

第两百二十五章:鸡飞狗跳的


      “后生仔,我们村拿到学校的重建款项了”
  
      杜清和一听,就知道是梁老汉的声音,有点喜极而泣的意味。
  
      “恭喜你啊,村长。”杜清和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说真的,在村里谁没个小孩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的。学校的事,就是天大的事,也难怪梁老汉会这么激动了。杜清和都能想象得到,梁老汉抓着一个已经落伍很久的按键功能手机,满脸通红地跟他通话。
  
      “后生仔,我们要感谢你啊,要不是你联系到今日关注,我们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拿得到钱”
  
      梁老汉的声音有点哽咽,但这确实是实情。
  
      因为某些官员的不作为,这种事绝不是个例。没有曝光之前,这些官员是能拖就拖,反正对他们来说这是前任或者是前前任留下的烂摊子,为什么要他们背锅一招拖字诀,最好是拖到自己调离岗位,再把烫手山芋丢给下一任,那就万事大吉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就是实情。这一拖,拖个几年根本不是事。只要不出事,这事就能一直捂住。
  
      可惜的是,现在皇帝的新装被揭穿了,这些官员就慌了。
  
      有道是火烧眉毛顾眼前,这些官员通过临时加班,立即批下了学校的重建款项。虽然钱还没到账上,但拨款已经盖章了,这是跑不掉的了。
  
      至于上头会不会有人问罪下来,这就得看运气了。
  
      反正问到的话,他们是有理由推搪的“之前都在核实,你知道的,那个村的前一任村长贪得多厉害,我们要核实才能确定赃款的来源”
  
      如是种种,反正就不是这些官员的错,都是别人的错。
  
      杜清和不太清楚官场上的弯弯绕绕,但也能猜到七七八八,这只能说是人性。官场上最持久的是明哲保身,只要保住自己的饭碗,别人怎么造都是别人的事。
  
      “村长,那你就要监督好这笔钱的使用了,别再苦了孩子。”杜清和有点心神不定地说道,他没想到这功德来得这么凶猛,就好像海浪一样澎湃,冲刷着他的神魂。要不是杜清和的神魂已经很稳固了,这会他都说不出话来。
  
      梁老汉连忙说道“会的,会的”
  
      “对了,我承包土地的钱,你也可以拿一点出来,给孩子买点书,让他们增长一些见识”杜清和知道,农村的孩子和城里孩子,差距并不是智商,而是见识。
  
      就算一个农村的孩子智商再高都好,如果他的视界太窄,还是竞争不过城里的孩子的。
  
      这也是为什么近些年来农村难以“寒门出贵子”了,可以说教育的资源,都在向城市倾斜。特别是像丰祥村这样的贫困落后的村子,孩子天生就比城里的孩子缺了教育资源,缺了见识。如果还能考得过城里的孩子,只能说除了自身的勤奋之外,就是天赋异禀了。
  
      看似“寒门出贵子”的事例并不少,每年高考都会涌现几个典型。
  
      可仔细深究,你就会发现,全国985、211的高校里,真正从农村出来的学子并不多,这个比例不会超过百分之四十,甚至更低。要知道来自农业户口的学生占了全国考生的一半而来自家境优渥的学子,这个比例会高达百分之四十以上。
  
      这么说吧,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双方的很多条件从一开始就没有站在公平的上,穷人孩子早当家,寒门学子在放学或在周末,帮助家人干活是常态,比如,放牛、拾柴、挑水、扫地、农活等等,有许多七杂八的家务活等着他们去干。而家境优渥的孩子,不仅能上补习班,还能去各种艺术培训班;在假期的时候,还会被家长带上飞机或高铁飞往另一座城市,感受那座城市的别样风情。这是穷人家的孩子说不能体验的,这就是一开始就有差距。
  
      如果这样下去,只会造成教育资源的更加不平衡。好在国家已经注意到了这种事,已经加大对乡村教师的鼓励政策了。
  
      一个国家的复兴,不仅仅在工厂里,更重要的是在小学老师的讲桌前。
  
      因为孩子,才是一个国家的未来。
  
      梁老汉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才挂了电话。
  
      了却了一桩心事的杜清和,也放心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丰祥村因此进入了某些领导的眼界。
  
      虽然很多领导工作忙,一般都不怎么看电视,最多吃饭的时候看看新闻而已。至于晚上九点多的今日关注,他们也是后知后觉的。
  
      但这并不代表领导们不重视了,相反他们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契机,准备把丰祥村打造成一个省级扶贫示范村。
  
      因为这事,市里的领导还专门开会讨论了。
  
      最终拍板,给丰祥村最大力度的资助,从村容村貌、农民收入等方面着手,全面扶贫。
  
      “领导,你看看,这是丰祥村的材料。”
  
      一个秘书模样的官员,把一沓不算厚的材料递给市里的领导。
  
      “哦,这个丰祥村,还有人承包土地投资啊”
  
      领导的问话,秘书不敢懈怠,连忙答道“是啊,据调查,就是此人向电视台曝料的。”
  
      “嗯”
  
      领导不置可否,但后面的内容让他有点兴趣了“准备打造一个专门供本地食用的有机蔬菜种植田这个噱头不错,你怎么看”
  
      “丰祥村那个村子,有着不少良田,不过一直以来都是种植水稻的。前些年村村通公路的计划实施后,道路情况也不错,一个半小时之内就能到潘州市中心,要是去到潘州蔬菜集散市场,这个时间会缩短在一个小时。之前丰祥村在镇上牵头,搞过一个种植火龙果的扶贫计划,稍有起色,但由于有村民恶意拖欠扶贫贷款,挪用扶贫贷款,镇里不给继续批款了。”
  
      秘书把丰祥村的情况说了一遍,领导心中就有数了。这确实是一个危机,很可能又牵扯出一个窝案,但是这位领导并不这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