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溯因之果 > 第一百三十六章:逃离 洛希

第一百三十六章:逃离 洛希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就在昨天,中境下了一场大雨;
  
      而森林中的可怜的洛希连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她一直以来学习了各种各样用得着的或是用不着的、花里胡哨或是朴实无华的魔法,但没有哪个研究魔法的人会考虑到野外避雨的情况。
  
      洛希只能勉强用藤蔓结成伞状,然后再在伞下用火属性魔法勉强取暖。
  
      然而,湿冷的空气还是让少女受了寒,得了感冒。
  
      再高明的疗伤魔法,也没办法治愈疾病;洛希只能强撑着,勉强找一些书卷上记载的药草服下。
  
      药草生效并不快速,但洛希必须抓紧时间逃亡。
  
      中境传递消息的速度很快——起码比洛希逃跑的速度要快多了。
  
      没有通讯魔法的地方,骑着快马的通讯兵也比在树林中深一脚浅一脚前行的洛希要迅速得多。
  
      洛希想要得知自己在哪个村庄附近是不敢找人去问的——她不能出现在人前,那一头银发实在是太显眼了。
  
      在法雷斯王国,银发是高贵者的证明;只有拥有法雷家族血统的人,才有可能会出现银发;
  
      而法雷家的公主只可能会和公爵联姻;其后代虽然也有可能出现银发,但概率相当小,而且只在有限的几代内可能会出现;
  
      贵族再怎么联姻也联姻不到平民头上,等贵族的后代繁衍到骑士甚至是没有封爵的程度的时候,血统因素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银发者必定是贵族,而独行的贵族……
  
      实在是太好确认身份不过了。
  
      被背叛过一次之后,洛希认为自己已经过于敏感了;见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会将自己的位置告知给中境贵族,所以她只能选择一些谨慎到夸张的方式。
  
      洛希想要确认自己所处的地点,就要趁着夜色潜入村庄,然后像个行窃者一样小心翼翼地停在别人家的窗前,试图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亦或是,蹲伏在村庄外面的灌木丛中,听着路过的村民的交谈。
  
      洛希感觉,自己的努力并没有全部白费——经过这样隐秘而辛苦的调查之后,她总算是得到了几个村庄的名字。
  
      当然,“没有全部白费”的意思就是大部分都白费了。
  
      洛希曾经熟记过一张凤鸣城最大最全的地图——用整只羊的羊皮制成的特大号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地名、城邦、道路、森林、河流;
  
      然而,在经过的十余个个村庄里面,她只得到了五个村庄的名字;而在这五个之中,只有一个规模最大的村庄能够在地图上找到名字。
  
      好在她能够以此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方向——继续走下去会到达北境,在那边应该会安全一些;
  
      按照自己前行的速度来估算,大概还需要大半个月吧。
  
      洛希感觉自己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艰难的处境。
  
      智慧,魔力,美貌,在这样的绝境下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
  
      刚下过的雨的森林,地面相当泥泞;
  
      上面一层是枯黄的碎叶,掩盖着本就已经滑溜溜的泥土;
  
      洛希踏下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不然就有可能会摔倒在地。
  
      不过,这些迎风滚动的碎叶正好能够掩盖洛希的脚印,也算是件好事。
  
      她每走几步,就需要用钢签把脚底下的泥巴清理一下——不然她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为了能够走得更稳一些,她不得不捡起一根还算结实的树枝当做拐杖;
  
      野果并不随处可见;必要的时候,洛希还需要忍受着无尽的精神折磨烤一些魔兽肉去吃。
  
      她努力清空自己的脑海,但那些影像却总是不讲道理地出现;
  
      没有任何的缘由,就好像“术式”一样;想要忘记也忘不掉。
  
      风寒让洛希的头开始疼起来;就连四肢也因为着凉而刺骨地疼痛着。
  
      病痛缠身,疲累不已,就连精神上都要受着折磨;
  
      独自前行的洛希想办法去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自己以前享的福太多了,现在需要吃一些苦;
  
      然而这并不能改变现状。
  
      距离北境还很远;距离东境更远。
  
      在白天赶路的时候,洛希必须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的村庄和道路;
  
      一旦被人发现,中境的贵族就会派遣探子包围附近的区域;
  
      以洛希现在的情况,一个普通的士兵就能轻松将她抓住。
  
      按理来说,远离村庄和道路就会比较安全——但凡事总是有例外的。
  
      在近乎精神恍惚的状态下前行的洛希听见了不远处的声音——
  
      哀鸣的声音。
  
      洛希停下脚步,仔细分辨;
  
      从声音上来分辨,似乎是一位老爷爷。
  
      他遇到了什么情况了吗……
  
      洛希努力让自己更加精神一些,试探着往声音来源的方向前进;
  
      ……等等,自己为什么要过去?
  
      这个想法虽然出现在洛希的脑海中,但却并没有让她停下脚步。
  
      那个人似乎需要帮助;从哀鸣的声音中能够感受得到,他可能受伤了。
  
      这都什么情况了,自己居然还想着帮助别人?
  
      好好想想啊,你已经自身难保了!
  
      那里确实可能有着一个等待你去救助的人,但你……
  
      这是我目前存在的意义——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洛希暂时压制了所有的杂念。
  
      躲在树干后方的洛希小心翼翼地向着那边看去——
  
      一位樵夫打扮的老汉正蹲坐在一棵大树的旁边,哀嚎不已;
  
      他的脚似乎踩到了金属捕兽夹上,血液正在从粗布裤子中缓缓渗出;
  
      那捕猎用的架子被铁链锁在了旁边的大树上——这是猎人们常用的手段。
  
      如果说有野兽踩到了夹子,它们必然会被困在这里;
  
      等到猎人隔段时间赶来的时候,它们即使不饿死,也没什么反抗的力量了。
  
      然而,要是人踩到上面就惨了。
  
      那夹子困得住野兽,自然也困得住人;绑在树上的铁链又结实得很,以老年人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将其松下来——即使解除了锁链,老爷子现在也走不动路了。
  
      他应该是因为年纪大了视力不好,不小心踩在上面的……
  
      毫无疑问,他现在处于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在森林里面,血的味道很快就会招来野兽。
  
      洛希倚着树干站立,努力让自己不倒下去;
  
      她的脑海中两种想法正在进行着激烈的碰撞——
  
      救,还是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