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大阴谋家 > 第九十章 不可能的任务

第九十章 不可能的任务


  上庸城里,孟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来回打转。
  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恐惧给他带来深深的疲惫和不安,让他只要一闭眼,眼前似乎就能浮现出刘封生前的音容笑貌,只是笑的满脸是血,恐怖至极。
  这种感觉从听说刘备准备出兵后更加明显,他口舌生疮,水米难进,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刘封…刘封不是我杀的。
  是申仪,是申仪嫁祸于我!
  孟达很想这么肆意的怒吼咆哮,可这话就算说了,又有什么人会相信呢?
  魏军攻破上庸,以孟达之功,将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为新城,以孟达为新城太守。
  此举可谓把孟达架在火上烤——要不是他杀了刘封,出卖三郡,为何曹魏会给他如此殊荣?
  要不…再叛?
  孟达对所谓的名声并不是那么看重。
  只要能活下去,他不介意再背叛一次。
  他之前是刘备的心腹爱将,刘备还曾经让他登车同行。
  现在刘备军连连获胜,似乎已经一点点占据天时,要是孟达这时候再调头回去,说明真相,再靠好友法正说情,说不定还有领兵的机会。
  “子度,昨夜可曾安眠?”
  孟达还在琢磨举兵再反的事情,可廊上突然传来一阵金属摩挲之声,全身甲胄的夏侯尚高昂着头,径直走入他的卧房。
  夏侯尚身后还跟着同样一身甲胄的徐晃,徐晃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珠一动,倒影出孟达手足无措的身影,似乎一下便洞穿了他的全部念头。
  “末将参见伯仁、公明二位将军…”
  孟达翻身下拜,赶紧避开徐晃冰冷的目光。
  夏侯尚却笑的阳光和煦,他上前扶起孟达,温言道:“子度何必如此,我和公明听说你贵体微恙,特来看你。”
  “多谢伯仁将军体恤。”
  夏侯尚和徐晃,这两人怎么来了。
  几个月前,孟达还在刘备手下活蹦乱跳。
  关羽数次召唤孟达率军前往前线作战,可孟达一直不喜欢这个猖狂的红脸大汉,一直懒得发兵。
  后来听说赵昊奇袭夏口成功,关羽又攻下樊城声威大震,深感后悔的孟达也抓紧支援了一点粮草,请求再去参战支援关羽。
  可战事的发展一天三变,就当孟达准备率军去敷衍一下关羽的时候,一股魏军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居然趁孟达出兵,快速截断孟达归途。
  曹魏大将夏侯尚率领徐晃一波便将孟达逼入死路,孟达无奈,只好率军投降。
  几天之后他才听说,刘封毫无防备,也被这伙人围住,力战而死。
  出内奸了!
  不然夏侯尚怎么会正好出现在这里!
  听说刘封战死,孟达心里更是雪亮一片。
  果不其然,偷袭刘封的部队除了夏侯尚和徐晃的魏军,更有西城太守、建信将军申仪的部队。
  甘霖娘啊!
  坑死老子了!
  孟达和刘封不合是真的,但那也只是同事之间的摩擦矛盾,可是这个申仪…
  妈的,他是本地豪族,早就知道这老小子不可信,果然坑死老子了。
  夏侯尚和申仪联手伏杀了刘备的干儿子刘封,却把这份殊荣安到了孟达的头上。
  若是孟达有种,宁死不肯接受魏军的封赏,倒是也能避开这个惊天黑锅。
  可孟达怕死啊…要是不接锅,他立马就会被剁成肉酱。
  于是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公开宣布接受改旗易帜,接受曹魏指挥——刘封就是老子杀得,爱咋咋地!
  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夏侯尚和徐晃就驻扎在附近,现在更是亲自入城,孟达看的又惊又怕,生怕这两人一言不合,真拔刀把自己砍了。
  夏侯尚似乎一点没感受到孟达的不安,他爽朗地笑了笑,搂住孟达的肩膀。
  “子度,我和公明听说刘备大张旗鼓而来,特意来上庸助你。
  你且不要忧虑,只要我们守得片刻,魏王大军必会倾国而来。”
  孟达一肚子的mmp,可脸上还是不得不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连连感谢,并表示要是刘备杀来,一定拼死防守,定不能让刘备占了便宜。
  两人虽然都知道对方是在放屁,可表面上却仍是宾主相宜,言笑晏晏,老实人徐晃不喜欢这种应酬,响亮的哼了一声,默默无语。
  夏侯尚和徐晃在城外早早遇到了虞翻,两人对这个天下名士非常恭敬,一顿马屁之后,虞翻满意的把书信交给二人,飘然而去。
  而这两人也老实不客气,抓紧拆开了赵昊写给孟达的信。
  “子度,刘玄德手下背嵬军主将赵昊,你熟悉吗?”
  赵昊?
  孟达拨浪鼓一样摇摇头,老老实实地道:“赵累之子赵昊现在名震天下,可之前我确实不识。
  我听刘封说,那小子生性懦弱,武功稀松平常,想不到居然还有如此惊天动地的谋划。”
  “嘿,阴险竖子而已,不过鸡鸣狗盗之辈。”
  夏侯尚聪明的没有跟孟达说书信的事,他知道这是赵昊离间孟达的手段,何必说出来让这个本来就一肚子委屈的家伙更加忧虑。
  孟达讪笑无语。
  一直一言不发的徐晃正色道:
  “刘备素来畏曹公如虎狼,若攻上庸,必准备良久,以备曹公支援。”
  “赵昊诡计多端,必会离间我等,使我等自乱方能从中谋利。
  我军需团结警惕,固守三郡。现在冬日荆襄无谷,只要撑些时日,刘备必退。”
  夏侯尚连连点头,道:“公明此言不错。刘备虽勇,可如此时节想攻我部只怕不易。
  想来刘玄德必然视子度为仇寇,上庸还需严防啊。”
  孟达意兴阑珊地道:“有二位将军,刘备何惧?我孟达唯二位将军马首是瞻便是。”
  夏侯尚对孟达的态度倒是没太多不满,本来就是他坑孟达在先,也别怪孟达现在没精神。
  若是从前,孟达如此态度他早就让他滚蛋了。可夏侯尚自己知道,要完成曹操交代的任务,还非得靠孟达不可——
  跟赵昊猜的一样,夏侯尚这支部队只是疑兵。
  夏侯尚是曹操的亲族,从小跟曹丕一起长大,众人之中也只有他知道,曾经那个威震八荒的恐怖老人现在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从征南归来后,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那些汉室老臣像鲨鱼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开始蠢蠢欲动。
  只要曹操一死,四面八方的反曹势力一定会抓住机会,进行最后的疯狂反扑。
  所以曹操必须坐镇洛阳,尽量掩盖自己即将油尽灯枯的事实,还要摆出一副仍然强大,仍然可以征战四方的架势。
  夏侯尚不会再等到援兵了。
  他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尽量吸收刘备的怒火,好让刘备发现曹操故去的时候部队疲惫,无力北进。
  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夏侯尚还是坚持执行了下去,甚至还执行的非常不错,起码现在孟达并没有察觉异状,还是垂头丧气,被迫服从他的指挥。
  抵御刘备,保卫上庸,都离不开孟达的力量。
  坚持地越久,曹魏便越有希望。
  夏侯尚和煦地安慰了孟达几句,正想和徐晃一起离开,几个孟达的手下急匆匆地跑进来,焦急地道:“
  将军,探子来报,反贼刘备大军已经离开襄阳,正朝我军扑来了。”
  “来了多少?”孟达和夏侯尚一起问到。
  “约有五千,都是背嵬军,赵昊亲自来了。”
  才五千…
  夏侯尚和孟达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不能大意,刘备亲征,必然不止这些人马,这应该是打前哨的部队。
  “你确定,是刘备亲自领兵?”。
  “千真万确。刘备亲自出襄阳,赵昊、张飞、关银屏、黄权都来了…
  樊城的关平应该也在调动,将军请及早决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