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天道我不干了 > 第153章 再送你个鸡肋承诺

第153章 再送你个鸡肋承诺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炽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穹有道说错了,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意思。
  
  二显?哪个二显?什么二显?
  
  “脱凡从圣,圣人二显,从圣境。”
  
  穹有道喝着茶,轻描淡写的语气像是在说微不足道的小事,例如晚上吃什么那么稀松平常。
  
  对穹有道来说,吃晚饭可比从圣隆重多了,不仅他,就连他那最笨的小徒弟都是这般,一身神王境修为,圣人啥的根本看不着。
  
  而此刻炽冥一时哑语,凤眼微眯,看着穹有道的目光充满了蔑视,脸上写着“你特么耍我”五个大字。
  
  “咳咳,先不说从圣的难度,你也说了,那碑中浓郁的灵气也就晋升三品,你却给我来个圣人二显,就算拿我寻开心,差不多就得了。我苏丹河虽然怂了点,但若是惹急了,我也是会生气的,大不了我再跪一次。”炽冥摇头摊手,他可不信穹有道的话。
  
  “碑中浓郁的灵气只是一回事。你阴差阳错下将无名与世隔绝,即便每日担惊受怕,也没有放弃,一旦无名破封后果不堪设想,你的坚持拯救了整个世界的生灵,这是无上功德,当赏。”
  
  闻言炽冥看着穹有道一脸嫌弃,心道什么“即便每日担惊受怕,也没有放弃”,言下之意分明就是在损我又贪又怂。我就贪了!我就怂了!贪你家一块灵石了吗!?用得着这么损我吗?!
  
  对啊,你贪的就是我家的东西。
  
  靠着贪、怂拯救了世界,这气运……想必青阳莲生在飞升前,因不能遵守承诺去喝其满月酒,所以便从“白莲花系统”中为其兑换了气运加身作为补偿吧。
  
  “哼!还是算了吧,你休想骗我来州古大陆!更休想骗我来藏界山!我是不会来的!”炽冥抱胸嘟嘴。
  
  苏丹河要是敢来的话,她早就来了,又岂会让傀儡炽冥守在这里?现在又被不知名的前辈发现,她就更不敢来了。
  
  其实穹有道也没打算让她来,就算她想来都来不了,来了也会被赶回去。
  
  “今日之事还请苏姑娘保密,莫要与任何人提及。”
  
  “得了,唯一的功绩也不能炫耀了,海皇鱿腿也没了。你放心,我会保密的,谁让我也有求于你呢。”炽冥无奈叹息。
  
  比起拯救世界的功绩,苏丹河更在意她画小黄图、写小黄书的事。
  
  拯救世界的功绩可以不被人知道,但她画小黄图、写小黄文的事一定不能被人知道!
  
  “嗯,我差不多该回去了,苏姑娘还有别的要问吗?”
  
  “问你是谁,你又不告诉我。”炽冥从手指上摘下一枚储物戒指,将它递向穹有道,并说道:“这个给你,这是个双向储物戒指,两个戒指,一个空间,我之后会将海皇鱿放到里面的,不过只有一小块,多了没有,想吃自己去海里捞去。”
  
  穹有道接过戒指,面具之后会心一笑,心道有了这个戒指也好,方便将海神鱿给她。
  
  “多谢苏姑娘了。”穹有道向出门道了声谢。
  
  “那个……你说的补偿,是真的吗?还有,我是不会来州古大陆的!”虽然难以置信,但炽冥还是心有期待。
  
  二显从圣,整个萌猫界无一人达到这个境界。一显准圣,之所以叫准圣便是因为这个境界在下界也可以缓慢修炼,算是半个圣人;而二显从圣,便是真正意义上的脱凡从圣,下界的灵气与资源不足以堆积起一位从圣。
  
  因此炽冥对穹有道的话是不信的,可又有些期待,毕竟这是在藏界山,连界主都忌惮这里,保不齐有什么特殊手段。
  
  想去相信的同时又怕空欢喜一场。
  
  “自然是真的,二品从圣相对于苏姑娘的功绩来说,还是少了点,毕竟二品从圣可无法从无名手中救下一个世界的生灵。而苏姑娘也不用来州古大陆。”
  
  连离天一丈境的青阳莲生都无法彻底消除的诅咒,二品从圣只会被无名夺舍。
  
  为了让苏丹河安心,穹有道便打算给予一个特殊奖励,他道:“为了让苏姑娘安心,除了让苏姑娘晋升二显从圣外,我再额外答应苏姑娘一件事,只要我能办到且合理。”
  
  天道的一个承诺。
  
  看在同为吃货的份上,额外给你个承诺。
  
  天道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办到的,若是苏丹河想当天道,这么怂的小姑娘可不合适,这有愧天下苍生;若是有仇人要杀,除非十恶不赦,否则天道不会杀;再者提升修为,以为会是那种高人灌顶一夜无敌?想得美!天道会为你提供条件,路还是要自己走的!
  
  天道的承诺可以说是特别鸡肋了。
  
  “哦,我记下了。”炽冥翻着白眼答应一声。
  
  这个额外的奖励苏丹河暂时没用,堂堂圣人在这下界,可没有她想办而办不到的事。
  
  “好了,你也知道了墓府所有秘密,若无其他事就赶紧走吧,我要把记忆储存传回本体了,这具傀儡的任务也便到此结束了。看中了啥随便拿,这座墓府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炽冥开始赶人,将穹有道拥出偏殿,便锁门着手将傀儡中储存的记忆传回本体。
  
  不久之后在萌猫界的某一处钟灵毓秀之地。
  
  这里群山环绕、溪涧潺潺;鸟语虫鸣、林深见鹿。
  
  重重阵法保护下这里可谓萌猫界第一隐蔽之地,就连界主都不可能进入其中。
  
  这里有着一座府邸名为“丹河府”。
  
  丹河府的书房之中,一位身着单薄素衫的女子百无聊赖地躺在书桌之上,衣衫之薄可见其下凝脂,丝滑长发从书桌一直垂落到地上,修长白皙的腿反复撩起,纤纤玉指轻拈毛笔,凌空虚点,不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这位便是丹河府以及丹河墓府的主人、萌猫界第一阵法师、一显准圣二品、著名丹圣,以及各种小黄图跟小黄书的作者,苏丹河。
  
  正当苏丹河百无聊赖不知该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来自炽冥的讯息。
  
  苏丹河从书桌上猛然惊起,她不知道在遥远的州古大陆上发生了什么,可却知道只有发生大事才会发出讯息。
  
  怂如苏丹河即便受到讯息,也不敢查看。
  
  她犹豫了好久,反复深呼吸,剧烈的呼吸导致胸脯起伏不定。
  
  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安慰,苏丹河才开始融合来自炽冥的记忆。
  
  融合过程中,苏丹河蜷缩抱膝,面色渐红,并喃喃道:“好近,都要贴脸了。”
  
  说着,苏丹河露出笑容,并且逐渐放肆邪恶起来。
  
  “娇弱公子受与霸道蒙面攻,嘿嘿嘿,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若干年后,穹有道会站在街边小书摊,拿着未署名作者画册的手微微颤抖,并庆幸当初没有摘下面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