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神女:帝尊宠妻太嚣张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琴声

第三百五十五章 琴声

管事的见苏重明没有上去砍死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获得了尚方宝剑,打对了地方!
  
  “我的是抱着侥幸心理,我不知道您的对手是真的有问题,我知道觉得他最多只是凶残了点……”
  
  这样还叫凶残,那么这个时间就没什么人了!
  
  哼!武春月觉得管事说的比唱的好听!
  
  然后她又朝着那个被管事当做凶残的那个男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被捆住手脚的男子:??!
  
  这样你最多上报师门,让管事受到惩罚,也不会有姓名之忧!
  
  额,跟性命相比,灵石呀,职位呀,什么都是虚的!
  
  那苏重明还真没有弄死他的理由了!
  
  苏重明没有把一个小管事的话放在心上,她回头看男子,男子的身子被捆住,而且,他的嘴巴也被一条抽到给紧紧封闭着。
  
  见到苏重明看过来,一直摸鱼观察情势的男子立刻用眼神示意,“那个,你快点给我解开呀!”
  
  “解开?做梦呢?”苏重明说,“你刚刚为什么发疯?”
  
  一个管事,苏重明弄不清楚他是忠是奸?
  
  但是这个男子可是要弄清楚呀!
  
  “呜呜呜……”男子只能这样发出呼喊,“不要做梦了,我是不会给你解开的!不过,我倒是可以把你嘴上的布条给拿掉!”
  
  说罢,苏重明就上手了,粗鲁的把男子口中的布条给扯出来。
  
  “你就不能温柔点儿!”男子有些不耐烦了!
  
  “抱歉,不能!”苏重明很干脆利落的说。
  
  我的温柔是看人的,你配不配?
  
  “哼!凶巴巴的女人!”男子鼻孔朝天,气鼓鼓的说。
  
  不过他的脸上到时多了许多生机,活灵活现的。
  
  苏重明倒是没生气,她觉得男子身上的气质发生了变化,在比武擂台上,他是疯狂的模样,被制服后,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
  
  现在,她又是现在这一副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
  
  实在诡异!
  
  一个人的气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
  
  苏重明有些疑问。
  
  “哎,凶巴巴的女人,你说话呀!”男子说,“你把小爷嘴上的布拿开,不就是想和小爷说话吗?”
  
  苏重明把视线放回到这个男子身上!
  
  管事就直接丢在哪里不管了,毕竟,苏重明认为一个能和自己打平手的疯子比一个只会在背后放冷箭的小管事更重要!
  
  自己要是想收拾一个小管事,有点事机会!
  
  这一次就先把他搁一边吧。
  
  “呦,你倒是挺识时务!”苏重明对着男子说。
  
  “那是,你想问什么就赶紧问吧,这一次问完了,下一次就不许问了!我可没时间奉!哼!”
  
  男子摆明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真的是相当欠揍呀!
  
  苏重明问他,“你刚刚在比武台上到底为什么发疯?”
  
  “我也不知道呀,我是有发疯的状态,平时也会这样,但是我这一次完完全全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男子也非常委屈,他觉得自己相当无辜,自己一有意识,就被这个凶巴巴的女人给打的那就一个惨字了得!
  
  还被这个女的给捆住了!
  
  实在不能忍,她一定觊觎小爷的美色,想把自己给带回家!
  
  嗯,一定是这样的!男子对自己可是相当有自信的!
  
  “别跟我装模作样,我问你,你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待这个男子神情荡漾,苏重明也生气了,“给我说清楚!”
  
  “我真的不知道呀,我本来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等我夺回来控制权,就看到你了,凶巴巴的,吓死我了!”
  
  男子的语气听起来就像一个小可怜,和刚刚那个要把人活撕了凶残模样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武春月和檀君也都难以置信,你那是什么语气!
  
  装什么可爱?
  
  当我们没看见是不是,你凶残到这幅模样,还觉得委屈!
  
  苏重明到时找到一个疑惑的点,“你是什么时候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的?”
  
  “在擂台前!”男子说。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你还没上擂台,还不知道我?”苏重明问。
  
  “对,我本来是不想参见文斗的,我有亲人在太合宗,我根本没有必要参加什么文斗,我肯定能入内门!”男子不高兴的说。
  
  少年,你这样直白的说自己有后台这样真的好吗?
  
  是在炫耀还是在拉仇恨呀?
  
  蠢成这样,还真是少见。
  
  “那你来文斗现场干什么?”武春月发话了,她可不喜欢这样走后门的人,“不好好等着你家亲戚开后门给你进去,来这里干什么?”
  
  话音刚落,武春月接着说:“你该不会凑热闹的吧!”
  
  “额,如果我说我真的是来凑热闹的,你会不会生我的气呀……”男子弱弱的说,他还真是来随便看看的。
  
  “你……”武春月把手中的手指紧握着,“我不生气……”
  
  “真的?”男子明显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我不生气,我只是想打死你!”武春月咬牙切齿地说。
  
  打死你这个开了后门还这么理直气壮看我们热闹的人!
  
  男子:“……”
  
  妈妈呀,为什么这里的女的都那么凶残,简直要了人的命!
  
  “然后你就被丢到这里吗?”苏重明把话题歪了回来,“你记不记得是谁把你丢到擂台上的?”
  
  “我不记得了!”男子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把我丢在比武台上,差点被你这个母老虎给杀了!”
  
  母!老!虎!
  
  我要是母老虎你就是疯狗!
  
  在比武台上乱咬人你都忘记了!
  
  瞧这个欠揍的样!
  
  要不是苏重明素来理智,她真的要揍死这个男的了,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好吧,那我就姑且信你!”苏重明压制自己的愤怒,接着说,“你记清什么细节了吗?打晕你的时候还有打晕之后的!”
  
  男子想了一下,“琴声!”
  
  “对,就是琴声……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听到一阵琴声,那个琴声很悦耳,让人不知不觉就沉醉其中,而且,我在和你打斗的时候,也听到了琴声……”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