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八十二章 正邪魔

第八十二章 正邪魔

    滴答。
  
      滴答。
  
      水滴滴落在石板上。
  
      漆黑的走廊内,外表苍老的哑仆停留在石室之外。
  
      在听到林倩那句‘要变天了’后,她敲了敲石门。
  
      “进来吧。”
  
      房间里传出林倩淡漠的声音。
  
      哑仆闻言,熄了灯火,小步走进石室。
  
      “阿巴阿巴....”
  
      “不需要加衣服。”
  
      “阿巴阿巴...阿吧...”
  
      “她们也不需要,你做好你的事就好。”
  
      林倩冷漠的回答,让哑仆摇了摇头,走过去给油灯加满油后,缓步退出石室。
  
      见她走了,林倩眉头轻皱,随后闭上眼睛。
  
      自从十年前,那个负心人来看过林朝英后,古墓的气氛就变了。
  
      身为主人的林朝英极少露面,平日里除了闭关就是闭关。
  
      古墓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由林倩处理。
  
      而林倩?
  
      想到许多年前那个聪慧好谈的小丫头,哑仆眼中闪过一抹追忆。
  
      她不知道这十年来,林倩的脾气为何越发冷漠。
  
      但这种转变,却是从那个牛鼻子道人回来开始的。
  
      给林倩的石室加过灯油,哑仆又走向两位小小姐居住的墓室。
  
      敲了敲门。
  
      墓室内,两道清亮的声音传出。
  
      “是哑仆么?”
  
      “快进来吧....”
  
      听到声音,哑仆笑着走进墓室。
  
      对二女指了指自己自手中灯油,哑仆又‘啊吧’了几声。
  
      “真是麻烦你了呢。”
  
      “哑仆、你刚刚说师父生气了?”
  
      “阿巴阿巴。”
  
      “要变天了?”
  
      “师姐,师父说的什么意思啊?”
  
      “没你的事,学你的刺绣去!”
  
      训斥了师妹一句,李莫愁的眼睛一咪,盯着哑仆的眼睛轻声问:“是不是那个牛鼻子又来了?”
  
      “阿巴。”哑仆点头。
  
      “还在这儿?”
  
      哑仆继续点头。
  
      “祖师婆婆没见他,也没赶他走?”
  
      哑仆......
  
      看到哑仆的态度,李莫愁点头道:“好了,麻烦你了。”
  
      哑仆笑了。
  
      那张干枯的脸上,许多皱纹挤在一起,成一朵菊花状。
  
      待到哑仆走后。
  
      石室内。
  
      李莫愁对小龙女开口道:
  
      “师妹,这几天你记得一定要小心,万万不能做错事惹得师父发火。
  
      要不然,别说师姐我,就是祖师婆婆她老人家都救不了你。”
  
      “师姐....”
  
      听李莫愁说的这么严重,小龙女那双眼珠子转了几圈后,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我不是死定了?”
  
      “你啊...就不能不犯错么?”
  
      李莫愁瞪了她一眼。
  
      稍后,她自己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犹豫了片刻,她低声道:
  
      “要不这些日子你陪我去石谷处躲一躲?”
  
      “可以的吗?”
  
      小龙女眼睛发亮。
  
      李莫愁点了点头:
  
      “只要躲到那个牛鼻子走了就好。
  
      只要他走了,师父这几日里生再大的气,也会消弭掉的....”
  
      “那好,龙儿就和师姐去石谷,正好,墓中的玉峰浆也不够吃了....”
  
      “嗯,我们这就去找师父说......”
  
      ......
  
      ......
  
      不提林朝英和林倩之间的主仆纠葛,也不去说李莫愁和小龙女此行能否成功。
  
      在同一时间。
  
      距离古墓二十里开外的地点。
  
      蓝礼望着四周一望无际的大山,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
  
      “苍松师兄,宋师兄。
  
      你们刚刚说不认路的事情....是骗我的吧?”
  
      说这话的时候,蓝礼的脸色迷之诡异。
  
      好吧,虽然在这深山里,乱走的话可能会遇到什么妖兽作乱。
  
      可相比起去有着三位宗师坐镇的古墓......
  
      蓝礼觉得,呆在深山里,还算是挺舒服的。
  
      “咳咳,明月师弟,我也是第一次进入此方秘境。”
  
      “咱们一行人中,只有大师兄.....
  
      算了,大家先在原地休息。
  
      我和宋师兄带人去四周打探一番,看能否遇到全真门人,至于蓝礼师弟,你负责留守原地。
  
      若是我们遇到危险,会把敌人引回来。”
  
      仔细和大家说了一番,苍松和宋青书各自带人离去。
  
      说来也怪。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明明有二分之一的几率选中南方的古墓。
  
      结果。
  
      二人一个选择去北方,一个选择去西方。
  
      非常巧妙的与古墓的方向交错开来。
  
      就这样,蓝礼和剩下的人在原地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等到的是一无所获的双方。
  
      很显然,他们选错了路。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
  
      就像是宋青书一行,发现了其他人留下的痕迹。
  
      嗯。
  
      因为这个,一行人在商议过后,一路向北奔去。
  
      从天明走到天黑。
  
      一路上见到的人为痕迹越来越多,甚至他们还在丛林中拾到了几个捕兽夹。
  
      可蓝礼见到这些,心中却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终于。
  
      在天黑后,走了几十里山路的一行人,总算是寻到了一条道路。
  
      顺着道路向前走。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处占地面积不大的集镇.....或者说是村庄?
  
      看着前方还有隐隐闪动的灯火,自知带错路的宋青书尴尬一笑:
  
      “好吧,至少我们今晚不用在山里喂蚊子了!
  
      进了庄子,询问一下这里的住户,待到明日一早,我们在起行出发.......”
  
      “呃,呵呵呵......”
  
      “那个...宋师兄说得对,走了一天的山路,想来大家的肚子也都饿了....”
  
      “正好睡个懒觉.....”
  
      一群人尬聊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先进村。
  
      村子不大,看起来只有几百户人家。
  
      但村子的样子倒是挺整洁的。
  
      路边的房子都是原木打造,家家户户扎着篱笆种着菜。
  
      一眼望去,还真有几分小康盛世的味道。
  
      说话间又向前走了一段路。
  
      “你们有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你是说,没人出门么?”
  
      “很正常啊,只是一处山里的小村落,又没有驻兵把手,大家晚上肯定都在家中睡觉啊。”
  
      “要不,我们还是找一户人家问一问吧?”
  
      “我想不用了。”
  
      最后一句话是蓝礼说的。
  
      在这之前,紫萱已经告诉他说‘前方有血腥味’。
  
      “前面有人在打架,我们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
  
      ......
  
      蓝礼的话没人质疑,毕竟只是多走一段路的距离。
  
      待一行人又向前走了大概两里地。
  
      远方,点点火光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座山庄式样的建筑,此时已经北大火所覆盖。
  
      因为离的近了,借着火光,大家也能看到山庄前聚集的人影。
  
      像是许多人拿着火把,在围攻中心处的人。
  
      见状,苍松面色一肃,低声道:“别出声,我们先凑过去看看情况!”
  
      看情况?
  
      打架杀人这种事情,有什么可看的么?
  
      好吧,蓝礼还是不太适应自己正道大侠的身份。
  
      正道中人见到有恶人在杀人放火,跑去管一管闲事才是正常操作........
  
      一行人走到很急。
  
      可等他们接近了,一个个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眼前这一幕,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恶人作恶,而是一群身穿全真教道袍的道士,正在和一群村民作战!
  
      没错,就是作战!
  
      那些手持长枪、弓弩、手斧、大刀、甚至还带着带着猎狗的‘村民’正在围攻全真教的道士。
  
      人数大概有着七八百,而北他们围攻的一伙儿人,也有着上百人的规模。
  
      若是仔细去看。
  
      还能发现。
  
      黑夜中的丛林里,时不时还会有同样身穿全真道袍的道人加入战斗!
  
      “什么情况?”
  
      “全真教来屠村了?”
  
      “这里....不会就是天道任务中的‘陆家庄’吧?”
  
      “怪不得天道没有给出奖励内容,原来是任务已经被全真教接手了......”
  
      “屠杀平民....有违天和啊!”
  
      “呵呵呵,你当他们全真教是什么好东西?在外面都能给蒙古人去当狗,在这秘境里杀点人又怎么了.....”
  
      众人在谈论。
  
      但却没有人说要上前阻止。
  
      不说这是天道下发的任务,只说他们现在,也没有去阻止的立场和能力。
  
      更别提,眼下全真教还是处于劣势.....
  
      眼瞅着那些村民用燃烧着的油坛子去砸全真道士,蓝礼的眼角都在抽搐。
  
      “这是多大仇多大恨啊?”
  
      说话间,蓝礼下意识的想去捂住紫萱的眼睛。
  
      结果,换来了紫萱好奇的目光。
  
      “明月,你...”
  
      “叫相公!”
  
      “嗯....那什么,我们还没成亲呢。”
  
      小姑娘有些扭捏。
  
      蓝礼见状,默默的叹了口气:“你刚刚想说什么?”
  
      “嗯...这样的打斗,不是很正常的么?”
  
      “正常么?”
  
      “是啊,在我们南诏,几乎每年都要发生十几起这样的打斗。
  
      像是两个村子争夺水源啊。
  
      争夺几亩地啊。
  
      发现了什么可以献给圣殿的灵药啊。
  
      甚至是看谁家姑娘长的漂亮,叫同村的人一起去抢人啊。
  
      反正他们每年都会因为各种事情打起来.....”
  
      说道最后,紫萱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就算你这次去调节开了,用不上三天,他们又会重新打起来的......”
  
      蓝礼:“......”
  
      我说姑娘,你究竟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南诏国没有王法的吗?
  
      心下想了想,蓝礼却是更加心疼其她来。
  
      不顾旁人的目光,蓝礼把她揽进怀里。
  
      一边摸着她背后的秀发,一边在她耳边低语道:
  
      “既然不愿意看,那以后再遇到了,就离得远远的,让别人去解决这些。”
  
      “可是...
  
      可是....我是圣女,
  
      这些就是我要去管的啊。”
  
      这一刻。
  
      月光下的紫萱。
  
      在蓝礼眼中,显得格外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