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七十五章 来自卓一航的劝导

第七十五章 来自卓一航的劝导


  蓝礼在客栈里足足呆了三天!
  主要是紫萱小姐姐对哪方面,似乎有着一种别样的渴求欲望。
  当他终于逃出魔爪回到重阳宫时。
  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见到他那副萎缩的模样后,武当一众还以为他被女妖抓去采补了......
  回到住处。
  和卓一航打了声招呼,蓝礼直接进屋补觉。
  见他进了屋,阁楼中,武当弟子们面面相视。
  “太惨了。”
  “明月这是在青楼里住了三天?”
  “怕是三天三天都没合眼……”
  “大师兄,明月究竟干什么去了?”
  “不会是遇到了女鬼,被吸了阳气吧?”
  最后一句是白鹤说的。
  等他说完,就见一群师兄弟在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我有说错什么吗?”
  明月挠了挠头:“你们看明月的样子,不就和话本里写的,被女鬼吸了阳气一样的么?”
  众人点头。
  然后哄堂大笑。
  惹得另一边几位峨眉的小姐姐们红着脸啐了一口。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
  ......
  蓝礼这一觉就睡了一整天。
  等他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身子骨还是感觉发虚。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
  经过这三天的‘锻炼’他发现,原本因为力量暴涨而时常失控的身体,此时居然不药而愈了。
  再不会出现拿个杯子就拿到一手陶瓷渣滓的事情。
  清理了一下自身的卫生问题,蓝礼走出卧室。
  阁楼的大厅内,一众武当弟子正在吃饭,见他下来,纷纷以把目光投过来。
  “早啊明月。”
  “明月,早!”
  “来来来,今天峨眉的丁师姐特意炖了母鸡汤,快过来吃点。”
  “哈哈哈哈.....”
  被点了名字的丁敏君放下碗筷,瞪了发笑的众人一样,随后转身跑掉了。
  蓝礼:“???”
  有些莫名其妙。
  随手接过卓一航递过来的碗筷,蓝礼喝了口鸡汤,感觉胃里暖洋洋的。
  “哈....”
  长出了口气,蓝礼抬起头:“你们都看我干嘛,吃啊?”
  “嘿嘿嘿....”
  “明月师弟,和师兄们说说,你这几天是去那儿潇洒了?”
  “消费高不高?要不下次也带上师兄我呗?”
  “咳、有些过火了啊...”
  “就是就是,明月师弟,咱们武当虽然不禁止弟子婚嫁,可你这一个人吃独食的习惯....嘿嘿嘿嘿。”
  一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弄得蓝礼哭笑不得。
  他怎么就去青楼了?
  明明是自由恋爱好吧!
  再说了。
  青楼里哪儿有紫萱这种极品....
  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蓝礼一时间有些走神。
  喝着鸡汤,差点把鸡爪子喝进鼻孔里。
  见状,卓一航咳嗽了一声:
  “明月师弟,注意场合。”
  “嗯?”
  察觉到自己失态,蓝礼放下碗筷擦了擦脸。
  随后,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诸位师兄还是莫要打趣我了,想来,此次回去,明月就要成亲了。”
  “成亲?”
  “真的假的?”
  “对象是谁?明月你不是被青楼里的狐媚子勾了魂.....”
  “去,别瞎说.....明月,你这是和哪家的姑娘私定终身了?”
  听到蓝礼说正经的,师兄弟们纷纷来了精神。
  在座的年纪都差不多,谈论起婚事来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一个个都翘首以盼的看着蓝礼。
  被一群师兄弟盯着看,蓝礼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南诏国、女娲后人。”
  这消息他们早晚都会知道。
  而且,和女娲后人结亲,也不是一件小事。
  不说那些有的没的,祖师爷张三丰那一块是必须要过关的。
  只有有了这位大佬的首肯和庇护,才不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找上蓝礼。
  既然如此,还是借着师兄弟们的口,早一步把消息传回去为好。
  可他这话一出口。
  却发现,局面竟是冷了场。
  女娲后人有什么奇怪的么?
  心里隐隐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蓝礼轻声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继续冷场。
  师兄弟们互相看了看,又看了蓝礼一会儿,埋下头开始吃饭。
  倒是藏剑,在吃饭的同时,对蓝礼比划了个大拇指。
  见状,蓝礼扭头看向卓一航:“大师兄,他们这是怎么了?”
  这会儿,卓一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听到蓝礼的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吃饭!”
  待到吃完饭,放下碗筷,蓝礼就被卓一航叫了过去。
  进了屋。
  两人坐在长椅上。
  卓一航盯着蓝礼看了一会儿,才沉声开口道:“明月师弟,和师兄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被卓一航这么一问,蓝礼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了。
  “大师兄,我做错事情了?”
  “没,只是....”
  说道这里,卓一航叹了口气:“只是仙凡有别,师弟你应该清楚的。”
  仙凡有别?
  什么鬼!
  被卓一航的话说的一愣,蓝礼眨了眨眼道:
  “大师兄,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在咱们头顶上还有个天庭监管。
  我胆子小,可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不是....”
  “那你的意思是?”
  “明月啊,你知道上一代女娲后人活了多久么?”
  “....多久?”
  “据师祖他老人家说,上一代女娲后人是从东晋活到了现在,且就连师祖他老人家,都不知那位的寿元尽头....”
  “呃....”
  “她熬死了她的九任夫君....”
  “嗯???”
  “咳,你听师兄的话,这段感情能断就断了吧......
  蛮女多情,想来你们之间发生的那些,她也不会太过在意的。”
  说道这里,卓一航自己都觉得自己欠抽。
  可为了自家师弟的终身大事,他还不得不去说这些。
  “师弟啊,女娲后人的风评在江湖上不是太好。
  到不是师兄说她们对感情不够重视....
  而是双方寿元差距太大。
  你总不能指望一个女子为你守孝千年都不去再嫁。
  更别提随着女娲后人的年岁渐长,其体内的神圣血脉还会逐渐觉醒。
  到时候,你们别说去行...咳咳...行房事。
  就连平日里在一起....
  一个情绪激动,磕到碰到了,都可能让你的身体遭受重创.....
  就师兄知道的。
  东晋的两位大才子。
  就是这么折损在上一任女娲后人之手。”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卓一航拍了拍蓝礼的肩膀。
  “你好好想一想,师兄就不打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