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七十一章 我以真心换真心

第七十一章 我以真心换真心


  什么叫做按照‘来路不明’的路数走?
  脏银......
  换句话来讲,原本一两银子能买到的东西,用脏银则是要花十两。
  好吧,这说的可能有些夸张。
  但换作蓝家‘特产’的这些亮晶晶的官银,就真的是这样了。
  独门的手艺,令白银抛光。
  一个个的银元宝,但凡有点光亮,就亮和镜子似的,表面儿上都能照出人影来。
  漂亮是漂亮了,可这玩意落到一般人手里,还真花不出去.......
  接下来的发展就非常顺利了。
  在练霓裳连续退步后,蓝礼笑盈盈的应下包括‘兑换银角子’‘武器’‘粮食’‘布匹’‘种子’等等交易款项。
  并且许诺下对方可以什么时候去什么地点去取。
  在走出万家大酒楼时,蓝礼伸了个懒腰。
  看着眼前大街上占了小半的蒙古人,眼中闪过一抹烦躁。
  跟在蓝礼身后,卓一航的心情和他差不多。
  缘由不同,结果类似。
  一个是因为赚了一笔有点烫手的银子。
  另一个?
  则是完全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有时候。
  缘分。
  真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儿。
  灯火下,两人向前走了一小段的路。
  期间,卓一航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又都被他自己咽回去了。
  一直到二人走到一处十字路口。
  站在路口前,平复了心中烦躁的蓝礼露出笑容:
  “大师兄,刚刚真是抱歉了,你也知道,生意上的事儿我也不好太过徇私,毕竟身后那么一大家子的人要养着呢。”
  “让师弟你为难了。”
  卓一航有些消沉的回应了一句。
  他知道,这次真的是蓝礼帮了忙。
  既然知道是南宋丢失的岁贡官银,蓝礼却依旧吞下了。
  这是把他的面子给足了。
  若是换作旁人。
  怕是早就面色大变,直接叫官府去抓人......
  “也不算为难吧。”
  说话间,蓝礼冲着卓一航摇了摇头:
  “生意是生意,义气是义气。
  作为个人。
  我也不喜欢这满大街上都裹着兽皮的人。
  可身为蓝家的主人。
  面对官方要求配合,我蓝家又必须要负责纯化和改造官银。
  用以杜绝仿制,和向他国纳税.....”
  说道这里,蓝礼长长的出了口气:
  “所以说,谁都不容易,既然遇上了,能帮上一把,那就帮一把.....”
  “师弟,我听说....”
  听蓝礼这么说,卓一航的面色更加纠结:
  “那批银子是在咱们的押运队手里丢掉的....”
  “没事儿,我知道,也出不了事儿。”
  说着,蓝礼笑着,继续向城外的方向走:
  “今晚这一遭后,你的练姑娘把脏银消了,官府失去的银两也算是‘追’了回来。
  不用满世界的追查匪徒,也能撤了境内的布防,省下一大笔军费开销。
  就当交了一笔保护费。
  这是好事儿。
  有岳元帅兜着,出不了岔子的。”
  “师弟你的意思是?”
  “我?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
  ......
  蓝礼走了,官银却没拿走。
  走之前,蓝礼把练霓裳等人何时何地、该去找何人去购买物品的事情给交代清楚了。
  这令明月寨众人感觉兴奋异常。
  他们还以为这批银子烂在手里了.....
  想想即将到手的钱粮,再想想刚刚蓝礼那‘装蒜’的模样。
  刀疤脸不由得‘狞笑’出声。
  “姓卓的吹嘘的那么厉害,那我还以为这蓝家少主能有什么能耐,结果弄了半天,不还是被咱们给糊弄过去了!”
  “就是!哈哈哈!还是寨主神机妙算,就连花不出去的银子都能变成宝贝....”
  “等什么时候,咱们再去干他一票....”
  “寨主,我听说南边儿要交生辰纲了,不如.....”
  “统统给我闭嘴!”
  一群人中,或许只有练霓裳没有处于‘销赃成功’的兴奋状态。
  她有点失神。
  不是因为蓝礼表现出的‘自作聪明’,而是因为刚刚卓一航临走时看向她的眼神。
  是!
  这一切都是她的算计!
  前面的被蒙古兵追击、共患难、一路北上互生情愫,包括‘第一眼见到她的人就必须娶她’这一条,都在她这个‘玉罗刹’的计划之中。
  可是当卓一航把失望的眼神投过来时,练霓裳只觉得自己的心被针扎了一下。
  疼!
  心疼!
  “寨主,你怎么了?”
  眼见练霓裳面色不对,刀疤脸小心的试探了一句:
  “您不会真对姓卓那小子动了心思吧?
  你要是看上他了,兄弟们再去帮你把他给绑回来.....”
  “我让你们闭嘴!没听懂我的话吗!!!”
  豁然之间,练霓裳周身气势迸发。
  如果蓝礼在这儿,就会发现。
  相比起之前见到练霓裳时对方暴露的气势,眼下的练霓裳却是变得比刚刚强大了许多,
  练霓裳发了火,一群人不敢再触霉头。
  只是私底下互相用眼神示意。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平复下心情的练霓裳冷漠道:
  “你们按照蓝家公子说的去做,不要再节外生枝,领了钱粮后,直接带回寨子去休养生息!”
  “那寨主你.....”
  “我?”
  一把撤下脸上面纱,烛光下,练霓裳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羞怒:
  “我去替大家把债给还了!”
  话音落下,练霓裳的人影已然破开窗户,只留下一句尾音绕梁:
  “从小到大,我玉罗刹,还没欠过别人这么大的人情!”
  练霓裳走的决绝。
  酒楼里。
  几个悍匪互相看了看。
  “寨主这次不是动了真情吧?”
  “谁知道呢?她可是玉罗刹!”
  “这可说不准啊,姓卓那小子长的那么俊俏,咱们寨主的年纪也老大不小....”
  “咳咳,都别说了,若是能成,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儿。”
  “就是害怕姓卓那小子看不上咱们寨主的出身......”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练霓裳追出来的事情,蓝礼和卓一航自然不会知晓。
  这会儿,二人已经走出了万家酒楼所在的那条长街。
  嗯,长街面前还是长街。
  长安城的体量还是很大的。
  还很繁华。
  就像面前这条在夜间都显得灯火通明的长街上,人群一如往昔,路过时都有着少许的欢笑入耳。
  在这乱世之中,也算一番少有的美景。
  走过,路过。
  蓝礼顺手翻开一个诗牌,看了两眼后笑声道:
  “大师兄可能看出这诗词内蕴含的乡间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