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六十四章 熔炉、心舍

第六十四章 熔炉、心舍


  “你自己决定吧。”
  留下这样一句话,蓝礼转身走出了房间。
  说来也怪。
  可能是鬼潮带来的阴气消散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天上的月亮,居然显得格外明亮。
  在门前蹲坐下来,走着神的蓝礼听了一会儿屋里的动静。
  没动静。
  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
  蚊虫的鸣叫声。
  风吹落叶声。
  夜里有点冷。
  紧了紧衣服,蓝礼没有回头打扰他们的心思,在蹲坐了一会儿后,就翻看起系统新刷出来的‘熔炉’功能。
  点开。
  火红的熔炉在他眼中逐渐放大。
  随后。
  蓝礼所学过的诸多武艺化作一条条文字出现在熔炉周边。
  ......
  【叮:熔炉系统启动,请选择你要合成的武功品级。】
  ......
  耳边响起一道系统的提示音。
  “武功品级,这个还可以选择的么?”
  犹豫了一下,蓝礼在熔炉上点了点。
  从D级,一直调整到A级。
  再之后,他就收到了【功勋章不足】的提示。
  “是这这样啊。”
  蓝礼恍然:
  “功勋章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这么说来,一个A级的功勋章,就略等于一本A级的武功秘籍.....
  很划算的样子.....”
  心里这般想着,蓝礼直接把自己学过的,所有杂牌武功都投放进熔炉之中。
  他留了个心眼儿。
  作为根基的武当一系列内功,没有被他投放进去。
  点击合成!
  ......
  【叮:宿因主提供武功品阶较低、功法性质冲突、此次合成率仅有16%,成功率极低,建议宿主重新选择合成功法。】
  【宿主是否继续操作:是/否】
  ......
  “我就知道。”
  看了系统给出的提示,蓝礼翻了个白眼:“这垃圾系统肯定不会弄出便宜给我占!”
  百分之十六的成功率,明显不够让蓝礼去赌这一次。
  几率太低。
  想了想,蓝礼把所有的招式、内功一类的功法从熔炉中取出,再次点击合成。
  ......
  【叮:宿因主提供武功品阶较低、数量较少、此次合成率仅有41%,成功率较低,建议宿主重新选择合成功法。】
  【宿主是否继续操作:是/否】
  ......
  “这么多功法还少?”
  看着熔炉内放着的二十几套C\D\E级的炼体法门,蓝礼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二十几套还少,那他要是想合成,不得弄出六十套炼体功法才成?
  这还只是A级!
  若是以后获得了S级的功勋章,他想合成出来,不得攒上几百套武学?
  犹豫了一下,蓝礼把熔炉中的炼体功法全部取出,又尝试着把以武当九阳功为首的,包括入门心法在内的所有内功全都放置了进去。
  三套九阳功的配套心法,外加入门心法和三套木河城出产的D级内功。
  蓝礼再次尝试。
  ......
  【叮:本次合成几率为百分之七十六。】
  【宿主是否继续操作:是/否】
  ......
  “这成功率可以啊.....果然还是成体系的功法好合成么?”
  看着系统显示的成功率,蓝礼眨了眨眼,随后选择了....否。
  咳咳,他就是试试。
  武当还有一门作为镇派之宝的纯阳无极功,这是直达宗师的顶级功法。
  蓝礼觉得,以系统的评价,应该不会比A级差了。
  既然这样,那他自己弄个不知情况的内功心法出来干嘛?
  “看样子,接下来就得收集一下炼体的外功秘籍,像是少林寺的金钟罩、金刚不坏神功什么的......
  嗯,诸如剑法、腿法、轻功什么的,也可以收集一下。
  这次前去终南,也不知能不能顺便参观一下全真教的藏经阁。
  回过头,也可以让福禄收集一下市面上那些普通货色,全当冲量了......”
  心里这样想着,在冷风的刺激下,蓝礼保持着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天上启明星已然亮起时,蓝礼身后的房间中传出一阵哭嚎。
  随后。
  女子捂着脸的身影窜出房间。
  待蓝礼回头往屋内看去,就见到一脸鲜血的武大郎,正提着刀看他。
  终究还是舍不得动手么?
  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的蓝礼,就看到武大郎咧着嘴冲着他笑了笑。
  挺憨厚的。
  也挺瘆人。
  这黑夜里,他那一脸的血,再加上他手里拎着的那柄刀......
  蓝礼眼皮跳了一下:
  “就这么放她走了?”
  “嗯,俺下不去手。”
  说话间,武大郎把刀一丢,也不怕蓝礼了,直接坐在了蓝礼身边:“她也下不去手。”
  “嗯?”蓝礼侧脸看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说武大郎下不去手,他还相信。
  可潘金莲.....这女人.....
  武大郎当初不就是被她给毒死的么?
  若不是这样,蓝礼也不至于把刀丢给他。
  武大郎可能是刚刚失恋,想找个人说说话,见蓝礼看他,笑哈哈的冲蓝礼道:
  “这世道,大家都是苦命的人,俺也知道俺长的丑,估计守不住那么漂亮的媳妇儿。
  可当初,正巧遇到金人南下,俺和俺兄弟救了她一命。
  俺知道她喜欢的是俺兄弟,可俺兄弟那是干大事儿的人,俺又被俺兄弟骂了几句,说俺武家不能绝后.....
  这亲事也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结了。
  也是老天爷不开眼。
  想当年,风风雨雨的,俺带着她从北面逃到这江南之地。
  过了这么多年的安稳日子....俺是真下不去手。”
  “那你刚刚说....”
  “俺刚刚把刀给她了,让她捅死俺,然后去找俺兄弟,就说俺家遭了贼,俺死了,让俺兄弟今后照顾她。”
  “你有病吧?”
  “嘿嘿嘿,她没干!”
  “没干也不行啊!这玩意要的是命!”
  蓝礼瞪大了眼睛他,表示完全接受不了武大郎这种做法。
  从小到大见过那些事儿告诉他,人心这种东西,是最不能去试探的。
  一次或许你运气好。
  可多上几次,无论你是多么的情比金坚,也得落得鸡飞蛋打得下场!
  面对蓝礼得质问,武大只是嘿嘿嘿的傻笑着。
  对此,蓝礼觉得非常无力。
  他没资格去指责武大的做法,这是人家的自由。
  趁着天还没亮,两人又聊了几句。
  期间武大说他要去江夏投奔他弟弟去,顺便和蓝礼说,今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可以去江夏找他们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