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四十九章 琐碎二三事

第四十九章 琐碎二三事


  家?
  算是吧。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座蓝府,就是蓝礼今后安身立命的所在了。
  在卧室里修整了少许时间,又在管家的陪同下,和一群完全不熟悉的‘三姑六婆’见了面。
  管家在前面介绍,绿衣就在蓝礼耳边翻译。
  嗯。
  天道给蓝礼的人设,是他自幼就被其父送到了武当山,历年以来,只有左忠、绿衣等少数几人去武当看过他。
  所以蓝礼的这些‘亲人’,其实根本就没见过他。
  不过有意思的是,蓝礼里的许多年轻人,都对他这个家主抱有敌意!
  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这些年轻人看向蓝礼的目光,都跟带了钩子似的。
  “这位是你二叔的儿子....”
  “这是你三叔家的女儿,名叫....”
  弯弯绕绕,说了一大家的人口,老管家说的有些口干,和蓝礼示意后,走去一旁喝水。
  福伯刚走!
  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走到了蓝礼面前。
  “蓝礼?你就是大伯的儿子?”
  年轻人眉目轻佻的上下打量了蓝礼两眼,随后嘴上发出噗笑:“好好的,你不躲在武当山上,还回这个家做什么?”
  说话间,他伸出一只手,就想往蓝礼的脸上招呼。
  “蓝凡,你做什么!”
  年轻人身后,有女声的训斥。
  “这个家就没有他的位置!!!“
  然后....
  几根手指掉在了地上。
  年轻人脸上得意的笑容逐渐化为惊恐。
  一秒。
  两秒...
  “啊!!!”
  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回过神来的年轻人抓住自己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
  蓝礼身前,绿衣手持带血的匕首,脸上不带丝毫的表情。
  若不是她一直陪在蓝礼身边。
  谁又敢相信,这个下手狠辣的女人,是刚刚还冲蓝礼撒娇的小丫鬟?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
  随后。
  围在院中的蓝家人则是开始吵骂开来。
  “你这个天杀的的丫鬟,怎么敢对你主人家动手?”
  “护卫!护卫死那儿去了?你们就在哪儿干看着?啊!杀人了啊!”
  “凡儿可是我蓝家的骨血啊......”
  “杀了她!快来人杀了她!!!”
  “蓝礼!你身为蓝家之主!就这么放任丫鬟伤害自己的亲族吗!”
  “你还是不是人啊!!!”
  吵骂声不绝于耳,然而,开口的却都是一些年纪大了的妇人。
  相比之下,那些于蓝礼同辈的年轻人,则是默默的躲在人群之后。
  这些声音,听的蓝礼烦躁异常。
  所以说,这些人究竟是从哪儿弄出来的?
  没心情再和他们废话,蓝礼冲着不远处一名面容熟悉的护卫招了招手。
  护卫见状,快步赶了过来。
  “公子。”
  “我说话管用么?”
  说话时,蓝礼看着他的眼睛。
  被蓝礼盯着看,这名护卫直接单膝下跪:“我这条命是公子给的!”
  见状,蓝礼笑了。
  转过头,看着那群还在叫骂的妇人,蓝礼轻声道:“抱歉,问一声,你们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蓝礼!”
  “你说的什么话?我是你二叔母啊!”
  “你想干什么?还不叫人来治疗你堂兄的手!”
  “没天理了啊......”
  妇人们哭的天崩地裂,似乎自己丈夫死了一样。
  福伯没出现。
  左忠躲在角落里,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眼前的这些,就像是一场专门留给蓝礼来看的大戏,现在他回来了,也就到了上演的时候。
  挺没意思的。
  又是一场家庭伦理,忠心老仆帮助老家主年幼儿子成长的故事。
  蓝礼的嘴唇动了动。
  护卫队长抬头看他。
  “都打出去吧,我的话,不希望重复第二遍。”
  “喏!”
  甲士站起身来,直接抽出佩刀。
  蓝礼冲他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了。
  一边走,他一边轻声对身边跟着的绿衣说这话。
  “绿衣。”
  “公子,奴婢在呢。”
  “这主意谁出的?”
  “嗯,是老管家说,您的这些‘家人’还是由您亲自处理的好,我们都是蓝家的下人,手上是不能沾主家人的血腥的。”
  “那你刚刚还动刀子?”
  “公子你笑话我.....”
  离去的一主一仆没人把身后发生的事情当回事儿。
  蓝礼是真不认识这些人,也不觉得天道给他弄出来这些家人有什么意义。
  至于绿衣?
  如果不是她和蓝礼独处的时候还有着几分少女的娇憨,蓝礼都怀疑这丫头的血是冷的。
  二人走后。
  一直躲在院子后面的福伯走了出来。
  福伯的身后,还跟着两名衣着合体的中年人。
  抬起头,福伯望着蓝礼离去的方向,露出一抹欣慰。
  随后,他回过头,冷冰冰的对着两名中年人道:
  “这下你们死心了吧?
  老仆和你们说过,公子回来后你们就安心的走,只当互不相识,也不用大家都撕破了脸皮。
  多好。
  可你们怎么就不听呢?”
  “呵呵,福禄,你的话说的轻松,诺大的家产在这儿摆着,换你在我们的位置上,不试一试你会甘心?”
  开口的中年人脸色阴沉,他就是蓝礼那个儿子被斩断手指的三叔。
  “嗤,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心里真的没数么?”
  福伯神色讽刺的看着他:
  “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有猜测,好端端的,又怎会对熟落的人记忆模糊?
  你敢说晚上你抱着媳妇睡觉,半夜醒过来,没有认不出眼前这个人是谁的时候?”
  “老管家您别说了。”二叔的表情有些尴尬:“大家都是得过且过,有些话您就别说了。”
  “好,好,老仆我不说这些,反正便宜你们也占了。”
  福伯说着叹了口气:
  “一些事情啊,老仆我是记不得那些事情。
  可人活了一辈子,心里对自己的身份,总归是有着数的。
  就像你俩。
  你说我要是冲你俩行个礼,你俩受着的时候不觉得别扭么?”
  “福禄!”
  连番被褥的三叔急了,一只手伸了伸就想打人。。
  随后又在老管家的注视下,非常尴尬的缩了回去。
  “动手啊!”
  老管家冷冰冰的看着二人:“你要是动手,给你们的安家费也省下来!”
  另一边的左忠处理完后,也是走了过来。
  “两位,请吧。”
  “请?呵!
  左忠!福禄!
  你们别当你们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