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四十六章 襄阳 上

第四十六章 襄阳 上


  风花雪月游江南。
  五月水暖。
  便数江山。
  襄阳城头血未干。
  着铁甲。
  挂强弩。
  游侠儿纵马云踏,几百里牧场血歌。
  几步。
  却步。
  长江对岸,赤血化玄。
  左右不过儿郎征战。
  背起鬼刃,背起鬼棺......
  ......
  ......
  襄阳地处江南,五月天气已然转为暑中。
  二十多人,自武当而下,一路行至官道,自驿站取马,又路转襄阳。
  一行二十骑,于官道上策马狂奔。
  落在队伍的末尾,看着前方挥鞭的蓝礼,白鹤心里只想说上一句MMP!
  说好的不会骑马呢?
  亏得他还信以为真了,结果这货在上马后,竟是跑的比他还快!
  再看看落在自己身边的,都是一些峨眉的女弟子,白鹤的心里也是别提多别扭了。
  都是年轻人,谁还没个争强好胜之心?
  眼看着最前方的宋青书和卓一航已经不见了踪影,再看看张泽和蓝礼也快消失......
  白鹤心里发出一声长叹,趋马赶到藏剑身侧,冲着藏剑大声喊道:
  “藏剑师兄,我们的队伍是不是拉的太长了些!!!”
  “无妨!我等都是习武之人,若有宵小赶来拦路,你我师兄弟正好替天行道!!!”
  因为骑马的原因,大家说话大多用吼。
  这也导致,峨眉的小姐姐们再上马后基本就不再言语。
  白鹤有些糟心。
  同样是坠在队尾,藏剑倒是表情淡然的很。
  废话!
  这群人中,经常外出的藏剑,骑术可以说是最好的!
  是卓一航特意嘱咐藏剑,让他坠再后面看护一下峨眉的女弟子。
  要不然,以藏剑的骑数早就跑到前头去了......
  藏剑不予理会,白鹤嘴巴张了张,随后又闭上了。
  武当距离襄阳不远。
  一行人午时到的驿站,待到日落之前,也隐隐的见到了襄阳城那近乎拦住半边天地的城池。
  一个人若是没有亲眼见过古时的城墙,是绝对想不到那种接天连地的雄伟建筑带来的视觉冲击感。
  官道两侧都是麦田,五月还未曾丰收,一眼望去遍地青稞。
  而这些四方麦田的尽头,则是一条分割了世界两侧的护城河。
  护城河后十米,那一段高度接近十丈的玄黑城墙,带着几分玄幻的色彩。
  城墙上。
  许多士兵持戟巡逻。
  若是自墙上向下望去,云云众生皆是蝼蚁。
  “来者止步!”
  在接近襄阳城前千米时,蓝礼一行人被路卡前的守军拦下。
  拦路的守军只是例行公事,对于武当弟子,襄阳城的守军们是非常熟络的。
  因为襄阳军中,就有很多武当的入世弟子充当底层军官!
  必要的程序不会少,守军在看过卓一航掏出的官文后,笑闹着放一行人过了关。
  不过临行前,他还是叮嘱了一句:
  “之后的路还请道长们缓行,免得城上值守的兄弟误会!”
  “谢兄弟提醒,我等晓得了!”
  眼看着一行人离开,负责住守路卡的军官眼中,闪过一抹羡慕。
  “只恨自己不是武当弟子啊.....”
  “嘿嘿,李头儿,你这话我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唠叨了八百多遍,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要不是我娘当初心疼我,舍不得我上山受苦,现在耶耶我也是武当门人啊?’”
  端着长枪守关的老兵大笑着打趣自家长官。
  “就是啊头儿,你说你要是武当弟子出身,混到现在怎么着也是个营卫了吧?”
  “说不准还能混到背嵬军混个什长当当.....”
  “哈哈哈,可别去背嵬军,若是李头儿去了,咱大娘不得把眼睛哭瞎啊?”
  笑声是会传染的。
  在军中,若是有人笑了,很快的,凑在一起的大家伙儿都会笑出声儿来。
  被众多兄弟打趣,负责管卡驻守的部将也是咧嘴一笑。
  去背嵬军?
  那是掉脑袋的事儿,若不是和蛮子们有深仇大恨,又有几个愿意加入背嵬军的?
  要知道,背嵬军的主要组成的人员,可都是那些从北方南下的北方汉子。
  一个个人高马大不说,看见蛮子后眼睛都是红的,那都是死都得咬上蛮子一口的狠人!
  光复北地,驱逐金元。
  只想安稳点儿混日子的部将可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
  李姓部将正想着呢,另一边,负责管卡的小队那边则是传来了一阵呼喝。
  “来者止步!”
  “可有出身文字、亭县开具的文书?”
  “兵爷,我们是从西南逃来的苦命人啊.....”
  “抱歉,没有通关文书,闲杂人等不得入襄阳城两里之内!”
  “军爷.....”
  居然还是个女子?
  站在砖木累积的高墙上,李部将低头望去。
  下一秒,他则是被关卡前,那名刚从马车上下来的女子给惊呆了。
  “好漂亮的人儿啊.....”
  李部将只是眼睛有些发直,而负责拦路的士兵,却已然是被美色迷惑的神魂颠倒,只是看着那名女子发呆。
  然,女子似乎是已然习惯了。
  轻巧的自车中走下后,美貌女子扫视了下四周,随后则是低声问身边陪伴的老妇人道:“姥姥,我们这是到了哪儿了?”
  “我的圣....姑娘呦,你怎么从车里出来了?”
  刚刚和士兵搭话的老妇苦笑着冲女子道:“我等已是到了襄阳。”
  “襄阳?”
  女子皱眉:“姥姥,我记得长安不是在南疆北方么,咱们怎么绕到东方的襄阳来了?”
  “这....”
  老妇被女子的话问的一愣,有些话想要出口,却觉得不该现在对‘自家姑娘’去说。
  地点不对。
  氛围爷不对。
  果然,在听到美艳女子的话后,刚刚回过神来的守军变得面色难看了些许,看向二人的目光爷变得不再那么友善。
  “小娘子,这话你可问对人了,你当初就不该往东走,而是改顺着剑门蜀道一路北上。”
  说道这里,这名小军官冷笑一声:“看看你这样的美人儿在那吃人的平原上,能不能安稳的走到那长安城去!”
  “军爷何出此言?”
  被军官怼了一句,美艳女子的眼睛眯了眯。
  “何出此言?”
  守关军官失笑,随后,则是以一种非常凄凉的语气去描述道:
  “欢欢喜喜汾河岸、凑凑呼呼晋中南,哭哭啼啼吕梁山,誓死不过雁门关....
  如今雁门已失。
  这大好的中原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