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四十二章 后续

第四十二章 后续


  蓝礼预料之中的攻击没有到来。
  在听完他的话后,灭绝师太明显愣了一下。
  趁着机会,蓝礼稳步后退。
  一秒。
  两秒。
  三秒。
  “黄口小儿欺人太甚!!!”
  铮!
  青松斋内,一道剑光亮起。
  下一秒。
  则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混乱之音。
  “杀人啦!!!”
  “快去禀告掌门,”
  “师父!”
  “快跑啊.....”
  脚下凌云步伐,灭绝师太拎着出鞘的倚天宝剑,面色的表情寒冷如冰。
  她居然被人羞辱了!
  想她灭绝纵横世间二十载,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
  不说一些心存爱慕的正道大侠。
  就连那些旁门左道的妖人,提起她灭绝的第一反应,都是面色大变,绝不会用这种男女小节来玷污她的名声。
  可现在?
  在这正道圣地的武当山,她灭绝,居然被一年岁不满双十的娃娃给调戏了?
  “小儿休走!”
  行走如风,灭绝僧衣裙角于半空中飞扬。
  “傻子才不走!”
  脚下游龙步运转到极致,蓝礼直接往林子中钻去。
  “好个黄口小儿,看今日老尼不撕了你那张利嘴,再把你带到你武当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让他们看看,你们武当究竟教出了什么样的好徒弟!”
  “师太,我武当的开派祖师健在,就不劳烦师太挂心了。”
  蓝礼的话音刚落,就感到身后一阵气劲涌来。
  闪!
  游龙转八卦,脚下急速转换,蓝礼险险躲过灭绝拍出的掌风。
  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密林中扎去。
  开玩笑!
  打?他肯定是打不过灭绝的!
  这一点自知之明,蓝礼还是有的。
  灭绝可以说是和东方白同阶的高手。
  两年前东方白的手段蓝礼可是记忆犹新,若不是有着甲士和火铳帮助,就是三个蓝礼一起上,也奈何不了先天巅峰的东方白。
  “小贼休走!”
  “师太留....”
  “师父!”
  五分钟后。
  武当后山。
  蓝礼身后,灭绝师太愤怒的喝声还在依稀可闻。
  匆忙间,蓝礼也来不及分别道路,只是看着哪里眼熟,就奔着哪边跑。
  待到再听不到灭绝的喝骂声后,蓝礼轻身爬上一颗大树的树干上,轻轻的出了口气。
  “有点儿冲动了啊.....
  不该刺激那个老尼姑的.....
  不过也值了!
  谁能想到,灭绝师太居然是这样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妇,且还真有人看上了她?”
  想到这里,蓝礼险些笑出声来。
  对于灭绝师太事后会不会告状什么的,蓝礼倒是不太担心。
  了不起,挨上一顿板子,再被关上几个月的禁闭。
  这对蓝礼来讲,还算个事儿么?
  十三重铁布衫被他练到大圆满,不就为了应付这样情况的么?
  就是把板子打折了,还能把他打破皮不成?
  学了一身武功,好不容易熬到了先天级别,难道还让他畏首畏尾的活着?
  那他这一生,得多么的无聊啊。
  “今后这样有意思的事情得多去做!”
  暗暗为自己作死得行为点了个赞,觉得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蓝礼,开始思考还有什么比较想要去做的‘成就’。
  “和剑魔那只大雕拍个合影?
  没有摄像机.....
  问问东方不败如厕时是去男厕还是厕?
  这个没意思。
  东方白都被绿衣那丫头给欺负惨了....
  再不。
  去问一问段誉内心的感受?
  这个可以有。
  毕竟段誉看上眼的女人,都是他老子留下的种。
  想来和他讨论一下‘愿世间有情人都是兄妹’这个话题,会激发他对人生的思考,说不定还能令这位未来的大理王爷走上哲学的道路......”
  独自一人在树上嘀咕了一会儿,感觉体内真气恢复的差不多了,蓝礼左右探查。
  发现没有‘敌情’后,轻身跳下了树干。
  “嗯,危险的事情还是少做,尽量挑一些没什么危险的.....
  像是去某山庄给任我行投喂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顺着山道,蓝礼开始往回走。
  一刻钟后。
  武当山内院。
  回到住处的蓝礼刚进门,就见到院子里,自家师父铁青着脸在看他。
  ‘不能慌,千万不能露出心虚的样子,要不然,师父肯定会借题发挥,狠狠的收拾我一顿!’
  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蓝礼面色露出一抹放松的微笑。
  “师父我回来了。”
  “哼。”
  三秒钟后。
  一阵冷风吹过,卷起了几片树叶。
  俞岱岩看着蓝礼已经关进的房门,表情呆了那么一呆。
  这节奏不对吧?
  这惹了祸的孽徒,不是该声泪俱下的抱住他的大腿痛哭么?
  再不成,也该跪在地上,死不认错才是啊?
  全当作没法生过,你是什么个情况?
  缓了差不多半分钟。
  俞岱岩喘了口气,一只手敲打起蓝礼的房门。
  “明月你给我出来!”
  “师父,我在洗澡呢,有事等我洗完再说。”
  “你出不出来!”
  “师父我在水里呢,没法出去啊.....”
  “你...你....”
  俞岱岩被气得面色通红。
  蓝礼的师娘正坐在树下嗑倭瓜子,见俞岱岩生气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别生气,他人都回来了,既然他想洗澡,你就让他先洗呗。
  他早晚不得出来,你还怕他丢了不成?”
  蓝礼的这位师娘,对他们这几个徒弟还是蛮关爱的。
  “哼!慈母多败儿!”
  也不知俞岱岩是不是想通了,又狠狠在房门上砸了几下后,走到树下和妻子一起磕起了瓜子。
  “你说他干的这都什么事儿啊!那灭绝.....”
  “呵,灭绝怎么了,你还惦记着人家?”
  师娘表示很不开心,直接横了俞岱岩一眼。
  “你....”
  俞岱岩气的吹胡子:“这是辈分!是人伦大事!小三这孩子既然是我徒弟....”
  “是你徒弟又怎么了!”
  一把抢过俞岱岩手中的南瓜子,师娘瞪眼道:“当初你师弟看上人家灭绝的徒弟,定亲宴上,你不还是笑的牙花子都翻出来了,非要给人家送一份大礼?
  那时候你怎么不叫唤人伦大事呢!”
  “你...我....
  这不一样!”
  俞岱岩被妻子怼的没话说,最后直接拍了桌子,表示不想再提这个话题。
  至于哪儿不一样?
  一个是娶妻纳妾,一个是把嫩草送到老牛嘴里。
  咳咳。
  关键蓝礼是他徒弟,他能管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