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仙武帝 > 第二十二章 红于绿

第二十二章 红于绿


  刀枪锋利,铁甲铮铮。
  大戟在手,天下争雄。
  宋朝是一个军事弱国。
  嗯,这一点辩无可辩。
  但非常有趣的是,在这个‘弱’字里面,宋朝的军士却不会背锅。
  不是士卒性子软弱,软弱的是那些做决定的人.......
  这一点。
  蓝礼信了!
  距离迸发星光的院落还有近百步,蓝礼就被身边的左忠给拦了下来。
  “公子小心,前方可能有埋伏。”
  左忠一脸严肃的把蓝礼护卫到身后,四周甲士飞速支撑起双重塔盾。
  前方、四周、头顶。
  一面面包铁盾牌把位于中心处的赵阳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不给外界留下半点的缝隙。
  “后退!”
  “各什长、伍长约束好队伍,不要乱了阵型,若是公子出了半点差错,本将唯儿等等试问!”
  “约束队伍!”
  “后退.....”
  一个如刺猬一般的钢铁巨兽,整齐划一的逐步后退。
  如同活物。
  一直后退到三百步之外,钢铁巨兽才肢解开来。
  最前方,三十面铁盾立在地上。
  钢枪、弩箭。
  军士们目光炽热的叮嘱远处的别院。
  黑夜中。
  因为发现了敌人,他们眼中的血丝,都变得更加浅淡一些。
  “院中有人?”
  蓝礼相信左忠的经验,但他对武当一行人居住的别院里,混进了‘刺客’这一点,还是非常的疑惑。
  “有!”
  左忠恶狠狠的点了点头,见蓝礼疑惑,低声解释道:“我等百人临近,按道理讲,院内众人早该听到响动出门迎接,可刚刚,院内却没有任何反应。”
  蓝礼‘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事出反常必为妖!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作为护卫的左忠,既然发现了异常,选择护卫蓝礼后退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令蓝礼好奇的是,院子里发生了什么?
  武当一众人是没有发现这批甲士,还是说,有其他蓝礼不知的情况发生了?
  很快的。
  就在蓝礼打算让东方白进去探查一下时,对面的院落中,升起了大片大片的火把。
  “这.....”
  看着院墙后方露出大群铠甲齐备的士兵,蓝礼觉得自己有些牙疼。
  什么情况?
  这些人是怎么跑到城里来到?
  明明木河城四门都被封锁了......
  院墙上的军士们显出身形,令护卫蓝礼的甲士们握紧了手中刀柄。
  双方对持了大约一分钟,庄园的大门从内推开。
  一身军人打扮的卓一航,微笑着带着一队甲士走了出来。
  “都别紧张,是自己人!”
  看到卓一航的打扮,蓝礼差不多弄懂了事情的脉络。
  在他身边,绿衣正用一把火铳对准东方白......
  在甲士的包围下。
  卓一航和一名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的军官被带到了蓝礼面前。
  看得出,这名军官在军中的职位应该不低,为人也比较傲气。
  在见到蓝礼后,只是说了几句场面话后,就要求蓝礼带着手下甲士撤出方圆三百丈。
  嗯,态度还行,属于公事公办。
  就是对方那双‘目中无人’的眼睛,实在是令蓝礼不爽。
  军队是从襄阳来的!
  正经八百的飞鹏军校卫,手下整编的一支人数达到八百的精锐甲士,可以说是襄阳城军中嫡系中的嫡系。
  带队的校尉,可能是打心眼里就看不起‘位面碎片’中的军队,连带着,对蓝礼这个‘狗大户’也没什么好感。
  等他走了。
  留下来的卓一航拍了拍蓝礼的肩膀,替那个校尉和蓝礼道了个歉。
  “师弟,韩冲将军此次前来,是受了我们武当的邀请过来帮忙。
  本来他是负责镇守樊城。
  结果被指派到了这处小世界来,心里有些不满,我等也体谅一二。”
  卓一航苦笑着对蓝礼解释着。
  顺便还和蓝礼说了一下主位面的形式。
  诸如眼下,蒙古大军有小部队逼近长江防线,襄阳城中诸多精锐都整装待发。
  而韩冲,则是在准备北上剿贼的准备中,被武当给硬生生的拉过来的。
  “师兄放心,我没事的。”
  听了卓一航的解释,蓝礼对卓一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他又不是什么龙傲天,对方也没说什么得罪人的话。
  态度差点就差点。
  还能因为这个就结仇?
  如果真是这样,那上辈子蓝礼怕是早就被警察叔叔拉去打靶了......
  蓝礼不在意,跟着他的甲士却多有不满。
  撤退的途中,几次冲着院墙上的宋军发出呼喝,要他们出来打上一场。
  收获渺渺。
  院里的军人连个回话的都没有。
  一直到退回长公主府,那些憋了一肚子火气的甲士还在叫骂。
  这不正常。
  也很正常。
  有着血月的影响,蓝礼手下这些甲士能忍者没有当场和宋军打起来,已经非常出呼于卓一航的预料了。
  要知道前几次.......
  公主府大厅。
  绿衣给端上了热茶。
  三杯。
  东方白也列于桌上。
  咳咳。
  这位武当的‘临时盟友’,现在脸色难看的可以。
  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盯住卓一航,要他给个解释。
  她和武当是友军啊!
  结果呢?
  被蓝礼抓住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折磨!
  如若不是临战在即,蓝礼觉得她这个先天战力还有些用处,怕是这次位面战争结束的时候,就是她东方白损命之时!
  到时候。
  武当给日月神教的解释,估计就是一句‘查无此人’了......
  这委屈,她东方白受不了!
  可她现在还不能去找蓝礼的麻烦.....
  卓一航倒霉了。
  被一个先天里都拔尖儿的大高手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头皮都在发麻。
  “东方左使,这次只是误会。”
  在东方白越发难看的表情中,卓一航硬着头皮解释道:“在进入这个秘境前,我武当也不知明月师弟身在这里。”
  “明月?不说叫蓝礼么?”
  东方白冷笑着瞥了蓝礼一眼。
  蓝礼身边,绿衣默默的掏出了两把火铳。
  然后....
  砰!
  一道烟雾爆发,身影飞退的东方白眉目倒立:“你武当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贱人闭嘴!”
  以另一把火铳把东方白的身影逼退,绿衣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我家公子的名讳,也是你这贱人能够质疑的?”
  卓一航一脸惊愕的看向蓝礼:“什么情况?”
  蓝礼耸了耸肩:“你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