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 第298章 韩非出山, 嬴政遇刺

第298章 韩非出山, 嬴政遇刺


      郁郁葱葱的青山之上,一座被云雾包裹的山顶,一丝丝山风吹过,拂过了尘世大片喧嚣,真如人间之外的净土一样。
  
      山顶,有一座亭台,石桌以及石凳,两道人影坐在里面。
  
      其中的一个是一位面色俊郎不已的年轻人,他五官匀称,眼睛深邃,蕴含睿智,
  
      身上则是一身显露出书生气息的白色儒袍,看起来出尘不已。
  
      在他对面,是一位看起来不苟言笑的老者,这老者的五官就像用刀镌刻过一样,颧骨突出,眼神凌厉,一身宽大的儒袍更显露出长者风范。
  
      这是一个严厉的老人
  
      两人在下棋,一子一子的落下,有条不紊,却又杀机四伏。
  
      整个天下仿佛就在这棋盘之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两人则是执棋人,掌控一切但事实却又并非如此。
  
      “韩非,你的棋艺最近下降了许多,似乎心不在焉。”老者缓缓开口,声音沉重,给人一种压抑感。
  
      年轻人也就是韩非一笑,微微拱手,谦虚道:
  
      “是老师的棋艺精湛,学生佩服”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老者抚须一笑。
  
      韩非目光看向老者,面露尊敬之色。
  
      这是他的老师,也是如家的大儒,活到至今最年长的一位,荀子
  
      即便是在七国,荀子的名声也依旧百家皆知,乃是如今儒家众圣老祖。
  
      “你来这里学习五年,如今七国之乱已经到了末期。韩非,作为韩国的王子,你放心不下自己的国家吧。”荀子问道。
  
      “瞒不过老师,韩非毕竟生于韩国,长于韩国,面对故土,实在不忍心他被这大世埋葬。
  
      所以在外求学,学习那革新之法,拯救韩国。”韩非说道。
  
      “那么你学到了吗”荀子问道。
  
      “学生认为,治理国家不仅仅依靠儒家的仁治思想,更要有法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国家一旦有了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相对于国家革新来说无疑是意义重大。”韩非说道。
  
      “可是,法的建立,注定会触及某些人的利益,你能接受得了挑战吗”荀子说道。
  
      对于韩非这个性情跳脱的学生,他是非常喜欢的。
  
      从自己儒家体系里领域出另一套法学思想,实在天资聪颖。
  
      法学糅合了儒家思想,法家思想大成,实在很难想象将会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学生不惧挑战,只怕救不了国,救不了受苦的黎民百姓。”韩非目光坚定。
  
      “若是你潜心修学,未来必能成为一名大儒,流芳百世。
  
      但你现在若下山,前途未卜。或许建立万世功业,或许埋骨它方。
  
      作为我荀子的学生,老师不会阻拦你只要你记得,无论何时,在你身后,都有老师在。”荀子说道。
  
      随后,留下一局未下完的棋局,向着山下走去。
  
      年纪大了,最伤离别韩非一个人坐在山顶,任山风拂面,目光平静。
  
      远远看着天际白云悠悠,不由站起,对着山下那道伟岸的身影遥遥一拜。
  
      “韩国,等着我,我韩非回来啦”
  
      韩非低喃了一句,犹如星辰一样的眼睛绽放惊人的神采。
  
      秦国,皇宫。
  
      空旷的大殿之内,已经继承了襄王王位的嬴政坐在古色古香的书桌前批阅奏章。
  
      作为秦王,目前他什么都不懂因为秦国的朝政大权目前全部都掌控在相国吕不韦以及他母后赵姬手上。
  
      作为王,他不自然不甘心当一个被架空的傀儡,无时无刻不想夺权。
  
      可是诺大的皇宫之内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四面楚歌,腹背受敌。
  
      赵姬虽然是他生母,但生活作风糜乱,朝政之事很少提及,并且与吕不韦有着说不清道不楚的关系
  
      所以赢政是指望不了她
  
      一念至此,一抹极为阴狠的神色出现在眼底
  
      吕不韦,赵姬,无疑是他掌握秦国的最大绊脚石。
  
      “咻”
  
      宫殿里油盏上的烛火被一抹看不见的气流斩灭
  
      赢政只觉得背脊生寒,一股致命的威胁感油然而生
  
      抬头一看,不知何时,房梁上面一名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刺客出现。
  
      那名刺客眼神冷漠,手里拿着一把两尺左右的短刃。
  
      即使隔了数丈远,赢政都能感受到来自那短刃上散发的寒气,当真是刺骨逼人。
  
      对于刺客而言,数丈的距离不过就是呼吸之间的功夫,转瞬即至。
  
      显然,这是一个有预谋的刺杀能够从皇宫的重重护卫下潜伏进来,可以看出刺客的实力不低。
  
      又或者,幕后指使这场刺杀的人就在皇宫内,他有权力调离皇宫的守卫军,让刺客毫无阻碍的进入。
  
      但不管是那一种可能,赢政都必须直面这个刺客,或许宫殿外的护卫早已经被调离亦是被杀。
  
      “死”刺客嘴里吐出冰冷冷地一个字,身如鬼魅。
  
      “咻咻咻”
  
      几个挪移,刺客手中的断刃距离赢政的脖子只有一拳左右的距离。
  
      冰冷的杀气扑面而来,令人遍体生寒,皮肤刺痛
  
      但是赢政一动未动,威严的眸子直视刺客
  
      刺客感觉到嬴政的目光,感觉好像被某种恐怖的猛兽盯住了一样,竟然不敢对视。
  
      不得不说,赢政是天生的王者,就凭他的气势就足以摄住刺客。
  
      但显然光凭逼气,无法活命
  
      “嗖”
  
      从赢政的眼底看到,一道月牙形的剑气一闪而逝,迅如闪电一般
  
      刺客的眼睛失去了神采,“嘭”的身体在距离嬴政三尺的地方软倒下去。
  
      宫殿的卷珠帘后,一名白衣束发的年轻缓缓走出,他气势沉稳,眼睛锐利,手里拿着一把古朴而精致的长剑,宛若一名少年剑圣出世。
  
      “大王受惊了”白衣少年缓缓说道,微微行礼,不卑不亢。
  
      “无事,多谢盖先生及时出现救下本王。”嬴政说道。
  
      他口中的盖先生正是鬼谷传人,盖聂。
  
      “这是属下份内之事。大王,刺客怎么处理。”盖聂问道。
  
      “秘密处理掉吧,无须打草惊蛇。本王早晚要揪出这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嬴政说道,眼底浮现一抹怒意。
  
      堂堂秦王,居然在自己的宫殿被杀手刺杀,真是是奇耻大辱。
  
      盖聂沉默,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职责就是秦王护卫,保护其安全即可。。
  
      随后不多久,两名侍从进来快速搬走了刺客的尸体。
  
      盖聂随意一瞥,在刺客的脖颈处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蜘蛛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