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 第255章 事后王树跑啦 求订阅

第255章 事后王树跑啦 求订阅


      “大帅神机妙算,石瑶佩服且那朱友珪已经身陨。”
  
      孟婆佝偻着身子微微一拜,随即说道。
  
      “朱友珪死了他到底是谁是大天位的功力,何人杀了他。”不良帅问道。
  
      他虽然推算出朱友珪此行大凶,但却也没有得之会身死。
  
      这就是相术,可测福祸吉凶,但只有一个大致笼统的结果,并没有具体过程。
  
      “阳叔子之徒,王树”孟婆说道。
  
      “原来又是他啊阳叔子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可惜不能为我所用。”不良帅微微叹道。
  
      “大帅,如今冥帝朱友珪已死,还有五大阎君也全军覆没。玄冥教如今一盘散沙。属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孟婆问道,
  
      不良帅沉思,随即说道:
  
      “石瑶,你暂时恢复真身吧”
  
      话落,石瑶身形一怔,周身慢慢出现金色的萤火,围绕自身不断旋转着。
  
      如同凤凰涅盘一忙样,凭空自生火焰,最终被火焰吞噬。
  
      不良帅一动不动,天塌不惊,只是静静看着夜空。
  
      在石瑶身上火焰消失之后,其全身上下露出的皮肤上露出一层黑色的茧。
  
      而且比之孟婆那身形佝偻的样子,现在的石瑶身形更加修长窈窕,曲线起伏着惊人的弧线,前凸后翘。
  
      不良帅伸手一点,内力触发,一股力碎了石瑶身上的黑色茧。
  
      肉眼可见的,一道道缝隙出现在躯体表面,就像精致的瓷器一样,正在碎裂在。
  
      一块一块的茧剥落,掉落,在之下则是一具完美且一丝不挂的躯体
  
      修长笔直,浑若天成的大腿;那一望无垠,汹涌澎湃的群山;纤细白嫩的粉臂自然的垂落而下,以及勾魂夺魄的媚眼充满着别样的异域风情。
  
      这就是孟婆的真面目,也就石瑶,一个神秘且美丽的女人。
  
      “果然是我见尤怜,难得一见的天姿国色。石瑶,让你化身孟婆,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不良帅缓缓说道。
  
      “身为不良人,自然一心为大帅效力。”
  
      石瑶缓缓作揖,盈盈一握的腰身微微弯下一些弧度,却显得更加的诱人妩媚。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那王树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岁。
  
      石瑶,你本身貌美,又极擅长媚术,觉得自己能够对付得了他吗。”不良帅问道。
  
      “呵呵,只是一个少年而已,属下有绝对的自信让其迷恋上我的身体。”石瑶嫣然一笑,似乎信心十足。
  
      “他毕竟是阳叔子的徒弟,和本帅也是同僚,有些情分。石瑶,若是你也失败了的话,本帅为了这大唐天下,就真的要做出一些事情来改变了。”
  
      不良帅缓缓说道,侧过了身子,再次恢复一开始的动作,凝视夜空。
  
      石瑶娇躯一颤,那双充满媚意的眸子里面露出坚定之色,说道:
  
      “属下,一定不负大帅所托。”
  
      次日,清晨。
  
      王树依然在梦乡里,浑然不知他已经被某个活了三百年的老怪物给算计上了。
  
      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会一笑而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的。
  
      不过貌似这三百年的老怪物实力也不弱啊
  
      “嗯”
  
      一道浅浅诱人的声音蓦地在耳旁响起来,王树紧闭着的眼睛动了动。
  
      下意识伸手抓了抓,入手一阵柔软,就像弹棉花一样。
  
      “”
  
      “梦里这么真实的吗”
  
      王树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再抓了了抓,确实手感不错,还有一股惊人弹性,不由多试了几下。
  
      “嗯”
  
      那浅浅诱人的声音再次传到耳边,王树意识一怔,猛地睁开眼,快速挪开了抓住。
  
      心跳一下加到了二百五,他的余光稍微一瞥,只见冷艳高贵的女帝像只猫一样紧紧缩在他的怀里。
  
      只是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女帝枕着他一只手臂上,其双臂放在他的胸口位置,死死扒拉着,那睡姿一看就不正经。
  
      而且似乎,两人还有那么一些衣衫不整
  
      女帝衣服的胸口分开了一大半,仅凭余光就能看见美好的景色。
  
      “难道昨晚酒后,可是他没醉啊,睡之前在数羊,怎么可能呢。”
  
      王树挪出一只手摸向下半身,不由松了一口气,心道:
  
      “还好裤子依旧在”
  
      “怎么办女帝醒来后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灭口的”
  
      求生欲很强的王树脑细胞不断新陈代谢,思考着对策。
  
      “要不,跑吧”
  
      一个念头悄然在王树心里响起。
  
      “你要是再消失,我永远不会原酿你,甚至会杀你”
  
      昨晚女帝说过的话又在脑海里回荡
  
      王树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帝,长叹一声:
  
      “撤了,撤了。”
  
      这醒来,他不得脱层皮啊哎,都怪老王家的基因太优秀了,把自己弄得这么魅力非凡,难受啊
  
      “嗖”
  
      王树跑了,裤子没掉跑的那种
  
      山顶上,只剩下女帝一人在沉睡着。
  
      “呼”
  
      不久之后,一阵早间的冷风呼啸而来,女帝下意识缩了缩身子,伸手抓向那个一眼他温暖的暖炉。
  
      只是却扑了个空,眼睛微闭着,手在空中模了好几下,依旧什么都没有。
  
      凤目一皱,女帝忽然睁开了威严的眼睛,目光看向四周,再看看自己衣衫不整,一时间陷入了思考当中。
  
      “啊”
  
      “王树小贼,本宫要杀了你要抽你的筋拔你的骨”
  
      不久,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在整个山顶上回荡不断,鸟兽惊散
  
      在山下,王树似有所觉,连忙加快了脚步离开。
  
      而在山上,女帝发泄了一阵心里的憋屈之后,慢慢冷静下来,同时在思考:
  
      “昨晚应该什么都没发生吧”
  
      “身体也没有什么异样,而且没有丝毫疼痛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小贼怎么又跑了”
  
      “做贼心虚”
  
      女帝此时愤怒,恨不得将王树灭之而后快。这天下的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
  
      “该死的又跑了好像本宫是吃人野兽似的”
  
      女帝愤愤,随即离开了山顶,施展轻功向着山下飞去。
  
      她要回到幻音坊,她要调动整个岐国的势力,她要通缉王树,把他抓回来,好好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