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 第236章 姬如雪与王树的那些事!

第236章 姬如雪与王树的那些事!

    场面气氛一度紧张!
  
      蒙面女子,也就是受女帝之命前往渝州拿火灵芝的姬如雪心情惊惧。
  
      “你这个坏姐姐,我们救了你,你居然想伤害树锅锅!”
  
      蚩梦双手插腰,面露愤色,气嘟嘟地看着姬如雪。
  
      姬如雪沉默,她做得确实不对,但女帝之令重于一切,冷声道:
  
      “小妹妹,你别被身后这个男子骗了,他是一个十恶不赦你负心汉,专门欺骗单纯女孩的感情。”
  
      “喂喂喂,说话得摸良心啊,我都不认识你!”
  
      王树指着姬如雪,他这样纯洁友爱的人不接受污蔑!
  
      “哼,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姬如雪冷冷道。
  
      虽然被一掌拍得伤势不浅,但幻音坊精通暗杀之术,搏一搏,或许能够制裁这个人渣负心汉,完成女帝的人物。
  
      “我做了什么?难道对不起你,可你是谁都不知道。况且你还蒙着面,谁知道你长得是不是如花还是翠兰?”王树说道。
  
      蚩梦楞了,她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王树再看着姬如雪,最终还是选择相信王树。
  
      “哼,大哥哥是好人,才不是什么负心汉!倒是你,你不会是小三吧。”蚩梦指着姬如雪,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不是小三,他真是负心汉!”姬如雪辩论道。
  
      “哼,你就是!”蚩梦恨恨说道。
  
      “果然这个人用花言巧语欺骗了纯真的小女孩,女帝要杀他果然没错。这种负心汉要是活下去,得有多少无知女孩受到欺骗以及伤害。”
  
      姬如雪心中凛然,不再争辩,明知道实力差距大,但依旧还是无畏出手了。
  
      为了世间正义,她义无反顾!
  
      “哎!”
  
      王树摇头,双臂交汇,施展阴阳术,泥土翻动,陡然一根又一根深绿色的藤蔓破土而出,化作灵蛇游曳。
  
      姬如雪一惊,举剑斩去,但这藤蔓比看上去的还要硬,剑根本砍不动。
  
      只是一瞬,空中一根又一根藤蔓游动,蜿蜒曲折,没有悬念的束缚住了姬如雪的腿部,然后借势攀岩而上,绑住其柔软纤细的腰部还有双臂,直直呈大字形挂在空中。
  
      见到这一幕,蚩梦面色微变,为什么感受到一种邪恶的气息!
  
      “放开我!”姬如雪大叫,身体躯左右扭动,双臂挣扎,满目羞愤之色。
  
      但是奈何这藤蔓虽然看似柔软,但韧性十足,具有很强的收容性与扩张性,根本挣脱不得。
  
      “放开你,放了你继续用剑捅我!”王树不由说道。
  
      “就是,就是。”蚩梦附和。
  
      “让我看看你长啥样,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王树走近,直接伸手揭开了女子的面纱,露出一张精致冰冷以及夹杂羞愤之色的容颜。
  
      稍微楞了一下,王树说道:
  
      “也就一般般吗?还以为是什么大美人呢?”
  
      “哼!”姬如雪冷哼一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又能说什么。
  
      “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张口就说我是负心汉?”王树问道,这是他目前比较奇怪的地方。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姬如雪冷冷说道,俏容上布满寒霜。
  
      “我做了什么事,我怎么你啦?我怎么不知道?”王树说道。
  
      “哼,虚伪!”姬如雪。
  
      蚩梦俏脸露出认真之色,因为姬如雪现在全身被呈大字形捆绑,所以她能看到这个坏姐姐的一切。
  
      围绕转了一圈,蚩梦伸手在姬如雪的怀里,还有腰间部位的位置分别拿了一个小袋子,一卷白色画纸。
  
      “这是我的东西,还给我!!”姬如雪激烈扭动挣扎,但挣扎无效。
  
      “蚩梦,你拿的是什么?”王树不由一问。
  
      “坏姐姐不说名字,人家就在想从她身上的带着的随身物件找到一些有用消息。
  
      树锅锅,人家是不是很聪明。”蚩梦说道。
  
      “蚩梦真聪明!”王树说道。
  
      “……”姬如雪。
  
      “咦,这是火灵芝,哇,还是千年份的,很少见的!”
  
      蚩梦首先打开袋子,里面放着一根暗红色的灵芝,灵芝表面有些神秘的纹络,还夹杂一股无比强烈的药香味。
  
      “火灵芝!”
  
      王树眉目上挑,再看眼前这面容精致,却神情冰冷的女子,还有刚刚被蜂赶走的玄冥教士兵。
  
      这女孩的身份呼之欲出,但他还是奇怪,他根本就不认识她啊?
  
      “这画让我看看?”王树说道。
  
      闻言,蚩梦把画递来,而她自己则陶醉在火灵芝强大的药香里,凑近鼻子前,使劲闻着,甚至流出口水,恨不得一口把火灵芝给吃了。
  
      即便在苗疆那里,千年份的火灵芝都很罕见,据说可以肉白骨,甚至起死回生!
  
      王树接过画卷,缓缓铺展开,当看到画中人物的时候,不由一愣,暗道:
  
      “真是好英俊的少年,咦,怎么看起来和我有点像?
  
      不对,这不就是我吗?”
  
      王树这才看着姬如雪,面色柔和许多,轻咳一声,说道:
  
      “像我这样英俊潇洒,而又年少有为的男子确实世间少有,如凤毛麟角。
  
      看你随身带我的图画,想必是暗恋我,又求而不得,所以心生妒忌怨恨。
  
      我不怪你,原谅你了,毕竟太优秀了也是一种罪啊!”
  
      “……”
  
      姬如雪眼睛瞪得大大的,面露不可置信之色,她嘴唇动了动,脸皮抽搐。
  
      世上怎么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谁稀罕你!”
  
      最终,姬如雪暴躁地说了一句。
  
      “哎!”
  
      王树叹息,脸色愈发地柔和了,伸手轻轻拂过姬如雪冰冷的俏脸,说道:
  
      “不用解释,不用掩饰,我懂。但我注定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被王树摸脸,姬如雪脸色一红,羞愤交加,但是听到其说的话,直接气的吐血。
  
      “哇,树锅锅好帅啊!”
  
      蚩梦不禁托腮,看着此时眼前风姿不凡的王树,眼里出现一片迷朦之色。
  
      “你,别想多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也别臭美了。”姬如雪冷冷说道。
  
      “那你随身带着我的画卷怎么解释,难道不是觊觎我的美色?又或者你是个女变态?”
  
      王树向后退了两三步,故作警惕之色。
  
      疯了,疯了!姬如雪又被捆住,此时她都不知道说什么,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
  
      就在这时,远远的一道身影快速飞奔而来,带着一道正气凛然的声音,怒吼着:
  
      “禽兽,放开那个女孩!”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