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 第四十一章 王树出手

第四十一章 王树出手


  “大哥,你看那少年为什么我会有一种面熟的感觉。”
  玄冥教众之后,黑白无常默默恢复伤势,此时两方势力的头头对阵,他们这种小喽啰也就不用出手了。
  也就有时间观察整个场上的局势,白无常对于祭酒真人许幻用剑伤她之事耿耿于怀。
  因为她的肌肤经常被大哥抚摸把玩,如果出现伤疤的话,她和大哥再行那事的时候会不会有影响体验感?
  常宣灵目光死死放在许幻身上,而离许幻最近的王树自然也就进了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这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给他一种非常面熟的感觉!
  女人的直觉一向都是非常准确的,曾经有多次他们兄妹二人死里逃生全都凭借的是她非人的直觉。
  “小妹,哪个少年?”
  黑无常问道,他注意力都在冥帝和张玄陵身上,对于大天位高手的实力可是羡慕不已。
  “就是他!”
  常宣灵安踏近黑无常脸前,嘴里吐出湿润的热息,伸出那苍白无血的手掌,缓缓指向王树。
  “哦,这个年轻人好像是有些眼熟,他的五官似乎在哪里见过。”
  经过常宣灵这一指,黑无常也觉得这少年眼熟。
  练武之人,耳清目明,思绪清晰。不过两三年的事情,自然印象深刻。
  只是三年前的王树是个六岁大的稚童形象,现在看起来却是十五六岁,这其中的反差,哪怕他们再如何猜测也无法猜出王树的身份。
  “你们二人在嘀咕什么!”
  一声苍老的声音在黑白无常身后响起,孟婆拄着拐杖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二人身边,神出鬼没。
  黑白无常被吓一跳,尤其是白无常常宣灵在心底更是恶毒地咒骂这老婆子神经病,出现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只不过二人面上恭敬无比,见风使舵这种本领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早就已经使用的炉火纯青,连忙说道:
  “回禀孟婆,我们兄妹二人只是觉得那少年长得面熟,似曾相识。”
  孟婆闻言,说着黑无常指的方向看去,注意到许幻身边的王树,却也只是一个大星位的少年而已,目光陡然冷冽:
  “冥帝和张玄陵这样的两大绝世高手对决,你们不好好观摩武学,居然有心思关注一个少年。
  常昊灵,常宣灵你们加入玄冥教也不短了吧,至今还是小星位,须知我玄冥教从来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老身的意思,你们二人可懂!”
  孟婆并没有点破,只是在敲打二人。黑无常拉着妹妹,眼神闪烁不定,连忙拜道:
  “我们兄妹二人多谢孟婆指点!”
  常宣灵心中不忿,这个老东西又在倚老卖老,可是实力又打不过,只能低头。
  不是她们兄妹不努力,而是他们习武太晚,根骨经脉早就定型。
  而且鬼王作为师父,根本就没教他们高深功夫,只是放养,当做下人一样使唤。
  从刚刚被张玄陵击杀之时就可以看出鬼王对他们二人生命的漠然,如同对待蚂蚁一样,何必放在眼里。
  孟婆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黑白无常兄妹俩,这二人虽然武功垃圾了些,但是身上具备一些玄冥教众不曾有的特质。
  所以用起来也挺顺手的,但是脑有反骨,若是给他们一点机会,恐怕会拼了命的,不择手段的往上爬。
  “天师之名,不过尔尔。今天本王就要灭了你们天师府!”
  此时,一直未动的鬼王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瞳孔杀气重重,他一步十丈,两三步间越过了冥帝。
  冥帝见到这一幕,眼神微不可查的阴沉下来。
  不过并未发作,他这二弟确实是武道奇才,功力比他还深几分!
  鬼王每走一步,空气里的温度便会降低一分。
  令人胆颤的气势游荡在周遭,不少天师府弟子见了纷纷后退,面色被吓得惨白!
  张玄陵面色凝重,刚刚与冥帝一战,虽然只是短短交手几招。
  但是惊险不已,内力消耗剧烈,并且五章六腑隐约有些不适。
  可能刚刚内力比拼之中,他已经隐约受了一些伤!
  “阁下想灭我天师府恐怕没这么容易!”
  张玄陵此时拔出了天师信物“紫霄”剑,光滑的剑身之上闪烁电弧,剑身轻颤,发出金戈交击之音。
  “用剑!”
  鬼王冷笑一声,五指化为鬼爪,雄浑的内力化作一团阴森的黑气。
  这黑气诡谲,邪异不已。
  时而有怨灵之声从中发出,黑气袭来,仿若之后化作千万亡灵齐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张玄陵凝眉,轻咤一声,紫霄附着于五雷天心诀内力斩去,一道紫蓝色的剑气划过虚空,将这黑气削成两半。
  看似轻松占得上风,张玄陵却是感到更加危险。
  一经试探,这红发男子的功力竟然也已经臻至大天位顶峰,与他一样。
  功力一样,那么决胜负的就只有双方的武道强弱,技巧如何,以及经验。
  鬼王凶猛,欺身而近,他手掌从虚空抓过都会留下凌厉的黑色爪芒!
  让人丝毫不怀疑若是抓到顽石上,必定让顽石粉身碎骨。
  张玄陵亦是剑术精妙高绝,附带雷电的剑气本身就具有克邪之能!
  “铛!”
  一道剧烈地金属撞击声,约莫五十招之后,两人首次正面碰撞在一起!
  只是削铁如泥的紫霄剑此时却无法斩断鬼王的大手!
  鬼王狞笑一声,他的手掌表面黑气腾腾,就如同罡气一样形成完美防御!
  “嗡嗡嗡!”
  两人僵持在一起,又开始新一轮的内力比试!
  狂暴的雷电,漆黑的邪气!
  一正,一魔!
  两股极端的真气各自仿佛占据了半边天一样,一时间天象大变,空中乌云滚滚!
  这晴天白日居然下雨了,雨水淅淅沥沥,散落在众人身上,打在剑身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小心!”却是,祭酒真人许幻面色焦急的喊道。
  “张玄陵,你的死期到了!”
  一声听来歹毒尖锐的厉声,冥帝形同鬼魅突然就出现在了张玄陵的背后!
  趁其空门打开,暴露破绽,果断偷袭!
  “什么!”张玄陵大惊!
  刚刚太过投入和鬼王相斗,以致于居然忽略了另外一个大天位高手!
  这无疑是致命的!
  冥帝阴厉的幽冥鬼手狠狠拍向张玄陵后背,明显是想一击必杀!
  但就在这时,这灰蒙蒙的雨水多之中!!
  一点寒芒突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