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国漫的超神学院 > 第十二章 阳叔子

第十二章 阳叔子


  有一种人第一眼看过去就与众不同,他的气质无法被模仿,他们走在人群中有的光芒四射,有的平凡至不平凡!
  这种人又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高手!
  王树第一眼看到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如此的感觉。
  手持三尺青锋剑,面色清冷,不怒自威,鲜衣怒马。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是哪个大侠?”王树连忙回忆记忆中用剑的那几个,但是一个大不符合。
  “叮,宿主成功保护桃源村人不被马贼所害,获得随机流量包一份。”001声音传来。
  “是否打开流量包。”
  “是!”王树没有犹豫立即回道。
  “叮,打开流量包,恭喜宿主获得流量500M,余额810M。”
  “叮,流量包随机程序【二】成功生成,是否植入。”001机械式声音再次传来。
  “是。”
  “流量包程序【二】植入中,概念转换:拜师阳叔子,学习武功。获得随机流量包一份,时间一天,数据同步2%。”
  “阳叔子,好熟悉的名字。咦,这不是那什么不良人吗?”王树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来到的是这个世界。
  大唐末年,盐贩子黄巢叛乱,攻入长安,为这个国家的覆灭点燃了导火线。
  之后梁王朱温弑帝,杀了昭宗李烨,自己登基称帝,开启了中原大地百多年的五代十国的混乱史。
  当然这些国家大事目前和王树没有多大的关系,几乎没有犹豫王树就接下了第二个任务。
  “多谢大侠相救!”
  桃源村的人见到剑客打扮的阳叔子,纷纷感激涕零的叩头纳拜。
  大侠无论在哪里都是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身手平民的爱戴。
  在古代,天子之法并不是万能的,总有触及不到的黑暗领域。
  于是大侠这个职业就应运而生。
  “我不是大侠,只是不愿意看到弱者被欺负罢了!”
  阳叔子面目表情没什么波动,他确实不是大侠,因为他是不良人。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完。这些桃源村民,如敬神明一样拜倒。
  见此,阳叔子不再说话,而是看着面前这个六岁大的孩子,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问道:
  “你为什么要救这些村民?”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弱者被欺负罢了!”
  王树用阳叔子的话回答,阳叔子听完表情一滞,又说道:
  “刚刚你头被砍了一刀,只是磨破点皮,是练过的吗?”
  “不是,只是天生头铁,这是天赋!”王树回道。
  其实001已经在心里给出解释,烈阳神性基因其实本质就是一个基因计算机。
  计算机里面有一个保护机制,没有升级成一代超级战士时,遇到危险可以被动触发钢铁之躯。
  因为许易体质原因和基因计算机不兼容,所以只有头部临时变成钢铁之头,也就是所谓的头铁。
  “头铁?”
  阳叔子面无表情,他这次出来就是为了见一个老朋友,然后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但是看到这孩子,又想自己一身本事不能泯然于山野,于是瞬道:
  “孩子,你可愿拜我为师?”
  “愿意!”
  第二个任务出奇的顺利完成,不过得到的流量值比之前少,只有200M。
  之后,阳叔子便带上王树离开了桃源村,向渝州城走去。
  以二人的脚程,到达渝州城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阳叔子并不着急赶路,收了王树为徒之后便传授其武艺。
  这日,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里,风吹过,竹叶落。
  阳叔子见状,突然拔出手中从未剑鞘的青锋宝剑,只听长剑“锃”地一声,森白锋利的剑芒一闪而逝。
  其身躯如同陀螺一样快速飞舞,令人目不暇接,手臂轻轻弯曲,拂过空气,一个接着一个剑花闪烁。
  王树在一旁眼睛都看值了,若不是他精神力强大,恐怕看不清阳叔子的出剑轨迹。
  “建议宿主消耗100M,开启加强版洞悉模式!”001的声音适时响起。
  “加强版?”王树疑惑,但时间紧迫也没来得及多问,直接就答应了。
  顿时,一道激烈的电流划过男孩,一种奇异难以言述的感觉油然而生。
  漆黑地瞳孔紧缩,然后曲张开。只见王树脑海里边除了浮现阳叔子的基本信息,更是增加了一系列三维动态投影。
  阳叔子这一套剑法放慢十倍,被拆分成很多招,变得通俗易懂。
  并且处于在加强版洞悉模式之下,这些动作招式很容易的被王树记下,一点压力都没有。
  风停了,竹叶也落尽了。阳叔子停下身影,把长剑负于背后,目光平静,走上前问道:“徒儿,看清了吗?”
  “看清了。”王树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好,给为师练上一遍!”阳叔子斩下一截树枝递给王树。
  王树接过树枝,眼睛微微闭起,开始回忆脑子里记下的招式,然后慢慢挥动树枝。
  阳叔子本来没有抱多大期望,毕竟他观这竹林意境深远,由感而发,直接抒发心中一股澎湃的意境,并不是旨在传授剑术。
  再者,他手舞剑的速度飞快,以王树的眼力未必跟得上,能看到个三四层就已经不错了。
  看着王树有板有眼的舞剑,阳叔子微微点头,面露宽慰的笑容,能记住这几招已经实属不易。
  但是,舞了几招过后,阳叔子面色逐渐变了,变得无比的凝重,笑容也消失不见。
  当舞了九九八十一式之后,王树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舞完。
  而阳叔则责是面无表情,已经不知用何种情绪来表达此刻内心情绪。
  “师傅,徒儿练的怎么样!”王树觉得自己表现应该不差,不禁问道。
  “尚可!”
  阳叔子淡淡说道,手心却下意识紧紧地拽紧。不知为何,此时看着自己心血来潮新收的关门弟子,总有种压力山大的感觉。
  尚可,只是为了防止自己这徒弟生出骄傲自满之心。而实际上,这徒弟的表现实在太妖孽了。
  “哦!”王树有些失望,果然自己这便宜师傅真是严苛。
  怪不得原著把陆林轩那么可爱漂亮的妹子打得鼻青脸肿,怀疑人生,还真是对徒弟负责啊。。
  阳叔子见王树小脸失望的表情,不禁想道是否自己严苛了些?或者是教育方式有误?
  小孩子骄傲些又有何不可?根本不用刻意压制一个小孩的天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