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魔问道 > 第八百零六章 灭族往事

第八百零六章 灭族往事

人群在蜂拥而出,浩浩荡荡扑向远方。
  
  叶凌宇拉着若凝,同样紧随人群之后一步跨出。
  
  不过来到石台下之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奔赴令牌所在,而是把若凝往身后一拉,朝向最后一个石台所在。
  
  白飞尘和妲仪在他一左一右,警惕的打量最后一个石台。
  
  那些引路的三圣族的人已经通过传送阵撤走了,只余下他们参与试炼的人。
  
  最后一个孤零零的石台上,阎成舟徐徐跃了下来。往前迈出两步,斜过脸望向他们。
  
  “其余人不要上前,保护好妲菲。”妲仪冲着身后喊道,抽出一柄细剑。
  
  白飞尘同样取出自己的武器。
  
  从试炼开始,战斗就等于是开始了。
  
  夺取令牌虽然重要,但眼下的这个强敌却更为关键。
  
  阎成舟鼻孔里传来冷冷的哼声:“你知道,除了你,别的人我都不放在眼里,不过是些碍眼的蝼蚁罢了。”
  
  虽然隔着这么远,不知道他到底在看谁。可众人基本上都能猜到他是在对谁说话。
  
  在这些人里面,能称得上他的对手的,唯有叶凌宇一个而已。
  
  妲仪紧咬贝齿,白飞尘额头也青筋暴起。虽然不悦他的这种说法,可他并没有说错。在他那种压倒性的实力面前,旁人真的难以入他的眼。
  
  “我能打退你一次两次,就能打退你三次四次。”叶凌宇取出流火锋芒,剑尖点在地面,“我猜你的伤还没有好完吧。”
  
  和之前不同,眼下他们人多势众,加上妲仪和白飞尘两个天阶六层,如果真的要打,叶凌宇根本不怕他。
  
  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担忧,那就是若凝和妲菲也在此,以及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有什么手段。
  
  警惕着阎成舟是否要战,可阎成舟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扭头就消失在了丛林里。
  
  直到感觉到他气息远去,众人才浑身一软。
  
  妲仪和白飞尘彼此看看,自嘲一声。只是刚刚那样对峙,他们背后就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以前阎成舟明明不比他们强多少,彼此都是在伯仲之间,何时有了这么大的差距。
  
  “没事了,他已经走远了,我们也该动身了。”叶凌宇把流火锋芒收好,说道。
  
  虽然阎成舟现在不和他们交手,但之后搞不好还要遇到。
  
  “你们怎么就把他放走了?”妲菲在背后不悦的问,“我们人多势众,不是刚好能把他拿下吗?”
  
  白飞尘挠挠额角,有些讪讪。他们人数是多,可这未必是机会。
  
  “其实,我倒觉得,我们这么多人在,反而是叶兄的累赘。”白飞尘好半晌才道。
  
  刚刚若是交锋,他们能不能帮上忙不知道,但拖叶凌宇后退是肯定的。
  
  特别是叶凌宇那种大杀招,在
  
  人多的地方怕是不便释放。
  
  他第一次有这种挫败感,堂堂白虎族少族长,第一次有这种拖人后腿的感觉。
  
  妲仪拍拍妲菲的脑袋:“丫头的提议也不错,下次我们再找机会吧,眼下先想办法夺令牌。”
  
  妲菲难得的没有再闹别扭。
  
  叶凌宇取出万妖令,把灵力注入其中。
  
  在万妖令的背后,缓缓浮现出一张地图来。其中标注了十个圆点,必然就是十块令牌所在。
  
  十块令牌所在的地方不断延伸向妖墓森林的深处,第一块令牌所在,好像便是在妖墓森林的最深处。
  
  认准了方向,一行人开始动身。
  
  白虎族和天狐族的人还紧随着他们,但其他第二轮时候加入他们的人,都纷纷离去。
  
  反正跟着他们也不可能拿到令牌,索性自己去闯闯看。
  
  等那些人离开之后,他们人数已经降到五十人左右
  
  穿过阴暗的丛林,越是往深处走,雾气越大。
  
  叶凌宇一直拉着若凝的手,绝不允许她和自己分开。
  
  阎成舟还不知在何处,若是分开了,会有什么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妲仪拉着妲菲跟在他身后,其余天狐族的人殿后。
  
  “妖墓森林第三层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叶凌宇抽空问,“九品兽王?”
  
  妲菲遥遥头:“九品兽王虽然也是威胁,可你之前没有听那个三圣族的女人说么。她说的是‘堪比九品妖兽’的东西。”
  
  “那是什么?”叶凌宇头皮有些发麻。这片丛林间好像时刻充斥着一股寒意,但这种寒意究竟来自何处,他却始终感应不出来。
  
  “我问你……你怕不怕鬼魂?”妲菲压低了嗓音,双手成爪,朝着叶凌宇比划。
  
  叶凌宇一记掌刀敲她脑门上:“你瞎比划什么?”
  
  他有些受不了这丫头,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丛林中有低沉的声音传来,像是某种风声。
  
  叶凌宇眼前一花,突然看见远处有一头虎形妖兽出现。那妖兽就站在道路中间,正嘶吼着朝他们扑来。
  
  叶凌宇正准备防御,可那妖兽突然就消失在他眼前。
  
  怪哉,幻觉?他相信自己没看错。
  
  “你怎么了?”若凝挽着他的手臂。
  
  “刚刚那妖兽出现,你们没看见?”叶凌宇瞅瞅身旁,那些人好像都没反应。就好像只有他突然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我什么都没看见,叶大公子你可别吓我。”若凝把他手臂抱得更紧。
  
  叶凌宇把神识一遍遍扫出去,却什么也没感觉到。
  
  魂魄?如果那不是幻觉,只有可能是某种魂魄。
  
  “你刚刚是不是看见什么妖兽了?你现在知道了吧。”妲菲噘着嘴,“我对你说过,妖墓森林第三层是妖兽的埋骨之地。这里
  
  阴气极重,妖兽的魂魄在这里凝儿不散,所以这里最危险的,不是活着的妖兽,而是那些能化为实体的阴魂。如果是九品妖兽的魂魄化为阴魂,也许比或者的九品妖兽更难对付。”
  
  叶凌宇忍不住打个寒颤,九品妖兽的阴魂?妖墓森林存在这么多年,怕是死过不少九品妖兽吧,还有那些八品,七品的妖兽阴魂。那根本就是不计其数。这么一想,背后不免一阵拔凉。
  
  第三场试炼,居然还是这么危险的地方,难怪开始之前要给他们退出的机会。
  
  看样子这个令牌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拿的,也许越是往深处,会遇到的阴魂就越强。
  
  叶凌宇沉了沉神,加速来到白飞尘背后:“开始之前,你说有话要对我说?”
  
  “嗯,等穿过眼前这段路,我和你单独聊聊。”白飞尘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众人又穿行了一段路,前方雾气突然有散开的趋势。仿佛拨云见日,他们一头穿出丛林。
  
  丛林的尽头,是一处山崖。
  
  来到山崖边上,才终于见到日光。
  
  在山崖上眺望,前方是一片绵延数千里的盆地。盆地的最深陷之处全部笼罩在浓雾当中,根本看不见底部的全貌。只知道这处盆地深不见底。
  
  “如果准确说的话,眼前这处盆地才是妖墓森林的第三层,刚刚我们所在的地方只是最外围而已。等进到这处盆地之中,应该就会遇到阴魂了。”白飞尘站在崖边眺望。
  
  朝叶凌宇使了个眼色。
  
  叶凌宇让若凝留下,跟众人在一起,独自和白飞尘来到远处的一块岩石上。
  
  “你想说什么?”叶凌宇问。
  
  白飞尘眺望着远处那巨大的盆地:“叶兄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
  
  他的话莫名其妙,叶凌宇根本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什么意思?”
  
  “叶兄觉得眼前这个地方是天然形成的吗?”白飞尘又问。
  
  “不然呢?难不成是人为的?”叶凌宇望了望下方。炸开这么大一个坑,那起码也是天阶七八层,甚至天阶九层出手吧。
  
  “因为我出生白虎一族,知道很多旁人不知道的往事。所以我也知道,妖墓森林的第三层,其实就是一场大战的起始之处。”
  
  “起始?”
  
  “荒夜之乱。”白飞尘淡淡的说道。
  
  叶凌宇又扭头望了望下方的盆地,眉头蹙了蹙。
  
  “在以前,这里本不叫妖墓森林,而是叫幽荧之森。”白飞尘又道,“而你所见的这里地方,也不是如今这个样子。曾经这个地方有两个种族生活于此,烛照与幽荧,那是整个妖界最为古老的两族,可后来被灭族于此。而且是被七族所灭……”
  
  另外一边,妲菲远远望着远处那交谈的两人。叶凌宇和白飞尘交谈之时,特
  
  地掩盖了声音,他们这边根本听不见一丝一毫。
  
  “那两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有什么东西需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妲菲哼了哼。
  
  “他们肯定有重要的事,我们耐心等等就是了。”若凝在旁边安慰。
  
  取令牌虽然分秒必争,但他们若是有别的重要的事,其余人也只能耐心等待。
  
  妲菲扭头看了看若凝,又看了看站在崖边的妲仪:“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妲仪仿佛没听见,站在崖边一动不动。
  
  “喂,你听见没有?”妲菲见她有些发愣,又喊了一声。
  
  妲仪身体突然晃了晃,一声嘤咛,整个人突然软软倒下。
  
  “喂!你怎么了?”妲菲比任何人反应都快,一个健步冲上去。
  
  只见妲仪脸色惨白如纸,额头和脖子上全是细密的汗珠。一只手按在额头上,强忍着挤出一个笑容:“我只是觉得脑袋突然好痛……放心,我没事,可能是之前伤势没有痊愈的缘故。”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求魔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