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哥哥万万岁 > 638、交代
    傍晚的时候,李想回到家,发现窦窦窝在床上睡觉,怀里紧紧抱着小熊猫。
  
      小兔子姐姐睡觉的时候一点也不皮,好温柔安详的样子。
  
      结果转头就得知,小兔子姐姐今天被李诞打惨了。
  
      李诞已经不在这个家里。他跑了,知道大祸临头,躲了起来。
  
      李想给他打电话,喊他回来。这家伙说要去旅行,已经和董姑娘上了火车,地点是承德避暑山庄。
  
      李想无语,威胁李诞有本事以后都别回盛京了。
  
      “盛京又不是你李小象开的,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李诞在电话那头说。
  
      苏美慧听了几句,迅速和李想统一战线,接过电话,对李诞放狠话。
  
      “你还是不是我姐啊,怎么老偏帮李小象,就算喜欢他,也要藏起来吧,这么肆无忌惮,真是的。”
  
      说完他就挂了,担心电话那头飞来筷子、菜刀、叉子和辣椒水。
  
      苏美慧脸色迅速通红,心砰砰跳,不敢看李想,放下手机回了自己房间,好一会儿缓过神来,安慰自己刚才小象没有听到电话里李诞的话。
  
      李想确实没有多想。他来到房间,打量睡觉中的小兔子姐姐。
  
      哎呀,可怜的小兔子姐姐,哥哥一走就遭遇了如此惨剧!竟然被自己下的黑蛋蛋给滋了。
  
      可怜,真是个小可怜。只是这位小兔子姐姐现在睡得香喷喷,小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没有受欺负,但是听苏美慧的描述,她应该好惨。
  
      真不愧是“吃饭睡觉香喷喷小宝宝”,名不虚传,小雯老师还是很懂她的。
  
      ——
  
      粤州。
  
      今天,黄佑怡终于把李想送来的礼物交给了她爸妈,但是没说是男朋友送的,而是说是一位经过粤州的朋友送的。
  
      黄爸爸黄妈妈原本没有多心,朋友之间送礼物很正常。当时他们还叮嘱黄佑怡一些礼尚往来的规矩。
  
      但是当她们打开这些礼物时,发现不对劲,普通朋友不会这么送啊。倒不是礼物很贵重,这些礼物只能说是小贵,但是送的很贴心,样样送进心坎里。
  
      明显花了很大的心思,根本不像是普通朋友送的。
  
      “老黄,当年你第一次到我家做客,就是这么送的吧。”黄妈妈对黄千赫说道。
  
      黄千赫一边说:“你太多疑了”,一边又说:“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老黄,你喊狗呢。”
  
      黄妈妈撇撇嘴,说:“狗狗我才不会起老黄这种名字。我就说你不关心女儿,这明显是个男生送的,我家女儿什么交了这么亲近的男生?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当父母的吗?想想,自从佑怡加入粤州排球队后,我们就当她长大了,没怎么关心了,这不行。老黄你在这里候着,我先去找佑怡谈谈心,不行的话你再上。”
  
      黄千赫不爽地说:“老黄现在还没吃晚饭,饿的难受,心里也难受,我还是先睡一觉吧。”
  
      “天都还没黑,你就要睡觉,你是猪呢。”
  
      “我一会儿是狗,一会儿是猪,看样子我是猪狗不如。”
  
      “那我还嫁给你,岂不是禽兽不如。在这里等着,说不准要用上你呢,好啦,别吃醋啦,都多大人了。”黄妈妈瞧了瞧女儿紧闭的房门,然后才放心了踮起脚亲了亲打翻醋坛子的老公,进了黄佑怡的房间。
  
      黄佑怡正坐在电脑前打字,看到黄妈妈进门,似乎有预感,一语未说,脸先红了。
  
      “脸怎么红了?”黄妈妈戏谑地问道。
  
      “天热心烦气躁。”
  
      “怎么又白了?”
  
      “刚开了空调。”
  
      “你男朋友有心了。”
  
      “……???”黄佑怡不再搭话,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黄妈妈。看我这么萌,不要谈这么成人的话题好不好?
  
      “怎么又不说话了?热胀冷缩卡住了,还是不好意思介绍?”
  
      “妈你真的是英国长大的吗?我怎么看你不像。”
  
      “怎么不像了?”
  
      “说话跟唱戏似的。”
  
      “我们在国外的华裔重视传统文化,不像国内的人。”
  
      “我对传统文化也很感兴趣,妈你推荐几本书给我看看呗。”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说说,刚才的那些礼物谁送来的?”
  
      黄妈妈见黄佑怡不说话,继续鼓励道:“说说看嘛,我又没反对你谈恋爱,19岁啦,在英国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男朋友都换了好几个。你这是初恋,我双手支持你。妈妈就是好奇,哪家的男孩子遭你喜欢了,那得有多优秀啊。”
  
      黄佑怡偷偷地笑了笑,说:“我又不是仙女。”
  
      “你不是仙女,你是我们老黄家的公主啊。”
  
      “那我就是小黄咯,咦~~~真难听。”
  
      “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你小姑姑,她应该知道你谈恋爱的事情吧?你什么事都喜欢跟她说。”
  
      “啊,不要不要~~不要问。”
  
      黄佑怡知道,她的那位小姑姑不知道这事,如果让她知道,基本就等于广播了。至于以前什么事都跟她说,那是年少不更事,自从更一点事后,她就不敢对小姑姑掏心挖肺了,凡事留两手。
  
      “不让我打电话问,那你就自己说。”
  
      黄佑怡沉默良久,鼓足勇气后终于说道:“是,是男朋友。”
  
      黄妈妈尽管猜的七七八八,但是听到女儿亲口说出来,依然深呼了两口气,缓了缓,才继续追问:“叫什么名字?干嘛的?哪里人?多大了?什么时候交的?怎么不早告诉我们?……”
  
      “妈,你查人家户口呢!”
  
      “我女儿把心都交给他了,他把户口告诉我不应该吗?快点说。”
  
      黄佑怡无奈,没有全说,而是捡重要的几点说:“他是个歌手,19岁,男生。”
  
      “歌手?娱乐圈的人?19岁的偶像歌手?先讲清楚,戴美瞳的那种小白脸我和你爸绝不接受,一阵风能吹倒,将来生了孩子怕夭折。”
  
      “妈你说什么呢!”黄佑怡对她妈“口无遮拦”无可奈何,“他不是偶像歌手,也不戴美瞳。”
  
      “叫什么名字?我让你小叔叔打听打听。他在圈子里人脉广,知道很多我们不清楚的内幕。”
  
      “不用向小叔叔打听,其实你认识的。”
  
      黄妈妈疑惑地问:“我认识的?我听过他的歌?”
  
      黄佑怡点头:“昨天就听了。”
  
      黄妈妈想了想,脸色大变,问:“那个小白脸卢蒙?我反对!坚决不同意!”
  
      黄佑怡无奈地说:“不是都说了吗?19岁,卢蒙不是19岁!”
  
      “卢蒙不是19岁?他不是小鲜肉吗?”
  
      “他都27岁了。”
  
      黄妈妈愣了愣,随即小声地嘀嘀咕咕,大意说这些老腊肉真不要脸,都27岁了还自称小鲜肉。
  
      黄佑怡全当没听到她妈妈嘀咕的话,说:“再想想。”
  
      黄妈妈拿出手机说:“想不到,我还是问你小叔叔吧,19岁唱歌的帅哥,让他给我列个清单出来,我用排除法。”
  
      “是李想。”
  
      黄妈妈呆了呆,不确定地问:“就是唱‘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黄佑怡打断道:“对,就是他。”
  
      她要是不打断,她妈肯定会继续唱下去,一首歌的时间不够用。昨天她妈把这首《后来》听了七八遍,沉湎于过去的往事不可自拔,导致她爸醋意大发,两人一直冷战到现在。
  
      黄妈妈听女儿承认了,又呆了呆,也不知道是为这个消息而震惊,还是为女儿不让她把这首歌唱完而郁闷,随即大声朝门外喊:“老黄~~老黄!!!你快来,你女儿供认啦!!是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