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坑王 > 第三百零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三百零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从大牢里出来,范子明低着头不停的哭泣,父亲受刑后的惨状浮在他眼前,让他心如刀绞。
  
  卢小闲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劝慰范子明。
  
  他没想到严克如此狠毒,为了一只玉鹿竟然会下此狠手,以范崇目前奄奄一息的模样,就算能熬过去将来也肯定是残疾了。
  
  “范公子!别伤心了,我会安排郎中去给令尊敷药,他不会有事的!”卢小闲小声道。
  
  范子猛的抬起头来,狠狠抹了一把泪水,咬牙切齿道:“严克简直就不是东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这仇就一定要报!”
  
  见范子明一副狰狞的表情,卢小闲心头不由一惊。
  
  仇恨可以让人迸发出无穷的力量,蛤也可以让人瞬间变成魔鬼。
  
  他怕范子明做出傻事来,赶忙正色劝道:“范公子,令尊现在还在严克的手里,你可不能乱来,万一……”
  
  范子明深深吸了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卢公子,你放心,我不会胡来的!”
  
  听范子明如此一说,卢小闲这才放下心来,又问道:“,刚才离开的时候,令尊悄悄给你说了什么,可否告知?”
  
  卢小闲和范子明即将离开大牢的时候,范崇把范子明叫到跟前,附在他的耳边叮咛了几句什么。
  
  因为是他们父子间的交流,卢小闲识趣的躲到了一边,只能看看见范子明一边流泪一边听,还不住的在点头。
  
  正因为如此卢小闲才会有此一问,当然若范子明不肯说,他也不会再往下追问。
  
  “父亲叮嘱了我两件事情!”范子明也不隐瞒,直言相告,“第一件事情,父亲告诉我若想解救范家,只有尽快找到那只玉鹿。”
  
  说到这里,范子明左右看了看,放低了声音道:“父亲说,他曾经有恩于龙山的匪首秦火,若实在不得已,让我去找他帮忙!”
  
  卢小闲听罢,赶忙摆手道:“此时万万不能去找秦火!龙山土匪与官府势不两立,令尊本就下了大狱,若再让严克坐实了他与土匪勾结的罪名,那令尊只有死路一条了!玉鹿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放心,一定会完璧归赵的!”
  
  范子明点点头:“我听卢公子的!”
  
  “第二件事情是什么?”卢小闲又问
  
  范子明眼圈一红道:“父亲说,假如他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什么都不要管了,尽快离开营州,一定要为范家留条根!父亲还说,他看得出来卢公子是个有本事的人,让我今后就跟在卢公子身边以效犬马之劳!”
  
  说到这里,范子明“扑通”一下跪在卢小闲面前,恳求道:“卢公子,您就收留我吧!我想好了,不管父亲能否安然无恙,今后我都跟定您了!”
  
  卢小闲赶忙去扶范子明:“范公子,别说这种丧气话,令尊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快快起来!”
  
  范子明执拗道:“我读过书识过字,不怕吃苦,有一把子力气,还跟父亲做过生意!哪怕为您端茶倒水,我也心甘情愿,您就收留我吧!”
  
  “好吧!我答应
  
  你”卢小闲无奈道,“你赶紧起来吧!”
  
  在范子明起身的瞬间,卢小闲从他的眼中分明看到了一丝坚毅,他知道范子明已经彻底蜕变了,不再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了
  
  ……
  
  营州城南有一条古老的巷子叫二道巷,巷子狭窄幽长,光线晦暗,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巷道,紧紧串住了巷子里的三十余户人家。
  
  傍晚时分,阴沉闷热,呼呼啸叫的狂风,以及带着闪电的干打雷,使原本就阴森寂静的二道巷更显得诡秘怕人。
  
  随着一道雷电的闪光,只见几个人影,手执雪亮的大刀,倏地一下闪进了巷子里。
  
  他们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地向巷子的深处摸去。
  
  来到巷底的一个不显眼的大门前,为首一人认真观察、谛听了一番,然后提身猛地一蹿,跃上门楼跳进了院子里。
  
  接着院门开了,其余人也跟了进去。
  
  这户人家就住着一个光棍汉,名叫曾驴儿。
  
  曾驴儿其貌不扬,是营州城里的一名偷儿。
  
  外面虽然闷热得可怕,但曾驴儿在屋里却门窗紧闭。
  
  此时,曾驴儿仅穿着条短裤,任凭大颗大颗的汗珠在头上身上流。他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如痴如醉地赏玩着一个物件,那样子比喝了三斤老酒还要迷醉。
  
  曾驴儿手中拿着的,正是范家失窃的那只玉鹿。他做了这么些年的偷儿自然识货,知道手中这只玉鹿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在营州城偷儿的行当里,曾驴儿算得上水平最高的。平日里他只做些小偷小摸的营生,故而不显山也不露水。
  
  范家是营州城的首富,家中金银财宝多了去,却从不曾对范家下手。范家与官府向来交好,万一被官府盯上,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曾驴儿对此心知肚明,
  
  前两日,曾驴儿在赌坊一时兴起输了不少银子,被人逼债逼的紧,无奈之下才决定去范府碰碰运气。
  
  曾驴儿潜入范府时,巧好听到严克与范崇的谈话。
  
  严克离开后,范崇去密室察看藏匿的祖传玉鹿,一举一动都落入了曾驴儿的眼中。待范崇就寝后,曾驴儿偷偷进入密室,神不知鬼不觉盗走了玉鹿。
  
  得手后曾驴儿本打算把玉鹿卖个好价钱,可没几天便听到了范崇被打入大狱的消息,这让他又惊又喜,暂时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将宝物压在手里。
  
  “玉鹿呀玉鹿!”曾驴儿一边抚着玉鹿嘴里一边嘟囔着,“什么时候才能将你换成白花花的银子,偿了债后我也买上几百亩良田,再娶几房美妾,从过神仙般的日子!”
  
  “想当神仙还不容易?”慨叹间,曾驴儿耳畔突然有人嘿嘿冷笑着接茬道,“只要我一刀把你的脑袋砍下来,你不就可以上天当神仙了?”
  
  “谁?”曾驴儿慌忙把玉鹿往怀中一搂,惊恐地回过头来。
  
  面前一人手里正擎着明晃晃的钢刀,似笑非笑看着曾驴儿。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捕快,其中一人手里拿着钢刀,另外一人则提着一
  
  根铁索。
  
  “啊?方总捕头,您这是……”见方恨水带着捕快出现在自己面前,曾驴儿显的越发慌乱。
  
  偷儿与捕快天生就是鼠与猫的关系,用脚趾头想曾驴儿也知道自己的事发了。
  
  方恨水伸出手,冷冷道:“拿来!”
  
  曾驴儿很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玉鹿,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向方恨水递去。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阵暗风向方恨水袭来。
  
  方恨水情知不妙,下意识的低头一躲,躲过了对方的袭击。他正待反击,屋内的油灯却灭了。
  
  黑暗中,只听到几声惨叫,便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方恨水再把屋内的油灯点亮时,眼前的一幕让他顿时目瞪口呆:曾驴儿和自己带来的两名捕快已经倒入血泊当中,玉鹿也没有了踪影。
  
  对方转瞬间杀了三人,掠走玉鹿然后无声无息的离开,可方恨水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这身手也太高的太离谱了。
  
  难道是鬼吗?
  
  方恨水不禁有些后怕,对方的目的只是为了拿走玉鹿,若真想对自己下手,以这这等身手恐怕自己必定凶多吉少。
  
  进屋前,方恨水在院里安排了四名捕快把风,对方能悄然进屋来不被发现,说明这些兄弟已经遭遇了不测。
  
  此刻,一股不祥之兆从方恨水的心头涌起,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
  
  “什么?死了六名捕快和一个偷儿?突厥人下手够狠的!”卢小闲目光一闪,追问道,“是阿史那竞流亲自出手的吗?”
  
  张猛摇摇头:“天太黑看不清,不过那人没带面具,想必是阿史那竞流的徒弟!”
  
  说到这里,张猛苦笑道:“徒弟身手都如此之高,若是阿史那竞流亲自出手,我哪还能藏得住?别说找到他们的老窝,能不能保得住命都难说呢!”
  
  听张猛这么一说,卢小闲脸上露出了笑意:“这么说你找到他们的老窝了?”
  
  张猛点点头。
  
  “这就好!”卢小闲成竹在胸道,“下面,又一出好戏要登场了!我们只管看热闹便是了!”
  
  ……
  
  “简直就是废物,死了六名捕快却没拿回玉鹿,你是干什么吃的?”严克指着方恨水的脑门上,唾沫星子乱溅,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若依方恨水平日的性情,早就摔门而去了,哪会受严克这个鸟气。可现在,他却不得不耐着性子听着严克的训斥,毕竟这次自己不占理。
  
  想想的确很窝囊,死了六名捕快,东西丢了,线索也断了己却连对方的影子也没看见,方恨水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见方恨水打蜡着脑袋不吭气,严克再骂也觉得没意思了,他没好气道:“赵都督有话在先,给了你五日的期限,现在还剩下三天,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严克不再理会方恨水。
  
  “属下遵命!一定会找回玉鹿的!”方恨水答应一声,怏怏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