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坑王 > 第一百零六章 打赌

第一百零六章 打赌


  “想出名有那些法子?”卢小闲继续不耻下问道。
  听狄仁杰的介绍,卢小闲对读书人成名的成名的途径有了大致的了解。
  文人可以拿着自己的诗作,以求教之名去登门拜访那些早已成名的文学大家。如果得到这些名家的赞赏,那么很快就能够出名了。
  有些诗人到了洛阳之后,积极参加各个豪门望族或者高官举办的宴会。在酒席上即兴赋诗,以此来展示自己的才华。口口相传之下,有才华的诗人就出名了。
  得到皇帝的赏识也可以一夜成名于天下,除此之外,像崔湜之样组织诗社,参加文人之间的联谊活动,结成一个团体,趁机推销自己,得到同行的称赞自然就会出名。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让人很快出名?”卢小闲皱着眉头问。
  “有!”狄仁杰毫不犹豫道。
  “您快说!”
  “一种办法是参加京城殿试,取得第一甲第一名状元,至少也要成为榜眼或探花,立刻可以名满天下。正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卢小闲听罢,头摇得像拨浪鼓:“您还是说第二种吧!”
  “民间比较推崇有才的文人,如果文人做出的诗有艺人传唱,这样就能使他们的作品得到广泛流传,乃至脍炙人口。”
  “艺人传唱?哪些艺人?”卢小闲不解的问。
  “这个……”狄仁杰老脸一红,不知该怎么回答。
  “光远,你给卢公子解释吧,我有些累了!”狄仁杰急中生智,把皮球踢给儿子。
  “啊?”狄光远没想到狄仁杰会来这一招,愣在当场。
  卢小闲询问的目光瞅向狄光远,狄光远无奈道:“当然是一些名气较大的青楼中的歌妓了!”
  “哦?既然是这样,那些文人为什么不出钱让这些歌妓咏唱他们的诗词呢?”卢小闲还是没搞明白,“难道花钱也不行吗?”
  狄光远一撇嘴道:“歌妓唱的曲子,最终要客人喜欢才行!客人不喜欢,那可是要砸招牌的。青楼日进万金,自然懂得孰轻孰重,怎么会看上那一点点小钱呢!”
  “青楼歌妓一般都唱什么曲?”
  “一般是固定的曲牌,再填上诗词!”狄光远回答道。
  卢小闲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歌妓向客人传唱某人的诗词,得到客人的认可,便会很快出名?”
  “是这么个理!”狄光远点点头。
  “狄公子,洛阳最有名的青楼有几家?”卢小闲随口问道。
  “那还用问,肯定是环采阁、潇湘馆、凤鸣院和金凤楼这四家了!”狄光远斩钉截铁道。
  卢小闲一脸坏笑地点点头,转身对狄仁杰道:“老先生,狄公子对此道相当谙熟呀!”
  “你……”狄光远被说的满脸通红,指着卢小闲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狄仁杰苦笑摇摇头:唉!看来又得自己给儿子打圆场了。
  想到这里,狄仁杰故意岔开话题道:“卢公子,你找崔湜所为何事?”
  狄仁杰有意打岔,卢小闲怎会不知,心中暗道一声老狐狸,面上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哦,老先生,我找崔湜是让他召集云舒诗社众人,明日来秋风破有要事相商!”
  “什么要事?”
  “刚才我还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我要让他们自愿掏银子给我们,我保证云舒诗社和崔湜天下扬名。”
  “连什么事情都没想好,你就敢邀请人家来秋风破?”
  “这有什么?”卢小闲觉得理所当然。
  “崔湜凭什么听你的?他可傲气的很,一般人连正眼都不瞧一眼!”狄仁杰忍不住问道。
  “那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客客气气的把我送出门,并且满口答应,保证明天云舒诗社准时在秋风破聚齐!”卢小闲一脸的得意。
  “啊?不会吧?你是怎么办到的?”狄仁杰一脸惊诧。
  “我告诉了他一种句读方式,然后给他出三个对子!”卢小闲满不在乎道。
  “什么是标点符号?”狄光远好奇的问。
  “这个你可以问老先生,当初我也告诉过他!”卢小闲指了指狄仁杰。
  狄仁杰听罢恍然大悟:“难怪呢!无论是哪个读书人知道了这种断句方式,都会欣喜若狂的,崔湜当然也不例外。”
  “你出了三个对子是什么意思?”狄光远锲而不舍地问道。
  “我和崔湜打赌,他如果能对上我出的对子,我转身就走。如果对不上来,明天就得在秋风破组织云舒诗社聚会,我有要事相商。”
  “他对上了嘛?”狄光远继续问道。
  卢小闲摇摇头,像看傻子一样瞅了一眼狄光远,转身走了。
  “嘣!”狄光远的脑门被狄仁杰狠狠敲了一下:“你傻呀,他都说崔湜答应明日去秋风破了,要是对上了他还会去吗?”
  说完,狄仁杰紧追卢小闲而去。
  “说的也是!”狄光远自言自语,三步两步追上卢小闲:“卢公子,你出的是什么对子,能不能给我说说?”
  卢小闲一边赶路,一边想着心事。听狄光远这么一问,知道不告诉他这一路就别想安生。
  他停了下来,看着狄光远:“我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不希望你再打扰我。我把三个对子都告诉你,你可以慢慢想,没想出来之前,这一路你们谁也不准说话,如何?”
  狄光远赶忙点头,卢小闲又看了看狄仁杰,狄仁杰也点了点头。
  “听好了,第一联的上联是‘南通前,北通前,南北通前通南北’。第二联的上联是‘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第三联的上联是‘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记住了吗?好了,你们慢慢想吧!记住,不准打扰我噢!”
  说完,卢小闲头也不回继续赶路。
  一路上,卢小闲难得耳根清净了。
  狄仁杰和狄光远可就惨了,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始终没想不出合适的下联。
  好不容易回到秋风破,狄光远赶忙拽住卢小闲。
  不待狄光远张口,卢小闲笑道:“不用问,你肯定没对上,看在一路没有打扰我的份上,我把下联免费告诉你!”
  狄光远像个小学生一样虔诚点点头。
  “听好了,第一联的下联是‘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第二联的下联是‘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第三联的下联是‘求人难,难求人,人人逢难求人难’。”
  说完,卢小闲与狄仁杰进了屋子,只留下一脸懵懂的狄光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