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968章 审问

第968章 审问

“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求你饶了我。”牢里的潭元立刻向周凡跪了下来,不断磕头痛哭道。
  
  周凡只是漠然看着下令道:“他什么时候愿意说,什么时候给他药,待会进去把他绑起来,别让他病发时自杀了。”
  
  潭元颤栗不已,这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现在没有病发,不会想自杀,但病发的时候要是没有药,他可能真的会选择自我了结。
  
  这人好毒呀!
  
  他的三个属下最多就是想严刑盘问自己,自己还能撑得住,但这位仪鸾司大人的做法比他的属下更阴毒十倍。
  
  “不知你的病什么时候发作呢?”周凡又是平静问。
  
  潭元沉默没有回答,他心里在想周凡为什么这样问?是想过来看他病发时的痛苦样子吗?
  
  “不过我希望是三天之内千万别病发,相信你也听到一些昨夜发生的事情,我最近要处理那事,可没空来探望你。”周凡轻声道。
  
  三天?潭元眼睛徒然睁大,他一天不吃那药就会病发,他简直不敢相信三天之后,他会被折磨成什么鬼样子?
  
  “没有我的命令,谁来也不准放走他,无论他喊得多痛苦,都不能给丹药他吃……”周凡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算了,那瓶丹药还是放在我身上更安全一些。”
  
  听到周凡要把丹药带走,潭元彻底崩溃了,他哀嚎道:“大人、大人,是我错了,你千万别把药带走,要不然我会死的,我不该跟你胡言乱语,是我错了。”
  
  周凡冷声道:“那你就给我老实说说,你这病是怎么回事,那药又是怎么回事?你真的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
  
  潭元呆了呆,想开口却还是没有开口。
  
  周凡没有理他,而是转身向外走去。
  
  “大人、大人,你别走,我真的不能说。”潭元一脸紧张喊:“我被逼立下了鬼誓,没等我把所有事情说出来,我就被誓鬼杀死了。”
  
  周凡停住了脚,他冷冷看着潭元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大人要是不信,我可以立下鬼誓,保证我对大人说的绝没有半点虚言。”潭元咬牙道,他知道机会只有一次。
  
  “给一道鬼誓符他。”周凡下令道。
  
  身旁的力士就把一道鬼誓符递给潭元。
  
  潭元拿着这道鬼誓符毫不犹豫立下了鬼誓。
  
  见潭元立下了鬼誓,周凡才问:“你刚才说关于你的病与丹药的事情都被逼立下了鬼誓,对吗?”
  
  “是。”潭元点了点头,他知道周凡是在确认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那我问你答,要是涉及到你立下鬼誓,你可以不回答。”周凡想了一下道:“是所有可以获得丹药的武者都立下了鬼誓吗?”
  
  “这个不清楚,但我认识的那几人得到了丹药,都是立下了鬼誓的。”潭元回答。
  
  他脸色微凝,这案子背后的人很谨慎,从潭元的回答之中就可以知道,恐怕所有获得丹药的武者都被要求立下了鬼誓。
  
  难怪查了这么久,都没有从城中武者口中得到有关丹药的任何消息,都立下了鬼誓,当然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这事了。
  
  “鬼誓不可轻立,你们愿意立下鬼誓,是因为这丹药对你们大有用处,大到你们自愿立下鬼誓对吗?”周凡又问。
  
  周凡知道,潭元立下的鬼誓肯定是任何涉及丹药的名字用途还有丹药相关的人名都是不能说的,所以这些他没有问,而是尽量尝试绕开鬼誓的范围。
  
  潭元满头大汗,他在快速思考周凡的问题是否已经触及了鬼誓的内容,每一个问题他都在生死边缘游走着,想了好一会他才点头道:“你说得没有错。”
  
  “这丹药显然存在缺陷,那这缺陷你们在服用丹药前就提前知道了吗?”周凡想了想又道。
  
  “我们知道。”潭元又道。
  
  “服用丹药可能会死吗?”周凡试探着问。
  
  “这个不能说。”潭元摇头道,这已经触及了鬼誓的范围。
  
  周凡又尝试着问了好几个问题,但潭元都是摇头说不能说。
  
  看来这鬼誓很严谨,周凡心里暗自惋惜,但他不能问立下鬼誓的内容界限,因为这同样是违反了鬼誓,否则他就不用如此麻烦试探了。
  
  “你听说城内一个庄园死了三十二个武者的命案吗?”周凡又换了另一种问法。
  
  这个问题没有涉及那个病与鬼誓,潭元点头道:“这事凡是武者都知道了,我当然也知道。”
  
  周凡就给潭元说了一些案子的内情,特殊是那些尸体死亡时脸上露出的笑容。
  
  潭元目露惊色:“这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周凡问。
  
  “这我不能说。”潭元想了想还是摇头。
  
  周凡明白了过来,不能说是因为涉及了潭元立下的鬼誓。
  
  这让他明白,潭元所服用的丹药果然与案子有关。
  
  “你认为这案子与你的病你的丹药有关系吗?”周凡为了确认再次问。
  
  周凡认为他这问题并没有触及潭元立下的鬼誓。
  
  潭元认真思索了一会道:“我认为它可能有关系,但我不敢肯定。”
  
  周凡问:“为什么不敢肯定?”
  
  潭元组织了一下言辞,他小心翼翼道:“因为我没事。”
  
  潭元的意思应该是他服用丹药没有事,这确实是奇怪的地方,如果同样是一种丹药,为什么潭元没事,那些人反而死了呢?
  
  “你觉得会是你认识或曾经见过的人做的吗?”周凡又问。
  
  “这不知道。”潭元摇头。
  
  周凡围绕这件案子,不断试探,但是潭元很多时候因为鬼誓的原因,有太多无法告诉周凡。
  
  问来问去,知道的东西不少,但有太多价值的却太少了。
  
  问到最后,周凡道:“你觉得我要是想破案,应该怎样做最合适?或许应该找什么人或许去什么地方?”
  
  周凡这问话很有技巧,完全不涉及潭元的病与丹药,他只问案子。
  
  潭元沉默没有回答,他当然也听明白了周凡的意思,他可是向周凡立下过鬼誓,保证不说谎的。
  
  所以他如果不知道,可以回答不知道,但一旦知道,而回答不知道,那就触及了鬼誓。
  
  所以鬼誓不能乱发,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