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808章 看不见的竞争

第808章 看不见的竞争

    “都影响那国都城的新生婴孩数,难怪会被记载下来。”张李老太爷面浮现怪异之色道。
  
      无论什么年代,人口对一国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大事,这是国政,史官当然要记录了。
  
      众人心情怪异,没有再讨论此事,转而又关注起玄光玉壁上那三个清莹光点。
  
      ……
  
      周凡小心翼翼,他已经爬上两千九百一十丈,这十丈没有遇到任何的怪谲,但他一直在提防可能随时会袭来的恶幻。
  
      因为他估计应该快了。
  
      就在他再往上走一丈的时候,视野又开始模糊起来。
  
      他脸色严肃捏着一根幻虚长针迅疾刺入了穴位内。
  
      针刺心脏的痛并没有减缓视野的变化。
  
      但他这次看到的不再是撑伞的老妪。
  
      漫天亮红风雪中,在不远处站着一个面目模糊的人,这人背上忽而有血红双翼展开,展开的血红双翼加起来足有一丈长。
  
      那人面目模糊,但双翼却能清晰展现在周凡的眼中,那双亮红色的翅膀是由红色的蠕虫组成,肉虫在缓缓扭动。
  
      然后周凡开始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也有这样的虫子长了出来一样,恶幻正在侵蚀他的身体。
  
      周凡不敢大意,他连忙刺入第二针、第三针,那种锥子刺大.腿、刀砍手臂的痛感相应袭来。
  
      但好似幻象一样的血红蠕虫在他体内的生长没有停顿,只是减缓了下来,周凡微微皱眉,往自己身体刺入了第四针。
  
      他浑身颤抖了一下,那种全身骨头被敲碎的痛感远超之前三针。
  
      血红蠕虫停止了生长,风雪中的翼人还没有消失,血红双翼微微扇动。
  
      周凡吸了口冷气,他从衣衫中拔.出了第五枚幻虚长针,刺入了右幽门**。
  
      周凡脸色遽然发白,他的五脏六腑就似被什么东西绞碎了一样,被绞碎的同样有着那些在身体之内生长出的幻象血虫。
  
      亮红风雪中的翼人身影在淡去。
  
      周凡见恶幻消失,他手微抖把身体内的五枚幻虚长针拔了出来,那种痛感缓缓消散,过了好一会他才振作起来。
  
      “现在才约两千九百一十丈,我就被逼出了五针……”周凡脸色凝滞,恶幻厉害的程度超出他的想象了。
  
      而且恶幻不再是那些撑伞的老妪,而是换成了那诡异的翼人。
  
      这翼人一个比四个撑伞老妪还要恐怖!
  
      ……
  
      “阿弥陀佛。”一行缓缓睁目,他刚渡过了一次恶幻。
  
      只是这并不算轻松,他身体散发那轮淡淡金光都变得黯淡起来。
  
      “是诸菩萨得菩萨道故,破烦恼魔;得法身故,破阴魔;得道、得法性身故,破死魔;常一心故,一切处心不着故,入不动三昧故,破他化自在天子魔……破恶幻如破心中四魔。”一行脸色平静自语。
  
      他身体那金光复又变得炽盛起来,他继续朝上迈步。
  
      ……
  
      风雪中那落拓年轻人还是走几步停一下,每次停下来都会并指出剑。
  
      剑出即走。
  
      他的额头渗出了汗水,脸色还算平静。
  
      但这种高度,他每次并指出剑,风雪山崖都了无痕迹,反而是他背着的剑匣隐隐颤动,其中有着剑鸣响起。
  
      没有多久他就进入了两千九百丈。
  
      一进入两千九百丈,他并指出剑越来越慎重,不过一旦确认,指剑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恶幻太危险,要不然用来磨炼剑心最为合适。”他轻笑出声。
  
      没有人知道,他每次都走在最危险的路上,一旦恶幻强过他的剑,他就会死,但他依然选择出剑。
  
      在他的认知中,剑客可以选择不出剑,但不可以因为畏惧而不出剑。
  
      他的身上隐隐散发出锋利的剑意。
  
      ……
  
      书院广场内,所有人都是沉默看着玄光玉壁最上层的三个清莹光点,等着结果的出现。
  
      三人的竞争越发激烈。
  
      在候十三剑进入两千九百丈时,周凡也踏入了两千九百二十丈。
  
      周凡的视野又再度模糊起来。
  
      他又看见了风雪中那个翼人,翼人朝他缓缓走来。
  
      周凡叹了口气,他取出一枚枚幻虚长针,把这些长针刺入身体穴位内,剧痛不断朝他袭来。
  
      直至第五枚长针刺入,周凡浑身都颤抖着,他忍着剧痛,但让他感到愕然的是那个翼人并没有似上次那样就此消散。
  
      周凡眼瞳微缩,他这才发现在那个翼人不远处还存在一个翼人!
  
      那个翼人因为距离太远,要不是认真看,根本就难以发现,但只要发现了,就会发现它同样拥有血红双翼,翼上密密麻麻的血红蠕虫在蠕动着。
  
      周凡感觉自己的身体内的血红蠕虫在试图生长,五针的力量似乎有崩塌的趋势,再也压制不住身体内脏生长的蠕动。
  
      周凡忍着五针带来的剧痛,他右手微动,把衣襟上的一枚幻虚长针拔.出来,刺入了脐下一寸五分的气海穴处。
  
      第六针刺在气海,但周凡感觉自己的脑袋就似要爆炸了一样,难以形容的剧痛侵袭而来,使得他额头处一道道血筋浮现。
  
      两个翼人的身影这才消散在风雪中。
  
      周凡双手颤抖,把幻虚九针一口气拔了出来,拔.出来之后,他干呕起来。
  
      过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痛苦,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痛苦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而这仅仅是第六针,难以想象后面的三针会是什么程度。
  
      他对幻虚九针的使用产生了畏惧之意。
  
      我没必要这么拼,后面三针就不要再用了,可以用龙神血来辅助自己……周凡缓了口气之后想。
  
      但他瞄了一眼身后的鬼葬棺,背脊又瞬间挺直。
  
      它还在,绝对不能在第六针时就用龙神血,我还能坚持下去……周凡吸了口冷气,逼自己改变了主意,集中注意力向着前面继续攀登。
  
      他心情很沉重,自进入两千九百丈之后,每十丈就出现一个雪翼人,这样的恶幻加剧程度未免太可怕了,他不知道下一个十丈会遇到的是什么样的恶幻。
  
      ……
  
      一行解决一个恶幻后他的僧衣在微微颤动,面目似乎变得狰狞起来。
  
      过了好一会,狰狞的面目才恢复如常,他轻呼口气,继续毅然向前。
  
      ……
  
      候十三剑还在继续出剑,他的并指出剑还是很稳,却大汗淋漓。
  
      谁都没有放弃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