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679章 靠山

第679章 靠山

“这一战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楠净村每个角落,我能不知道吗?”大厅暗处的人没有站出来,只是幽幽地说道。
  
  只能依稀听出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声音很轻很低,也就只有风霸天能听得到。
  
  风霸天脸色漠然道:“替我跟何家主说声抱歉,答应他的事无法完成了,原因我想你也知道了。”
  
  “风门主,你真是让人失望了,我们何家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将你从巨熊县请来。”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怒意。
  
  风霸天嗤笑道:“我已经尽力,问心无愧,再说你们何家什么也没有出,损失的只是一些路费而已,我的损失才大。”
  
  风霸天说到这里脸色微沉,他与何家的协议是,飞蛇门独占楠净村后听令何家,而何家将会助他突破到连脉段,现在他失败了,那机会当然没有了。
  
  “风门主,还没有到要认输的地步,我们何家现在就可以助你突破到连脉段,到时你带着飞蛇门再卷土重来,你看如何?”暗处的人沉吟了一会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唾面自干,撕毁与五派的约定?”风霸天微微一愣问。
  
  “你要撕毁赌约,他们背后的世家肯定是不肯的,但有我们在背后给你顶着,你最多就是名声不好一点而已。”他轻笑着说道:“你觉得如何呢?”
  
  风霸天脸色阴沉不定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舒了口气坚定摇头道:“抱歉,我最多自己想法突破到连脉段,但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何家还是另请高明吧。”
  
  人影微微摇曳了一下,他怒声道:“风霸天,你坏了我何家的好事,以为就这样能一走了之吗?”
  
  风霸天脸色微沉道:“风某从来未曾收过你们何家任何东西,事情失败就失败了,怎么,难道你何家还想杀了我不成?”
  
  “飞蛇门当然不如何家,在高象县也是势单力薄,但好歹在巨熊县经营多年,朋友还是有不少的,你们想杀风某,舍得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要不是为了突破连脉段的机遇,风霸天根本不会带着飞蛇门到这里来!
  
  那人影微微沉默了下去,想杀已经受伤的风霸天当然不难,但他们不可能将飞蛇门的人全部杀了,那可是大案子。
  
  而且就算他们能付出一定代价做得了无痕迹,但所有人都会猜到是何家做的,巨熊县风霸天或飞蛇门的那些宗门朋友,不会出手替他们报复何家,但何家以后想再到巨熊县做任何生意,都会明里暗里受到诸多宗门的敌视。
  
  这真的不值得。
  
  “是我言重了,还望风门主不要介意,既然风门主不愿意,那此事就此作罢,以后有机会再合作。”人影暗暗淡去,已经离开了大厅。
  
  风霸天轻吐了口气,他知道这事应该算是过去了,但心里面还是要提防何家愤怒之余不顾一切杀他与飞蛇门才行!
  
  ……
  
  周凡回到高象城内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傍晚时分。
  
  他没有直接回客栈,而是让马车将他送到了高象仪鸾司府门口。
  
  周凡给了车钱,他才转身走上台阶。
  
  仪鸾司府又换了两个守卫,周凡出示令牌,又说明来意,求见仪鸾司府正总参谋袁立伟。
  
  周凡很快就顺利见到了袁立伟。
  
  “周巡察,你有什么事快说,我还有不少事要处理。”袁立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这位洛水乡巡察使,他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水问。
  
  高象仪鸾司府有很多事情要忙,他可没有工夫陪周凡闲聊。
  
  “袁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去楠净村访友,不小心与当地的一个门派起了冲突,后来我还把那个门派的门主给打了……”周凡摸了摸鼻子,讪笑着说道。
  
  周凡这是在防备着何家,虽然楠净村五派说何家不会对他动手,但有些事不得不防。
  
  毕竟谁知道那何家会不会气晕了头,恼他坏了何家好事,从而非要教训他?
  
  这种事有可能发生,那就不得不防,那如何防呢?
  
  当然是来找一个比何家更厉害的靠山了。
  
  毕竟我也是有靠山的人,似仪鸾司这种靠山,不用白不用……周凡在心里一边想,一边将事情简要地告诉了袁立伟。
  
  当然楠净村五派与飞蛇门的矛盾,周凡装作不知道,事后袁立伟就算追究起来,也不能证明周凡就知道此事。
  
  “你就为了这种小事来找我?”袁立伟气得笑了笑问。
  
  袁立伟想这真的是没进过城的一个土包子。
  
  “袁大人,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周凡轻咳一声道:“我也是把人给打了,才从我朋友口中听说那飞蛇门背后是城内的何家。”
  
  “何家又怎样?”袁立伟板着脸道:“周巡察,你真的是太无聊了,我问你,你打人的时候,是光明正大打的对吗?不是用了偷袭等各种肮脏手段?”
  
  “绝对没有,当时不少人看着呢。”周凡连忙保证道。
  
  “赢得光明正大,你怕什么?”袁立伟沉声道:“你有没有报仪鸾司的名字?”
  
  “没有。”周凡又是摇头道:“我这不是怕别人说我仗势欺人吗?对仪鸾司影响不好。”
  
  “愚蠢!”袁立伟呵斥道:“以后这种事,打输了不说也罢,打赢了就报仪鸾司的名号,我给他何家十个胆子,也不敢对你动手!”
  
  “这样也行吗?”周凡有些诧异问。
  
  袁立伟哼了一声道:“周巡察,这里是哪里?”
  
  “仪鸾司。”周凡回答。
  
  “那仪鸾司上面是谁你知道吗?是大魏皇室,是圣上!”
  
  “说句不好听的,我们仪鸾司是圣上手下养的一条狗,打狗也要看主人脸!”
  
  “圣上的脸大不大?”袁立伟冷哼一声,“只要你不杀人犯法,武者之间的争斗而已,又没有死人,他们的手下技不如人,别说何家,就算是张李家,也不敢因为这种事动你!”
  
  “你可是仪鸾司府四安使一级别的武者,他们敢为这种事动死手得罪我们仪鸾司?那他们就是脑子坏掉了,天下之大将没有他们何家容身之地。”
  
  “快走,快走,以后别拿这种小事来烦我。”袁立伟一脸嫌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