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455章 圣胎

第455章 圣胎

鬼葬棺依然静静停在原来的地方,灰影女人与两个灰影小孩一动不动看着周凡。
  
  周凡咳嗽了几声,又吐出一口乌血,这乌血是他的谲人之体自愈时逼出来的,他的伤势正在缓缓好转。
  
  不过他还是蹙着眉,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很差,别说鬼葬棺,就算是来一个比较厉害的怪谲,都能轻松将他杀死。
  
  这鬼葬棺要是想对他动手,他肯定是活不了的。
  
  他有些不解,要是鬼葬棺就是胭脂所说的葬鬼,他已经击败蘑祖,生死危机已经解除了才对,那葬鬼就会离开,它为什么还不走呢?
  
  他猜要不是他后面还会遇到更大的危险,就是鬼葬棺并不是所谓的葬鬼。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他来说都很不妙。
  
  就在周凡沉默的时候,六蹄黑兽动了,它拉着黑铁爬犁缓缓而来。
  
  周凡脸色微变,他来不及多想,连忙移步闪到一边。
  
  鬼葬棺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三道灰影依然盯着周凡。
  
  那看不清的模糊灰眼眶让人感到恐惧。
  
  周凡将手放在了刀柄上,一脸警惕看着鬼葬棺,即使他身体十分疲惫没有任何的胜算,但要他束手待毙,他可做不到。
  
  三道黑影小兽跑到了六蹄黑兽的脚边嬉闹。
  
  灰影女人抬起了手,她的手中有着灰色的光芒凝聚,一道灰光向着周凡弹射而来。
  
  周凡身体立刻后退,只是他重伤的身体动作十分迟缓,无法避开灰色光芒。
  
  灰色光芒落在了他的身体内彻底消失不见。
  
  “你……”周凡脸色十分难看,不过他很快记得自己有着黑龙那里得来的默咒符,如果是即死诅咒,默咒符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灰影女人做完这个,她就放下了手,扭回头,那两个灰影小孩同样如此。
  
  六蹄黑兽又抬起蹄子拉着铁爬犁向着远处而去。
  
  它看起来笨重缓慢,但鬼葬棺很快就消失在周凡的面前。
  
  周凡面色阴晴不定,他连忙盘腿坐下运起心法内视检查身体,但什么也无法查出来。
  
  那道灰色光芒就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任由他如何检查都无法找出来。
  
  当然也可能是他现在的境界无法看到身体内太细致的原因。
  
  他忐忑不安等了一会,发现身体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才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鬼葬棺离开的方向思索了起来。
  
  因为蘑菇妖的原因,他也顾不上那道灰光是怎么回事了,而是带着老兄离开尺道,向着荒原的西边走去,他要绕路避开那些蘑菇妖的搜寻。
  
  直至日落黄昏,白衣翩翩的少女再次出现在原来的战场。
  
  俏生生站着的她脸色苍白无血,她环视了一下四周,那个男人早已经不知逃往何处。
  
  就算她豢养的毒蝇还在,也无法探寻太远的范围。
  
  对此她没有任何的意外。
  
  她也没有任何寻找那个男人的意思,那个男人最后爆发出来的数拳,至今还让她心悸不已。
  
  即使她暗暗地想,这应该是他最后的手段,但这不过是猜测而已。
  
  她这次解体重生比起上次还要匆促,短时间内,她无法再次使用这样的手段。
  
  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是死了。
  
  她脸色越发冰冷。
  
  地上的鲜血也已经干涸,变得乌黑起来。
  
  暗红的肉渣凝结在泥地上,她沉默地看着。
  
  夕阳如血,这是黑夜来临前最后的余晖。
  
  她在犹豫,犹豫是否要这样做。
  
  那个男人的成长速度远超她的想象,这次她用尽手段都赢不了那个男人,等下次再遇见的时候,她真的赢吗?
  
  她现在再似人类,但毕竟不是人类,成长速度远远不如那个男人,她相信就算在人类中,那个男人恐怕也是少有的天才,这样的人族天才,成长速度是她无法想象的。
  
  这不是她失去了勇猛精进的心,而是一个摆在她面前的事实。
  
  她与他的仇恨又已经不死不休,就算她不去找他,她也明白,若有机会,那个男人肯定会杀回腐骨沼泽,将包括她在内的蘑之一族全部杀死。
  
  除非她愿意带着蘑之一族离开腐骨沼泽,搬迁去其他荒野之地。
  
  但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地域生存谈何容易?
  
  而且她为什么要避开?
  
  既然不想避,下次遇见那个男人,他就必须死!
  
  她那雪白的眼瞳带着冷意,为了杀死那个男人,有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
  
  她坐了下去,白网格裙子在地上散开,如一朵圣洁的花。
  
  她缓缓阖上了双目,身体内有着森绿的光芒溢出。
  
  光芒汇聚成一团,幻化出一朵拳头大小的森绿蘑菇,悬在她身前。
  
  森绿蘑菇刚一凝成,她双眼一睁,嘴里又喷出一口血。
  
  她刚刚重生回来,凝聚出森绿蘑菇消耗了她大量的心血。
  
  她的脸色更白了,她看着散发森绿光芒的蘑菇,连嘴角的血都没有擦拭,而是似疯了一般笑了起来。
  
  女子癫狂的笑声在荒原中缓缓回荡着。
  
  远处的怪谲听到这笑声,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向着荒原更深处逃去。
  
  空中悬浮着的森绿蘑菇光芒越发璀璨起来,将血色的泥土染成了诡异的血绿色泽。
  
  地上凝结的乌血在融化,它又恢复了血红色泽,甚至被泥土吸收的血,正在不断溢出。
  
  那些血肉细絮微微颤抖着。
  
  血与肉絮都缓缓飘了起来,融入了森绿蘑菇之中。
  
  森绿蘑菇开始由森绿转化成金色。
  
  随着不断融合血与肉,森绿被不断侵蚀,直至蘑菇彻底成了一朵金光蘑菇。
  
  那些无法融合的血肉,才又再度散落在地上。
  
  她伸出了洁白小手,金光蘑菇缓缓落在她的手心之中。
  
  拳头大的金光蘑菇也正在缓缓缩小,直至缩成一小团。
  
  她沉默看着金光蘑菇,因为她恐怕是蘑之一族第一个如此做的。
  
  但她没有怎么犹豫,而是张开口将金光蘑菇吞了下去。
  
  金光蘑菇吞下去后,她又站了起来。
  
  黑夜降临,她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她摇摇晃晃沿着尺道,向着腐骨沼泽的方向走去。
  
  阴影怪谲都纷纷远离这个可怕的大怪谲。
  
  她的身体慢慢不再摇晃时,她才停下脚步,看着微微鼓起的小腹,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
  
  这对活了长久岁月的她来说,还是第一次体会这种怪异的经历,由不得她不茫然。
  
  不过这种茫然很快退去,她的脸色变得冷漠起来。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这将会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孩子,蘑之一族的圣胎正在孕育,将来会成为一族最强大的首领。
  
  也会是勒在那个男人脖子上的夺命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