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409章 雾魇

第409章 雾魇

躯干骨五十一,其中椎骨二十四、肋骨二十四、骶骨、尾骨、胸骨各一块。
  
  比起洗髓中段四肢骨少了约一半。
  
  但难度却是提升了无数倍,不是躯干骨骨头比起四肢骨特殊,其实骨头形态不同,但骨头终究是骨头,本质上不会有太大区别。
  
  难的是躯干骨位置!
  
  躯干骨拱卫着肉.身五脏六腑,也正为如此,洗髓稍有不慎很容易伤到脏腑。
  
  周凡脸色微凝,《洗髓功》悄然运转起来,体内停留的元气向着连接着右肩胛骨的六条肋骨飘去,将这六条肋骨彻底包裹了起来。
  
  身前黑红瓷瓶早已经打开,诡异空灵的声音低鸣呜咽,在这黑夜中尤其瘆人。
  
  周凡右手食指伸到了瓶口,空音鬼雷被《洗髓功》心法运转的元气拉扯着,顺着右手骨、臂骨、肩胛骨进入了六条肋骨,空雷鬼音在肋骨阴森鸣叫。
  
  隐隐间有着鬼音想越过肋骨侵入脏腑之间,周凡立刻调动体内的元气死死包裹着这六条肋骨。
  
  他的额头、脊背都有大量的汗水渗出,默默忍耐着鬼音洗髓之痛。
  
  时间缓缓流逝,阴森鬼音才渐渐没了声息,元气顺利转化为真气游进六条肋骨之中。
  
  周凡为此松了口气,有了这次洗髓经验,那以后躯干骨的洗髓也会顺利很多。
  
  六条肋骨的洗髓,也使得他踏入了洗髓中段。
  
  周凡修炼完,就直接回屋洗漱躺下睡觉,他想着今夜还要在灰河空间修炼洗髓段刀法以及蚀日灵拳。
  
  只是他刚睁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前的胭脂。
  
  胭脂今夜很不同,她身穿一袭大红曳地百褶裙,裙裾镶嵌着精致的金花纹,胸襟上则是黑色的蕾丝边,黑色的莲花袖口,腰系黑衣带,乌黑秀发用一支玉簪绾起,耳旁挂着一对蝴蝶红玛瑙红耳坠。
  
  那张精致的脸更是化上了娇艳的浓妆,使得原本美到了极致的她又添了一分艳丽。
  
  周凡的心脏都有些窒息了,这女人的魅力真的是太惊人了,他笑道:“你今天盛装打扮,是要赴宴吗?”
  
  胭脂娇笑道:“是赴宴,不过是赴死宴。”
  
  “死宴?”周凡怔了一下,“难道你想跳船自杀不成?”
  
  周凡早已经从雾那里得知,有些人在船上觉得没了希望,会选择跳船自杀。
  
  “跳船?”胭脂脸上露出不屑之色,“我才不会做这种傻事。”
  
  “那你是什么意思?”周凡有些不解问,这女人又搞什么幺蛾子?
  
  “待会你就知道了,你来了,它很快也会出现。”胭脂脸露冷笑,她目视船头前方。
  
  船头前方灰雾涌动翻滚,形成了一个个漩涡。
  
  河水微微起了一层层涟漪,涟漪又化作波浪,发出哗啦啦声。
  
  “是魂鱼要来了吗?”周凡脸色微变,他想起了河底那些魂鱼。
  
  “不是,是雾魇。”胭脂脸上露出警惕之色。
  
  灰雾旋涡在空中汇合凝聚成一团,那团灰雾变幻作人形,只是它那张脸并不是固定的,不断变化,一个个奇怪狰狞的怪物脸庞不断闪动交替出现。
  
  周凡看着那脸庞的变动,他的眼瞳不断扩扎,直至流下了两行血泪。
  
  这痛疼使得周凡连忙低下了头,他脸露惊惧,这怪物的脸连看都不能看,他有种预感,要是他再看下去,眼球会彻底炸开。
  
  “我走了,要是我死了,不要忘记我的名字,你可能是这世间最后见过我的人。”胭脂声音有些低沉,灰雾在她脚下卷动,将她托了起来。
  
  要死了?
  
  周凡又是一愣,难道这雾魇这么难对付吗?听胭脂的话,她似乎没信心能赢这雾魇。
  
  周凡再也顾不得眼似要爆开的痛苦,他抬头看去,看着脚踩灰雾的胭脂向着雾魇飞了过去。
  
  他不敢直视雾魇的脸,只是看着雾魇头部以下的身体,只见雾魇摊开手,就是无数的灰雾拢在它手心,化作了一柄三叉戟,三叉戟一挥,空间起了一层层褶皱,裂开一道道痕纹。
  
  好强的力量……周凡心惊不已,这种力量已经超出他所见所想。
  
  空间裂痕向着胭脂坍塌而去,胭脂冷着脸一抬手,灰河起了海啸,就连船都颠簸起来,周凡连忙捉住船的一角,免得被甩了出来。
  
  漫天灰色河水卷动着凝缩成一粒晶莹的水珠,在胭脂身前颤动着。
  
  雾魇发出尖锐的叫声,他持着三叉戟直冲而来,他的身体冲塌一层层周遭的空间,那柄三叉戟更是一戟刺了过来,戟尖黑光闪现,使得前方就似出现了一个黑洞,席卷一切。
  
  胭脂轻轻一拨,水珠就飞了出去,穿透了那些黑色空间,点在了雾魇的头颅上。
  
  嘭!
  
  雾魇的头颅彻底炸开,炸成了一团灰雾,它的身体也开始崩散成大量的灰雾弥漫开来。
  
  水珠炸开散成巨量的雨水,在远处下起了暴雨。
  
  周凡看着那已经连成白线的雨幕,胭脂笑吟吟飞了回来,落在甲板上。
  
  “这就完了吗?”周凡呃了一声问。
  
  “完了,一个魔魇而已,你总不能让我跟它打上几百回合。”胭脂笑着回答。
  
  周凡脸上露出一阵无语之色:“那你刚才说得生离死别是为啥?我还以为这场是生死战……”
  
  谁知道仅仅是一滴水珠就将那雾魇杀死了。
  
  胭脂笑道:“我这不是营造紧张感吗?我演得还可以吧?你是不是慌得很?”
  
  周凡眼眉跳了跳,这女人……他就是打不过而已,实在是太欠揍了。
  
  “如果你打不过它,我是不是也得跟着完蛋?”周凡苦笑,他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这我怎么知道?”胭脂摇头,“我就没输过给这些东西,我们引导者其中一个职责就是消灭这些东西,不过我想也许真的会有人对付不了它们,那引导者会死,你这些登船者也许也会死。”
  
  “不过这艘船绝不会沉!”
  
  “我想也是。”周凡摇了摇头,他看向胭脂道:“那你现在还好吗?”
  
  他想起了最后那次见到雾的场景。
  
  “我很好。”胭脂脸上露出绝美的笑容,只是她眉眼间有着掩盖不住的疲惫。
  
  “我只是有些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