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372章 游戏结束

第372章 游戏结束

    躲起来的周凡也暗暗祈祷,乔郁与颜书航能争气一些,躲久一点,他们躲久一点,自己被寻到的几率就越小。
  
      迷藏森林就似静止了一样,闷热得连一丝风都没有。
  
      投射.进来的阳光,斑驳细碎的日影,也不能给这片森林一丝生机,一切都死气沉沉。
  
      周凡只是盯着远处,远处一棵棵松树看起来如鬼怪,似乎也在看着他。
  
      迷藏森林每时每刻都带给他一种森寒之感,这森林就似随时会活过来一样。
  
      时间在不断流逝,周凡在默默推算着时间。
  
      很快半柱香时间一晃而过。
  
      周凡脸上露出喜意,他熬过了半柱香时间,而杨心梦也没有寻到他。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是最后一个,很可能乔郁或颜书航活了下来,又或者两个都活了下来。
  
      现在他只需要站出去,回到那棵焦木就能知道结果。
  
      不过为了避免自己计算时间有误,他又耐心等了一小会,才站起来,向着焦木而去。
  
      只是走了十来丈,周凡又停住了脚步,他心里的兴奋渐渐退去,因为他没有感觉到上次焦木对他的召唤。
  
      这是什么问题?
  
      难道是因为游戏结束了,所以焦木不再对他发出召唤?
  
      他几乎记起了所有迷藏森林的事情,最后剩下一个人的时候,焦木也应该发起召唤才对的,回到了焦木处,才能找到迷藏森林的出口。
  
      家里人是这样告诉他的。
  
      那这是什么情况?
  
      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必须回到空地的焦木处看一看,否则他很可能会死掉的。
  
      但这有些奇怪的情况让周凡心中提高了警惕,他一步步走着的时候,故意选择一些容易隐藏身体的路线前进。
  
      不到百丈的路,周凡很快走完,他看着被松林遮掩住隐隐可见的空地,弯下了腰,缓缓前进。
  
      空地在他眼中越发清晰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双脚悬着,站在焦木前面的杨心梦。
  
      周凡脸上露出惊愕之色,为什么?
  
      半柱香时间不是早已经过了吗?为什么杨心梦还活着?
  
      她又在焦木面前做什么?
  
      周凡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隐隐作痛起来,不会有错的,无论多少次捉迷藏游戏,都是半柱香时间。
  
      忽而一直背对着他的杨心梦转过身来,她双目紧闭,那张文静的脸已经扭曲起来,她的鼻翼扇动着笑了起来:“你回来了。”
  
      周凡趴在杂草中,他不敢再动,更不敢再看杨心梦。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情况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乔郁、颜书航都让我找到被鬼吃掉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但是我知道你会回来这里。”
  
      “来……我们来捉迷藏。”
  
      “你快走呀,我很快就能找到你了。”
  
      杨心梦的声音在林中扩散开,有着一阵阵的回音。
  
      周凡还是没有动,他知道自己一动,恐怕就会让杨心梦的耳朵听到。
  
      他心里在疯狂想,为什么时间过去了,杨心梦还没有死?
  
      杨心梦在空地四处快速飘荡起来,她在搜寻周凡的身影,她一边飘着一边尖声笑道:“你就在附近,我嗅到你的气息了,就算你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我也能找到你。”
  
      “快逃吧,让我找到你,你就算想逃也逃不了。”
  
      周凡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他知道杨心梦说的有道理,他就算不动,但杨心梦寻到他恐怕是迟早的事情。
  
      他陷入了一个死局中,他的心就似被一块千斤石头压着,使得他紧张得连气都不敢吐。
  
      他只能赌,赌他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就算杨心梦近在咫尺,都无法知道他就在这里。
  
      他浑身就似僵硬冰冷的石块,等着命运的到来,这种等待无来由让他心里怒火升腾而起,他感到自己隐隐忘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只是他还没有想起,杨心梦已经悬在他的身前。
  
      周凡只是看着她那双穿着兽皮靴的脚,没有抬头的意思。
  
      “找到你了。”杨心梦声音中带着一丝感概,“游戏终于结束了。”
  
      周凡这才坐了起来,他看着双目紧闭的杨心梦,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的惧意稍减。
  
      杨心梦睁开了眼,她的眼是正常的瞳色,并没有对周凡施放什么,她脚下的影子在缓缓颤动着,似乎随时会扑过来。
  
      “你不害怕吗?”杨心梦那张脸依然扭曲着,脸皮时不时跳动,苍白无血,但她还是笑道,“我去原来的地方找过你,只是你不在那里,要不然早就结束了。”
  
      “我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时间早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没有死?”周凡缓缓问。
  
      杨心梦的口里发出不似她的怪异尖笑声,就似一只怪物在狂笑:“因为游戏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我又没有破坏规则,十个人进来那就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只是你们进来的是九个人。”
  
      “九个人?”周凡脸色愕然看着杨心梦,他隐隐有些明白,但又不敢相信。
  
      “这女孩……”杨心梦指了指自己,“在进来之前,就被提前一天献祭给我了,你们村子不希望有人能活着回去。”
  
      “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周凡喃喃自语道。
  
      “这我也不知道。”杨心梦的身体开始撕裂成两边,她的身体有着黑色的线虫探头出来发出嘶嘶声,她的小脑袋鼓.胀起来,骨头也一根根弯折着,从身体内噗嗤噗嗤刺出来。
  
      她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的样子,脚下的影子还在不断拉伸着。
  
      “捉迷藏的规则是我母亲设定的,那是我的母亲。”杨心梦用手指着焦木,“她喜欢看人玩捉迷藏,亨受着你们的恐惧。”
  
      “从三十年前,你们村子就采用提前献祭一人的办法,让其余九个人无法活着回去,这没有破坏我母亲定下的规则,所以我们就没有理会。”
  
      周凡忽而明白过来,为什么在森林入口那些村民的脸色会如此奇怪,是因为他们知道杨心梦早已经不是人,却还要站在鬼的后面。
  
      “或许是因为憎恨。”周凡叹了口气,“十人中只有一个能活着回去,回到村子的人,如果没有死,那终究会怨恨村子推他进森林里面来,与其这样,还不如全死了好一些。”
  
      “你为什么还没有吃我,而是跟我说这么多?”周凡又抬头看着变得极为恐怖的杨心梦,他的眼里没有了任何惧意。
  
      “你是最后一个人,又很有趣,所以想跟你聊会。”杨心梦又或者说是森林里的鬼笑了起来,只是它的脑袋裂开一道道的口子,花白的脑浆混着红血从口子里爆出来,那笑容显得很恶心。
  
      “你为什么不害怕了?”杨心梦感受到了周凡眼中的平静,它有些讶异问。
  
      “我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害怕?”周凡低声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