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0514章 阵前问斩,当杀则杀!

第0514章 阵前问斩,当杀则杀!

既然少帅亲自介入。
  
  第五求败,周登煌这种存在,哪里还有胆子,继续插手宁皇族的份内之事?
  
  但凡这个时候,他们敢指手画脚,不识时务的多说出一个字,留给他们的结局,唯有死路一条。
  
  “太爷爷,这其中有很多细节,无法具体说清,能否等回到皇族之后,我再交代清楚?”良久,宁殇只能涨着脸,憋出这么一句话。
  
  因为心虚,以致于口齿哆哆嗦嗦,含糊不清。
  
  宁青苍也忙跟着迎合,“是的,此事关联甚大,一时半会说不清,另外殇儿这次站出来主持大局,完全为的我宁家门庭清誉。”
  
  言罢,宁青苍话锋一转,主动告状道,“宁爷爷您可知道,这宁轩辕为非作歹,藐视甚至挑衅各大皇族,简直就没见过这般放肆的人。”
  
  周边一众高手,大气不敢出。
  
  现在的情况是,宁河图问谁,谁才敢开口说话,除此之外,悉数保持沉默。
  
  哪怕项青这种级别的存在,也仅能委曲求全,先跪着稳定下情绪,之后,再考虑如何解决这场燃眉之急。
  
  同理,第五求败,周登煌,项离,均是这样的想法。
  
  无奈,宁青苍急于先下手为强,却没想到,这番仓促之下的解释,直接将火引导了三大皇族的身上。
  
  既然宁青苍提及了宁轩辕有损各家皇族的门威,这位本族少帅,自当继续过问过问。
  
  “触犯各大皇族门威?”宁河图笑问。
  
  宁青苍忙不迭点头,并指出一事,“譬如周家配婚,本来出于好意,可这宁轩辕不领情就算了,还反咬一口。”
  
  “如此行径,简直大逆不道。”
  
  宁青苍说完,宁殇继续补充道,“当时配婚,我和父亲都是持大力支持意见,本来还想给他宁轩辕寻个好归宿,可惜……”
  
  宁河图挥挥手,示意周登煌靠前一步。
  
  周登煌擦拭冷汗,等磕完三道响头,方才跪着挪动过去,“少帅,配婚确有此事,我大周皇族完全出于好心好意,不成想闹得……哎。”
  
  周登煌本想挤出一丝无奈,委屈的表情,岂料,宁河图接下来一句话,吓得他险些咬到舌头,“据本帅了解的情况,你配给轩辕的未婚妻,是你周皇族的马夫之女?”
  
  周登煌,“……”
  
  刹那间。
  
  这位周氏皇族的皇主,哑口无言。
  
  他含糊不清的想要解释些什么,可话到嘴边,硬生生憋得喉咙剧痛,也没发表半个字。
  
  将一个马夫之女,配给异姓皇族的嫡系成员不说,关键这个人的身份,还是第一顺位的大世子,究竟出于善意,还是存心羞辱,周登煌比谁都清楚。
  
  “我宁家的第一顺位皇世子,都低贱到,只配娶你大周一脉的马夫女儿了?”
  
  宁河图笑眯眯蹲在周登煌跟前,伸手抚摸这位老家伙的脑袋,“你是在羞辱宁家皇世子,还是羞辱我宁河图?”
  
  “我,我不敢啊。”
  
  周登煌决口否认,使劲摇完头,他着急道,“这些经过宁皇族同意的,他们,他们也大力支持配婚的。”
  
  “哦?”
  
  宁河图转过头,那双深邃的眸子,落向宁青苍,宁殇父子,“我刚才好像听说,是你父子二人,率先表态支持?”
  
  宁青苍,“……”
  
  一番沉默结束,宁青苍抽搐着脸皮,解释道,“河图爷爷,我等支持配婚,完全出于好意,至于配给他的未婚妻背景,并没过多了解。”
  
  “婚姻这种大事,你这叔叔勉强有资格提议,何况也只有勉强具备,我只是好奇,你儿子怎么也有决定权?”
  
  嘶嘶!
  
  一道目光转来,宁殇顿时汗毛倒竖。
  
  他这种小字辈后代,即使确定作为下任继承人培养,但目前,根本不会给予任何话语权。
  
  小字辈擅自建议,要么太拿自己当回事,要么将宁家的一些规矩,当做屁放了。
  
  “白玉。”
  
  一道传唤。
  
  “末将,在。”
  
  全程静观其变的白玉,突然紧神,他没有犹豫,直接走到了宁河图的身后,与此同时,悬于半空的王刀,急转而下。
  
  白玉双手平举,两侧托住,神色威严又庄重。
  
  偌大的现场,处处都泛着倒吸凉气声,不用宁河图亲自过问,这位宁家异姓王,自然清楚,接下来他该做什么。
  
  攘|外必先安|内!
  
  “宁青苍,勾结外族,残害同宗,按家规罪无可恕,提议,斩!”
  
  白玉这句话说完,宁青苍整张脸都白了,项青,第五求败也跟着慌不择神起来,这,这是要空开处斩?
  
  “河图爷爷,还请您三思。”
  
  这位自诩天赋不弱于自家老三宁青寒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已经完全没有大人物的风范。
  
  “杀!”
  
  一个字。
  
  也只需要这么一个字。
  
  只要坏了规矩,哪怕你是十四境的顶尖高手,哪怕本族耗费大量心血培养起来,他宁河图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宁青阳,同勾结外族,提议,斩!”
  
  “杀。”
  
  “宁殇,无视宁家族规,意图谋害大世子,提议,斩!”
  
  “杀。”
  
  又是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殷红的血迹,像是一条小溪,流到第五求败,周登煌几人的近前。
  
  泱泱山河,举国之内。
  
  有无数双眼盯着,任谁也不会想到,事态竟然发展到这一步。
  
  “十四境的高手,第二顺位的王储,说杀就杀啊?”
  
  “只怕,这几个皇主,也要跟着上黄泉路了。”
  
  良久。
  
  宁河图微微眯眼,逐次扫过项青几人,语气冷漠,“你们一起上,鄙人习惯了一个人打一群。”
  
  “……”
  
  这是给机会,让他们为一线生机,做最后的拼搏。
  
  可,究竟是何等无敌手,有这般魄力,欲以一己之力,横推三大皇主,外加一位超十五境强者?
  
  此时,现场噤若寒蝉,死寂无声。
  
  “好狠!”
  
  “少帅这是要一个人,废他们全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