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娱之纵横 > 第七百三十章 我好像喜欢你

第七百三十章 我好像喜欢你

    宁皓决定选择性的听从李彧的意见,尽量保证电影的原汁原味,再做一次尝试。
  
      李彧对于选择死路一条的宁皓没有任何的话说。
  
      反正早晚他会知道的。
  
      其实也好,要是宁皓真的按照他的意思拍的话,这电影就没有意思了,还可能砸了口碑。
  
      保持自我的决断,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
  
      待了一天的李彧觉得这里也没他的用处,还不如早日启程回归。
  
      而此时,录制完节目的丫丫同学也回到哈密等待着再被李彧载一程。
  
      这一次的他们吸取了上次露营的教训,早晨八点就出发了。
  
      这一次要是晚上之前到不了酒泉的话,李彧都能气死在当场。
  
      有的时候,人啊,真的不能太自信,而且千万别立誓,因为真的很有可能实现。
  
      就算真的要立誓就立点迎娶白富美,升任ceo,走上人生巅峰之类的,千万别死啊死的。
  
      要是真死了,那得多委屈。
  
      事情还要从他们一路出发开始。
  
      道路依旧崎岖不平,但因为是白天,走的还是很稳妥的。
  
      在经过一段类似于《无人区》中出现的偏僻小路时,他们看到前方有车辆打着双闪,车前一百米还放着停车三脚架。
  
      车胎瘪了,应该是车胎扎了。
  
      一个女人站在车旁,在向来往的车辆招手,试图向路过的车辆寻求帮助。
  
      而这条路上经过的只有李彧一行。
  
      如果按照李彧的本意,绝对不带搭理的驶过,不甩对方一身泥就算好的了。
  
      现在的道路环境多恶劣啊,什么家庭条件还敢玩自驾。
  
      你自驾也就罢了,就不能换辆好车?
  
      开个破两厢众泰搞毛线啊。
  
      万一遇不上好心人,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被人吃了都不知道跟谁喊冤去。
  
      一路疾驰而过的李彧不得不踩下刹车,慢慢的倒了回来。
  
      因为丫丫觉得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应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这人不过是个女人,而且这一路非常的偏僻,能不能再遇到人都两说,遇到了人家也不一定帮她,那她得多无助。
  
      再者说,现在的这太平盛世,哪有那么多的坏人啊。
  
      说的李彧都有点惭愧。
  
      也是,坏人本就不多,就算真有还能让他们给碰上?
  
      别说,还真能。
  
      将车辆停在一旁的李彧就下车询问对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至于防备之心,多少还是有的,不过即便李彧也得承认,现在的他们早已驶离哈密。
  
      到了咁肃地界,这让李彧的防备之心大减。
  
      下车之后直接进行交流。
  
      对方说路过的时候被一块石头阻碍,一个急刹,车辆就无法启动。
  
      而且她的朋友推了好一段距离,不仅发动不起来,她的朋友一直恶心想吐,可能是中暑了。
  
      希望他们能够帮忙看看,或者用对方的电池给她的车辆充点电。
  
      只要能启动起来就可以。
  
      于此同时,从驾驶室上下来一位面色黢黑,胖乎乎的男子,女人说这是她的男人。
  
      车辆打不着火,一般是电瓶的问题,掀开车前盖的李彧拿着一把螺丝刀就在电瓶接口位置戳来戳去。
  
      修车第一法则,随便戳,要只是接触不良的话,八成就能戳好了。
  
      这玩意就跟孩子不老实,打一顿。
  
      电脑启动不了,踹一脚就得。
  
      一声几乎破音的‘李彧’响起。
  
      即便声调有点嘶哑,但这是丫丫的声音。
  
      不明所以的李彧就往身侧极速移动,然后就觉得腰间火辣辣的感觉。
  
      低头一看,握艹,躲错方向了。
  
      再一看,本就薄薄的一层t恤被割破了,鲜血涔涔往外流。
  
      瞬间,原本的黑色t恤就被鲜红色给沁透了,而且还能感觉到一丝凉意从腿上弥漫,腰间也有剧痛传来。
  
      不用怀疑,他们遇到专业劫道得了,虽然不知道对方这是劫财还是劫色,还是劫车。
  
      总之从对方这么干脆的动手就说明这群人绝对不是抱着要俩遭钱就能放他们走的。
  
      弄不好还是绑票的。
  
      最不济也是冲着车下手的。
  
      他的这车可是价值数百万,只要落到他们的手里,稍加改装,再磨掉车架号。
  
      这就是一辆查无所得的黑车。
  
      多了不敢说,五六十万是绝对卖得出去的。
  
      疼,非常的疼。
  
      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精神。
  
      但不知道伤势重不重的李彧也不可能束手就擒,他可是唯一的战斗力,至于车上的丫丫别拖后腿就行。
  
      与对面两人相对而视。
  
      男的手里拿着一根孩童手臂粗细的钢棍,女人手里握着一柄还在滴着血的匕首。
  
      这就是造成李彧受伤的罪魁祸首。
  
      他防备了男人,没有防备女人,他没想到一个弱女子竟然真的这么狠。
  
      当时的这一男一女就在他的左右,听到丫丫的示警后,就向女人的方向一躲。
  
      然后就“噗嗤”一声响起。
  
      如果可以按照交通违法行为判断的话,李彧的行为至少判三成责任。
  
      李彧懵,其实女人也有点懵,可能她只是想抵在李彧的腰后威胁他。
  
      毕竟抢劫嘛,又不是非得杀人放火。
  
      最起码得把银行卡的资金掏出来才能动手。
  
      谁想李彧这么刚烈,竟然往刀口上撞,而且还那么深。
  
      这或许就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说起来慢,其实不过是短短一瞬罢了。
  
      单手捂着伤口的李彧,一手抓住对方拿凶器的手腕,使劲一捏,让对方松开手。
  
      然后直接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踹出去至少两米远,让她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然后手一抄,将短短的匕首捡起来,即便面对着敌人,也让李彧的心中有了底气。
  
      很快,他就为自己的年轻而悔恨不已。
  
      车上装中暑的男子直接点火将车驱驶到大g之前,横放,将道路也挡住了大半。
  
      而后熄火下车,手里拿着一块内里包裹着什么东西的深色布料。
  
      举起,冲向李彧的方向。
  
      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这一刻,他只想逃。
  
      他听说过,在穷乡僻壤的地方,很多人家都是有用来打猎的火器的。
  
      即便威力不入手里握的那种gank,但也不是肉身可以抵挡的。
  
      若是击中要害,也就是一下,最多两下的事情。
  
      赤手空拳的李彧面对手持钢管的男子以及手持疑似喷子的男子。
  
      这局面,有死无生啊。
  
      只能寄希望于他们只是恐吓自己,毕竟要真的动了喷子,那就是戳破天的大事。
  
      正在两方对峙的时候,手里持着水果刀的丫丫下来了。
  
      看的出来她很恐惧,手都在颤抖着,连话也说不利索。
  
      “我...我报警了。”
  
      “滚回车上去!”
  
      呵斥了丫丫一眼的李彧打量着劫匪,他们却似没有听到丫丫的警告之意,让李彧与之心凉。
  
      果然是这样么?
  
      不管如何,既然这里是他们选定狩猎的地方,基本可以确定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哥们,无非是求财嘛,兄弟身上倒也有点,权当请诸位喝茶,今日就当没见过,如何?”
  
      说话间的李彧作势要从兜里掏钱包,突然间,将手里的匕首扔向离自己不远的手持钢管的这位。
  
      与此同时,爆发出全部力量向前冲去,匕首让这人见了红。
  
      也让他处于分神之际,持枪的那位还没反应过来,吃钢棍的就被李彧狠狠一脚踢在膝盖处。
  
      肉眼可见的膝盖弯成了一种逆势的弧度,顺势跌倒。
  
      这一次可不是跟王乾源他们的友好切磋,而是事关生死。
  
      这人太壮,让李彧都不敢做尝试,只得一把拎起在地上哀嚎的那个女人。
  
      顾不得伤口,胳膊肘死死的勒着她的脖子,让对面的人投鼠忌器。
  
      又将其当成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让对方敢开喷子的话,也尽量的保护自己。
  
      与此同时,极速的往后退,现在的他可算是赤手空拳。
  
      手后腰出的伤口一直流着血,虽说流得不急,但非常的稳定,李彧可是相当的怕死啊。
  
      但在可能死与一定死之间,他还想尝试一下。
  
      璀璨生活才刚刚开始,要是一声不吭的死在这片黄土地上,那得多憋屈。
  
      就像小沈阳说的: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李彧感觉很热,是伤口的位置,他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做这么剧烈的运动,只觉得头昏脑胀的,眼前都有点花。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想法,上车,然后逃。
  
      至于后续的事情他根本不怕。
  
      只要他能够离开这里,他有足够的能力与精力整治这几个魂淡。
  
      别说现在的网络舆论还没那么的可怕,即便事情闹大,被人污蔑他也不怕,他的车上可是左右前后都安置有影像的。
  
      刚才的一幕幕绝对都被储存在sd卡中。
  
      感谢这人手里有喷子,感谢这人心存顾忌,让李彧退到了车旁。
  
      手掌放在车门把手的位置,即便那人冲着他来,也不能阻止他送一口气。
  
      一掰车门,没开。
  
      “艹你妹,童丫丫。”
  
      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丫丫把车门给锁上了。
  
      索性她还一直关注着这里的现状。
  
      连忙给李彧开门,短短几秒钟,李彧的手臂挨了一级钢管,上车的间隙,后背又是一击。
  
      打的他心火怒起。
  
      索性他上了车,锁了门。
  
      车窗被钢管砸击着,发出刺耳的声响。
  
      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
  
      不理会的李彧按部就班的点火,放手刹,挂倒档。
  
      稍稍后退后,对着横在马路上的众泰就撞了过去。
  
      这不是段子,不可能出现一辆自行车将汽车屁股撞出自行车模型来。
  
      四百万的g53用它强劲的动力顶着不超十万的众泰前行了一段距离,然后将其甩向一边。
  
      扬长而去。
  
      这一路是真的荒无人烟,即便经过几个村里,也不敢停车。
  
      生怕刚出狼窝,又如虎穴。
  
      李彧记得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县城来着。
  
      有道是有事找警查。
  
      别看好多人在网上吐槽警查怎么着,怎么着的。
  
      但真遇到事情了,第一时间还是想到的是他们。
  
      李彧也没三头六臂,在这陌生的地方,他只能也只有警查能获得他的信任。
  
      前提是他能坚持到终点。
  
      他的眼冒金星,头疼欲裂,浑身无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不得已的只能捏自己的腿让自己清醒一点。
  
      “跟我说说话,别让我睡着了。”
  
      李彧拍了一旁捂着嘴巴的丫丫一下,示意她别装哑巴了。
  
      说起来,丫丫也是委屈,在李彧上车后,表达了自己的关心之情。
  
      李彧却有点不耐烦,本来就难受,身旁还多了个属复读机的丫丫在那里:“没事吧,没事吧?”
  
      拜托,雪都流一地了,能没事么???
  
      问的李彧都有些烦躁。
  
      实在受不了的他的让丫丫把复读机关了。
  
      然后就安静了,丫丫双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声不吭,连抽噎声都小的很,就是眼泪止不住。
  
      本来被李彧骂就委屈,现在听他的,不说话了吧,他又犯毛病了。
  
      真当姐妹不会生气啊?
  
      还别说,现在的丫丫是真的不敢跟李彧生气。
  
      万一气的血液不通,当场送走可不是个事喽。
  
      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让说话就说话呗,正好憋的难受。
  
      “你会不会死啊?要是你死了的话,我...闺蜜小芈可怎么办啊,应该挺不甘心的吧,毕竟你那么有钱。”
  
      “大姐,你是魔鬼吗?我特么是快要死了的人,你特么能不能聊点不那么悲观的话题。”
  
      “啊?呃呃。”
  
      看着李彧那灰败的脸色,丫丫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不妥,要不是他打断自己,估计连后事都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连忙改口道:“出那么多学,是不是挺疼的?要不要停车给你包扎下?或者吃点补血的东西。
  
      我这里有益母草膏,还有东阿阿胶。听说男人吃六味地黄丸挺好的,可惜我没有,等到了医院问问有没有这个药。”
  
      啪的一巴掌拍在丫丫的大腿跟处。
  
      李彧怒道:“我特么吃了六味地黄丸,先那你开开混!!咱能不能聊点一听就兴奋的,瞳孔放大,心跳加速,浑身发热,控制不住自己的那种。”
  
      “我爱你。”丫丫小声的说道
  
      “什么???”李彧有点不敢置信。
  
      “李彧,我好像早就爱上你了。”
  
      “吱嘎.....”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不敢置信的李彧看着勇敢的看向自己的丫丫同学。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在她身上不多见的气质。
  
      那叫做———勇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华娱之纵横》,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