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娱之纵横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呵,女人.

第七百二十五章 呵,女人.

    黎若白是替国主来邀请功臣‘陈述’赴宴的。
  
      正好赵戈对于未来有了新的计划,想要让其他人认可他的方案,必须有强大的力量支撑。
  
      例如,清河王的身份。
  
      让黎若白稍等的赵戈在屋内换上了代表了他王侯身份的官服。
  
      才出来便让人为之惊叹,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一般人只觉得这服装华美异常,却不知其中的含义。
  
      推门而出就看到一身白裙的若白正站在院外,头顶的天空挂着一轮如玉盘的圆月。
  
      很明亮,却不及眼前的佳人万一。
  
      与赵戈身穿的一身白的大氅简直绝配。
  
      两人结伴向外走去。
  
      “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啊,老头,你说赵老三会不会被迷住,就不回长安了?”
  
      站在门口的青鸾嘴里调侃着,看到赵戈换上华服,只当是他在打退敌人的时刻,想要展现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而目的自然很明显。
  
      在青鸾看来,无非是将自己的权势展示给天天与他共处,早已生出情愫的若白公主。
  
      就跟喜欢将尾巴展开而炫耀的雄性孔雀一般无二。
  
      春天是动物们发情的季节。
  
      春天没发成,夏天也可以嘛。
  
      青鸾的语气是调侃的,可她的手里还端着满满的一碗米饭。
  
      抓着碗的手非常用力,指关节处都泛白了,手背也有青筋浮现。
  
      刚才的她被赵戈支开,是以不知道赵戈与周期的对话。
  
      自然不知他换上王袍是因为他的某个计划要开展。
  
      而周期则是知道这一切,同样知道青鸾对赵戈的情谊。
  
      可是他不确定赵戈心中的想法究竟是如何。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赵戈心中的具体计划,是以连青鸾也不敢透漏。
  
      倚在门框上的周期,拎着不知从何处找到一坛酒,轻声道:“丫头,放手吧。”
  
      ”老头,可我舍不得啊。“
  
      ”等你伤过,疼过,自然就会放手了。“
  
      ‘砰。’
  
      一直被抓着的碗应声而碎,白花花的米饭大多掉落在地上,唯有少部分被青鸾抓在手里。
  
      同时,还有碗的部分碎片,刚刚破裂的碎片还非常的锋利,一滴滴鲜血从手掌中滴下。
  
      扬起受伤的手掌,声音却不曾有过一丝的颤抖:”老头,你看,我伤过,也疼过。
  
      可依旧不舍得放手。“
  
      ”哪有什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不过是爱而不觉,爱而不得,爱而不敢言。
  
      情之一字,最是让人痴,而不悔。
  
      罢罢罢。“
  
      摇了摇头的周期不再理会依旧呆呆看着赵戈与黎若白远去身影的傻丫头,转身离开。
  
      小子,你可不要死啊。“
  
      听闻的青鸾浑身一震,看着醉酒般歪歪扭扭走路的周期,连忙追上前去。
  
      “过,丫丫表现不错。.....哈~~~,表扬一下,哈~~好困。”
  
      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的李彧觉得的鼻子就像被人怼了一拳一般,难受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现在的时间是两点,不同的是,现在是凌晨两点。
  
      以前不是没有过拍摄到这么晚的时刻,但今天不同,他们已经连续拍摄了四十个小时。
  
      连续两天两夜的拍摄,让李彧将近期计划的拍摄赶制差不多。
  
      这个累也是真的,他的体质够强悍,也有点遭不住的感觉。
  
      睡觉其实很简单,尤其是对他这种情况,估计站着都能睡着,只要有一床被子就足够了。
  
      随便找个地方将被子一铺就可以躺下,连枕头都用不到。
  
      夏天嘛,整天命都是空调给的,只要有空调的地方,就是洞天福地的所在。
  
      他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休息,这是下一场景的布置以及给予演员化妆的时间。
  
      明天的他要离开剧组几天的时间。
  
      当然,假已经请好了,自己跟自己说一声,自然没有不允许的道理。
  
      《盗梦空间》要上映了,身为导演的他不得不参与到宣传当中。
  
      ————————
  
      在房内休息的李彧很快就进入了梦想,没发现一身淡雅长袍的建国偷偷的进入到他的房间内。
  
      看着呼呼睡的正香的李彧,也没有打扰他,而是就躺在他的身边。
  
      然后就被李彧下意识的搂在怀里。
  
      大热天的一男一女还搂在一起,不中暑都是便宜他们了。
  
      大半个小时后,掀开李彧的手臂的建国就要悄悄的出屋。
  
      她估计着一会会有人来叫李彧起床,她得提前离开,省的被人发现她的小秘密。
  
      然后就在门口遇到了正要推门而入的小迪。
  
      这算被逮个正着吧?
  
      绝对算啊。
  
      不过建国的心中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反而有种很轻松,甚至说暗喜的情绪。
  
      ‘你嘴里的大叔叫的再亲,那也是我的男人。
  
      本姑娘可是他知深浅的女人,而是还只是一个小姑娘罢了。’
  
      真是复杂啊,不过这才是女人嘛。
  
      什么是女人?
  
      女人就是亲密到可以在一间换衣间里换衣服,还心存妒忌的生物。
  
      与之相对应的小迪有点傻,她还有点懵。
  
      她没想到会看到自己从前的好同学,现在的‘好对手’竟然从李彧的屋内走出来。
  
      这个对手是真的,中戏与北电是国内顶尖的表演学府,是一直存在着竞争关系的。
  
      小迪是中戏颜值逆天的存在。
  
      建国在北电的地位是一点都不稍差。
  
      尤其是她们都是新绛维族的身份,让话题性更足。
  
      几乎就是绝代双姝的情况。
  
      茫然的小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也是来叫大叔起床的?”
  
      ‘也’字用的很好,恰到好处的给正在搜刮借口的建国一个完美无暇的台阶。
  
      于是,顺坡下驴。
  
      呸呸呸!借坡下小妞。
  
      “对啊,对啊,我看你们都挺忙的,正好我也没事,就主动过来了,他还有点累,刚醒呢。”
  
      建国根本不是来叫李彧起床的,不过也算有异曲同工之效。
  
      因为热,让他醒了过来。
  
      两人也没做其他过格的运动,就是这么静静的互相搂着感受岁月静好。
  
      小迪总感觉眼前的这位老同学对她有莫名其妙的敌意,但她也没有证据。
  
      这只是女人的第六感,你要说它准,有时也挺准的。
  
      你要说它不准,那它就是封建迷信。
  
      在小迪疑惑的时间里,揉着惺忪的眼睛的李彧走了出来。
  
      看到门口的这双姝对峙的局面,也有点发愣。
  
      李彧多精明啊,跟建国这种看似精明,其实内核假清冷,真蠢萌属性的小傻妞完全不同。
  
      一瞬间,这瞎话就实力出炉。
  
      “小迪也来了啊,你们都是来叫我起床的吧?辛苦你们跑一趟了。”
  
      斑澜不惊的李彧说了一句,算是应和了建国的说法。
  
      也不在多解释,省的多说多错,走在前头的他对她俩一招手,示意跟上来。
  
      建国连忙跟着跑上前去,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小迪眼中的疑惑消散了大半,只当自己过于敏感,也主动的追了上去。
  
      ...................
  
      某间布置的相当精致的房间内,几张摆着酒肉的案几。
  
      后面坐着凤吾国主黎塘,‘清河王’陈述,还有一位凤吾国的重臣,第一武将哈顿。
  
      赵戈则是跟随在一身华服的若白公主的身后迈进了大厅,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便落了座。
  
      别人没人发现异常,唯有陈述的眼神微凝,脑门出汗,神色慌张,坐立不安。
  
      他认得赵戈身前悬挂的装饰物。
  
      袍外佩挂赤绶四彩。赤黄缥绀。
  
      长二丈一尺,三百首。
  
      赤绶上加玉环和鋸,结绶于縌,与绶相连。
  
      这是诸侯王的象征。
  
      即便他与清河王互换身份,这般正式的服饰却也不曾交予他。
  
      因为这其中带有代表他身份的玉玺。
  
      类似与虎符,只要执掌这片玉玺就代表可以获得它对应的权势。
  
      而赵戈这般装扮的含义,代表陈述的角色扮演要结束了。
  
      黎塘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才是‘清河王’本王。
  
      说实话,他对于这位‘中郎将’的态度多少有一些不满,毕竟他是臣子,面对清河王时的态度过于冷淡。
  
      清河王曾介绍过说他就是这么个清冷的性子,而是还是他的师兄,是过命的交情,是以不在意这些俗礼。
  
      终究是别人的家臣,是以黎塘也不好说什么。
  
      这里是凤吾国,黎塘身为国主,自然应居于高位,他的身侧是一位美貌清冷的女子,是个汉人的模样。
  
      她是凤吾国的皇后,是黎若白的母亲。
  
      凤吾国向大乾求援也是她的主意居多。
  
      演员是柳诗,唐仁的那个。
  
      戏份很少,也就十几场戏。
  
      论戏份就是个普通的大配。
  
      不过是上李彧的电影,这关系就有点不一样。
  
      即便她是唐仁目前主推的当家花旦,也没有那么充裕的资源去挑选。
  
      她能参与到这个剧组当中,还要多亏胡哥的原因。
  
      李彧可是谨记着跟万万的儿戏之言的。
  
      他说要把胡哥跟这头小狮子给撮合在一起,就要说到做到。
  
      他真的想要看看胡哥这位业内出名的老司机,能否降服这只骄傲、清冷的小狮子。
  
      啊嗷啊嗷啪啪啪的那种。
  
      从黎塘往下左侧端坐着的是暂时还是‘清河王’的陈述。
  
      与陈述同桌的则是公主黎纳扎。
  
      看的出来他们的关系非常的不错,不错到有点过分。
  
      陈述对面坐着的是凤吾国的文官领袖,类似于丞相的职务,叫做张同。
  
      张同往下,端坐着的是猛将哈顿,他对面的则是刚来的赵戈,他身旁的桌子是黎若白。
  
      因为黎若白出现在这里的缘故,是以平阳王没有出现。
  
      这是一场小范围的宴会。
  
      人数不多,不过都是黎塘能够信赖的亲信。
  
      环顾一周的赵戈跪坐着,思考开口的时机。
  
      不待他开口,就有人先一步招呼他。
  
      正是黎塘。
  
      谈及击退白羊军的功劳,当然迈不过他这位最大的功臣,端着一只容器的黎塘走到赵戈的眼前。
  
      这是一枚前有琉,后有尾,中有杯,一侧有鋬,下有三足,杯口有二柱的‘爵’。
  
      黎塘道:“若论功劳,无过于陈将军者,本王亲自敬将军一杯,若白,给陈将军斟酒。”
  
      黎塘对于赵戈不满是对他的态度冷淡不满。
  
      但即便是他也得承认,眼前这个人是真正有能力的,也是值得敬佩的。
  
      不论是人文道理,还是战场策略,不愧是当世顶尖者。
  
      他心中都有招揽之心。
  
      本就坐于赵戈身侧的黎若白连忙端起酒坛,望桌上的盛酒的容器‘爵’中倒入米酒。
  
      “劳烦公主。”
  
      说罢的赵戈双手同端酒杯,遥举,与黎塘手中的爵器碰了一下。
  
      道一句‘国主谬赞,愧不敢当’,然后一饮而尽。
  
      黎塘也是豪迈的一饮而尽,却忍不住的剧烈咳嗽几声,从怀中掏出手帕擦拭嘴角。
  
      本色为白中带有一丝暗淡的手帕离开黎塘的嘴角,就被他紧紧的攥在手里,似乎是怕被人看到上面的东西。
  
      这让赵戈好奇,看看黎塘的嘴唇,红的不像话,但他的脸色却施粉黛,在其之下却是暗淡无光的肤质。
  
      联想到黎若白冒充平阳王的身份,让赵戈心中早就有过的猜测更是确信的同时,增加了新的判断。
  
      “黎塘快要死了!!!”
  
      赵戈曾经有过黎塘病重的判断,但现在看来,他已然是药石无效的程度。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他的计划就可以更加激进,也要更早的谋划。
  
      而黎塘却不知道对面的男人的心中在谋划一个多么疯狂的计划。
  
      甚至他连病入膏肓的躯体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将手帕藏起来的黎塘紧紧的攥着赵戈的手掌,认真的说道:
  
      “陈将军乃大乾强将,本王甚是喜爱,不知该如何嘉奖。
  
      若是陈将军愿留在我凤吾国,可为大将军。且我凤吾多出佳人,英雄配佳人,岂不是美谈一桩。
  
      若我这宝贝女儿同意,也不是不可。
  
      亦或者陈将军可有喜爱之物,本王尽皆授予你。”
  
      黎塘还不知道如何通过‘组绶’辨别乾朝官职等级,自然只把他当成五品中郎将。
  
      岂不知,他的话让一旁的陈述心中一紧。
  
      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身旁的纳扎的素手。
  
      他怕黎塘嘴里的宝贝闺女是纳扎。
  
      毕竟,若白还要扮演平阳王的身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华娱之纵横》,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