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翔霸三国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武将气场

第六百二十八章 武将气场

    黄忠对张翔,可不能说不保护就不保护,如果张翔有什么好歹,他这个粮仓主将可是难持其咎的,就算是伤筋动骨,黄忠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还会耽误黄叙的前程,黄忠是中年得子。
  
      对黄叙一直很看重,为了他黄忠在南方蹉跎了很多年,要不然以黄忠的本事,早就名动天下了。
  
      黄忠六十还能跟关羽打成平手,在壮年时期恐怕跟吕布有一拼了,现在黄忠已经老了,尊重的黄忠的士卒,会叫一声老将军。
  
      人不服老不行,黄忠更加看重黄叙。
  
      黄叙的身体已经调养好了,而且被张翔委以重任,这可是一个光宗耀祖的事情,黄忠已经想好了,这次宁可他战死沙场,也要保全张翔。
  
      黄忠尤为的认真,早早的拿出了巨弓,黄忠的弓应该是全军上下最重的弓。
  
      张翔在粮仓,黄忠更不会让曹军近身了,各营的守将也在拼命防守,不过这些将领守护的重点,那就是中心大帐,他们并不知道张翔已经离开了。
  
      曹军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自然是为了张翔大帐而去,另一部分就是粮仓。
  
      去大帐自然是扑了个空,恐怕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张翔的营帐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张飞等人可不是吃素的。
  
      除非全军溃败,否则曹军很难接近张翔营帐。
  
      到是那些进攻粮仓的曹军,撞上了大运,沿途的阻拦还没有那么大,尤其是夏侯渊的骑兵,更是长驱直入,夏侯渊这个急先锋还是很厉害的。
  
      正好跟张翔打了一个照面,还躲开了黄忠致命的一箭。
  
      粮仓的守卫,比夏侯渊想象的严密,如果张翔不在这,夏侯渊未必会拼命,但是张翔在这,那就另当别论了,勤王之功乃最大的功劳。
  
      张翔就是重中之重,平时夏侯渊不是冲动的人,但是这次夏侯渊冲动了,竟然决死向张翔而来。
  
      “真是找死啊!周仓你去会会夏侯渊,让黄忠可以得手。”
  
      弓箭是射杀将领最快的方法,一旦近身搏杀,结果就不一定了,一个士卒都能杀死一个将领,这种事情在战场之上可是常有的事。
  
      有周仓在前,张翔可以更放心。
  
      黄忠也是时时刻刻在张翔身边,一刻都不敢离开,周仓跟夏侯渊交手,应该是势均力敌,但是夏侯渊还要分心对付黄忠。
  
      在黄忠的弓箭下,没有一个将领敢掉以轻心。
  
      张翔:“汉升,你有把握吗?”
  
      “夏侯渊太冒险,他在用周将军,挡属下的视线,箭矢可不一定要直来直去。”黄忠说完就射出了一箭,在张翔眼里那就是神乎其技。
  
      箭矢竟然会拐弯,明明的贴着周仓射过去的,但是突然变向,箭矢射向夏侯渊的咽喉。
  
      可是关键时刻,周仓竟然用长刀帮夏侯渊格挡了一下。
  
      周仓这也是本能反应,在战场上突然旁边冒出一个箭矢,当然要先格挡开了,以免伤己,这样的出手完全是下意识的。
  
      只有高手,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周仓格挡完了,才反应过来,夏侯渊都没有反应过来。
  
      本来黄忠可以得手的事情,就这样浪费了,周仓已经可以想象张翔此时的脸色了,一定是难看的要命,周仓也疯了,以伤换命。
  
      张翔:“汉升刚才发生了什么?”
  
      黄忠:“是属下的过错,刚才那支箭离周仓将军太近了,要不然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周将军对主公一定是忠心耿耿的,主公不用怀疑。”
  
      张翔没有怀疑,周仓是张翔的亲兵统领,这是很多年的事情了。
  
      如果周仓背叛,张翔早就死了八百回了,也不能活到现在,张翔只是可惜而已。
  
      “能不能再射一次。”张翔不甘心啊!
  
      黄忠活动活动手腕,“可以是可以,但是夏侯渊应该已经有了防范之心,在想得手恐怕是不可能了。”
  
      张翔:“射人先射马,夏侯渊能躲过去,难道他的马也能躲过去,记得离周仓远一点,不能在失手了,聚集在这次的曹军越来越多了,久守必失。”
  
      黄忠继续搭弓射箭,张翔很明显看到,夏侯渊在马上的动作都变形了。
  
      看来他还是害怕了,这就对了,不害怕张翔在这里干什么?
  
      这次黄忠真的是正中目标,一箭射在马的屁股上,黄忠也不敢再失手了,所以距离周仓很远,距离的相对靠后了一些。
  
      马匹直接就载着夏侯渊冲了出来,直接摆脱了周仓的纠缠。
  
      张翔突然感觉,今天黄忠和周仓都是帮倒忙的,怎么这样的事情还能发生。
  
      “主公放心,属下一定能阵斩夏侯渊。”黄忠也知道他今天够丢人的,这两箭射的,他都有点感觉对不起祖宗,黄忠射了一辈子的箭。
  
      第一次感觉,自己射箭这么差。
  
      黄忠直接来了一个倒拖刀,直奔夏侯渊而来,两个人就是直挺挺的相对,谁也不会退让,夏侯渊是没法退让,战马已经不听他的了。
  
      而黄忠是不能退让,张翔可是在后面的。
  
      让夏侯渊接近张翔,那就是最大的失责。
  
      一个闷响两匹战马就撞到了一起,黄忠和夏侯渊双双落地,不过黄忠的黄河刀上,却出现了血迹,黄忠的战马站了起来,晃了晃头没什么事。
  
      但是夏侯渊的战马就站不起来了,一条马腿直接被黄忠斩断了。
  
      黄忠怕不保险,才让战马撞过去的,无论如何要阻止夏侯渊前进。
  
      周仓也杀了过来,不过周仓却不会偷袭,离老远声音就到了,张翔已经想好了,战后一定要教训教训周仓,什么是战场之道。
  
      是不是在自己身边太长,都不知道什么厮杀了。
  
      夏侯渊面对黄忠,竟然还敢耍一招地上回马枪,直接让周仓摔下马。
  
      周仓和黄忠共同对上了夏侯渊,碰巧三个人都是使长刀,这下子就有意思多了,三人之间的战斗,让普通的士卒都不敢接近。
  
      无形之中,就形成了一片空地,在战场之上是非常突兀的,这就是武将的气场吧!(未完待续。)